💔

一梦百年

d0f0l0f0:

主柱斑,些微扉斑可以忽略不计……大概吧啾咪!^.<


-------------------------------------
  
  1.
  日向族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秋道侧头跟山中说些什么,奈良闭着眼、不耐烦地蹙着眉头。
  
  千手扉间站在他旁边,语气冷静而刚硬,只有身为对方兄长的千手柱间,才能从中查觉他的烦躁和担忧。
  
  因为……斑不再说话了。
  
  有些人沉默是因为满意,有些人,是因为无话可说。当宇智波斑还愿意开口时,众人觉得他激进悲观,恨不得将他所有推测否决,可当他再不肯开口时,沉默带来的张力远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教人感到不安。
  
  千手柱间借着翻看卷宗的空隙,不着痕迹地观察坐在他左侧的宇智波斑。对方正慢条斯理地展开会议讨论事项,但跟斑交缠数十年的千手柱间很清楚地感知到对方的心不在焉。
  
  不知从何时开始,在会议上时不时会提出意见、质疑的斑不再开口了。取而代之是一天比一天沉默的态度、某些时候看上去甚至是郁郁的神情。为此,千手柱间私底下跟二弟起了无数次冲突。
  
  “扉间,我说过多少次了,别用那种态度对斑、对宇智波,他们是我们的同盟。还有那个流言,说斑夺取弟弟的眼睛,简直──”
  
  “流言的源头是从宇智波内部传出来的。”
  
  “扉间,你不可能相信斑会这么做,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
  
  “泉奈的眼睛的确装在宇智波斑的眼眶里。这件事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宇智波斑的确这么做了,所以宇智波斑不能信任。第二,是宇智波泉奈或是宇智波族人设计了宇智波斑换眼,宇智波斑是无辜的,但如此一来,为何这种流言能从宇智波族内‘传出’?知情者为何不在流言刚成形前就出面澄清,反倒让流言越演越烈,甚至让这件事传得全村人尽皆知?倘若宇智波是这样对待为他们征战的族长,那宇智波就不可信。”
  
  “………”
  
  “兄长,你愿意无条件信任他们是你的事,总要有人清醒地防备一切。”
  
  “我──”
  
  “我还是坚持,宇智波太过危险,而宇智波斑更是其中翘楚,你尽可以把我的观点当作偏见,时间会证明一切。”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相对的,你若一直用这种态度对待我们的盟友,有朝一日就算真如你所料,历史也只会给出自食其果的评判。”
  
  “那假如我用同样的手段对待猪鹿蝶、对待日向、对待猿飞呢?”
  
  “…………”
  
  “大哥,你心里自己清楚,在同样的条件之下,这些人会隐忍、会妥协,而宇智波会反抗、会玉石俱焚。对新生的木叶而言,宇智波太危险了,你要我什么都不做,只凭着信任、交心这些虚无缥缈的字眼托付全村的安危,恕我无法做到。”
  
  然后,在他一次又一次地哑口无言、扉间越见紧逼的态度中,斑一天比一天地沉默下去。千手柱间却从这种沉默中,感受到一种风雨欲来的不安。可他却不能冒冒然为宇智波斑出头,那不但会破坏村中一片大好的情势,也会真真正正将斑推向所有人的对立面。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试图说服自己。让时间冲淡仇恨与冲突、质疑与偏见,总有一天,村民的歧见会消失,流言会平息,而斑可以接任火影之位。
  
  
  2.
  千手柱间的想法还没能实施,斑就离村了。
  
  之前的紧迫感不再,千手柱间却感觉到空洞而茫然。他只能每天忙于建设木叶村,或是坐在火影岩上反复检查审视其下的村庄。
  
  斑之所以说要去追寻我看不到的梦想,是因为村子不够让他满意?所以他不回来,一定是因为我还不够努力。
  
  ‘别再低声下气了!’宇智波斑对他说的话依旧回荡在脑海里,千手柱间每次回想起他的指责,只觉茫然。
  
  是他错了吗?可是看着斑的态度一天天冷漠,要他如何不心急?再快点、还要再快点,就算把姿态放的再低,只要能让木叶稳定下来,他就可以把位置交给斑。只要能把斑留下来,就算要他再卑微虔诚又如何?
  
  ‘明明是天下唯一与我齐名的忍者,你对他们低头不难受吗?!’
  
  难受的,当然难受,只要想到,若是斑待在这位置上,不得不妥协、承受责难与扑天盖地的压力,他就气闷不已、心如刀绞。他替自己的天启躬身,让他得以无拘无束、傲然而立,这样错了吗?
  
  
  3.
  千手柱间听闻宇智波斑回来时,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他有些手足无措,甚至有种想要冲回家、在水银镜前把自己上上下下打理一番的冲动。
  
  直到他听完暗部带来的消息。
  
  “……什…么?”
  
  不可能的,斑不会──
  
  不会想要破坏我们的村子!
  
  然而当他浑浑噩噩地赶往昔日挚友的面前时,他知道有什么已经无可挽回。
  
  斑,是真的,不要木叶了。
  
  他连我,都不要了。
  
  伴随着战斗越近尾声,宇智波斑的表情越见轻松肆意,彷佛将无形的负担慢慢卸下,当日南贺川畔、那个意气风发、坚定决绝的少年重现眼前。
  
  而这一切,是因为宇智波斑,终于决定舍弃千手柱间了。
  
  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
  
  我、绝、不、允、许!
  
  
  4.
  千手柱间从梦中惊醒,手脚痉挛僵直。
  
  “大哥!”这段时间千手柱间的身体越发衰弱,千手扉间除了处理公务,大多数时间都守在自家大哥的床头。
  
  千手柱间喘了几口气:“……扉间啊……”
  
  “什么事?”
  
  “斑呢?”
  
  “………………”千手扉间默然无语,在黑暗的房中,仅靠月光的掩映根本看不出他的表情。
  
  “我刚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梦,我站在斑的背后,他对我毫无防范,还在跟我的木遁分身说话,然后……”
  
  “………………”
  
  “好可怕的梦……”千手柱间缓缓闭上双眼,泪水灼伤冰冷的脸颊。
  
  
  5.
  “柱间!”
  
  千手柱间从朦胧中苏醒,一眼就看见坐在他旁边的斑。
  
  “你喝醉了吗?别睡在走廊上,当心受寒──!你做什么?!”
  
  千手柱间扑了上去,紧紧抱住宇智波斑,哪怕对方用力扯着自己那一头秀发也不放手。
  
  “斑…斑……”千手柱间紧紧抱着他的天启,哭得撕心裂肺。
  
  见挚友如此情状,宇智波斑哪还记得两人姿势有什么不对劲,犹豫了一会缓缓拍上千手柱间的背脊。“怎么了?”
  
  “我…我做了恶梦……”千手柱间试着将梦说出口,寄望语言能带走心里无边无际的恐惧。但当他张口时,梦境里的一切像朝霞般瞬息退去,只留下心有余悸的痛苦。“………我忘记是什么了。”
  
  “梦都是反的。”宇智波斑笃定地说。
  
  “………嗯。”
  
  因为残留的不安,千手柱间又是装消沉又是装可怜,硬是把宇智波斑留下来多喝几盅。他想,要是两人都喝醉了,斑就可以留宿在他家里了。只要一想到清晨醒来时,能看到斑躺在旁边,就有好梦的预感。
  
  唯一没料到的就是两人都喝上头,一不小心就滚一块去了。
  
  炙热、滚烫、意乱情迷的夜晚。
  
  千手柱间终于知道,他永远也无法割舍他的天启,因为他把自己的心遗落在斑身上了。
  
  曙光乍现,醉意退去,金粉洒遍挚友脸颊时,千手柱间看着宇智波斑,感觉胸腔被无可置疑的情感涨满了。必需诉诸话语,将那个神圣的字眼对他的天启、他的斑宣誓──
  
  可一切终止于一对绮丽无匹的万花筒。
  
  
  6.
  “哈!”千手柱间睁大了双眼。想要吸气,胸腔却塌陷而毫无反应,双手无意识地在床单上抓挠,腿部因为剧烈的抽筋而僵直。
  
  斑……
  
  斑!
  
  “大哥!来人、快来人!”
  
  那只是他的梦、还是………
  
  “大哥,拜托了,撑下去。想想木叶、想想大嫂、想想孩子──”
  
  斑,你到底有没有、有没有──
  
  “你想要说什么?大哥你想要说什么?!”千手扉间泪流满面,他还在尽全力抢救这个枯槁的男人,可血缘至亲之间的感应让他知道,一切不过是徒劳无功。
  
  千手柱间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扉间紧咬嘴唇,将耳朵凑近自己大哥,试图从微弱的气流中判断对方的意思。
  
  MA、DA、RA……
  
  千手柱间吐出最后一口气,眼神越过千手扉间,投向不可知的远方。
  
  
  7.
  千手扉间默默地直起身,看着自家兄长睁大的双眼,轻轻为他合上眼帘、拭去眼角的泪迹。
  
  “大哥,我一直没能问出口……你怨我吗?”你是故意用你的死来报复吗?报复所有眼睁睁看着那人踏入深渊?报复所有让你不得不手刃对方的人?
  
  在木叶初代火影的葬礼过后,二代火影提出由宇智波一族担负村内警备的责任。
  
  
  8.
  直到再次被秽土出来,与挚友相约黄泉再相见,千手柱间都没能问出他疑惑至死的问题。
  
  他们之间,说爱已太迟。
  
  
  9.
  千手柱间倒吸了一口气,从会议桌上爬起来。
  
  日向族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秋道侧头跟山中说些什么,奈良闭着眼、不耐烦地蹙着眉头。
  
  千手扉间站在他旁边,烦躁中又有些担忧。
  
  斑……斑坐在他旁边翻文件,眼下青黑、神色憔悴,连自己如此明显的异状都不管不顾。偶尔一次抬头,也只是跟扉间交换视线。
  
  好眼熟的感觉──
  
  不!重点是斑还在,活生生地坐在他旁边。没有与他义无反顾的决裂,没有四战最后发现被人欺骗了一生的绝望,他还好端端地坐在自己身旁,一切都还来得及挽回!
  
  千手柱间的眼眸一点一滴地亮了起来。就在此时,宇智波斑啪地一下把手上的文件合上:“没事了吧,会议可以结──”
  
  “等等,我有一件事要说──”千手扉间正了正神色,突兀地打断了宇智波斑的话,无视对方不满的神色,转向千手柱间,“大哥,宇智波斑──”
  
  “千手扉间!你敢──”宇智波斑盯着千手扉间,表情万分险恶。
  
  千手柱间想打圆场,可千手扉间已经不管不顾地嚷了出来:“我要是不说,你打算什么时候才跟我结婚?!”
  
  
  全场一遍寂静,猿飞族长甚至掏了掏耳朵。可在场所有人加起来,都没有千手柱间震惊。
  
  千手柱间:“………………”EXM?!!
  
  #生活想要过得去,头上总要有点绿#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
  
  千手柱间还在数自己头上的青青大草原放牧了几只草泥马时,会议室里的气氛急转直下。
  
  “结婚?跟你?哈!下辈子吧!”宇智波斑一拍会议桌,杀气腾腾地站起。
  
  千手扉间虽然武力值远远不及忍界修罗,但为了自己的终生幸福毫不退让。
  
  “你的孩子也能等到下辈子再生吗?!”
  
  “孩子是我的,不是你的!”
  
  “你一个人能生孩子?!别给我扯有感而孕那一套!”
  
  “辉夜都可以有感而孕,我为什么不可以?!”
  
  “宇智波斑你讲不讲理?!”
  
  “我就不讲理了怎样?!”
  
  “是不会怎样,你就算再不讲理我也爱你。”千手扉间板着张面瘫脸,一言不合就放大绝,炸得整个会议室寂静无声。
  
  “你──”宇智波斑睁大了眼,左右看看,忍不住双颊飞红。他摀住脸,一个忍足就奔离现场,徒留强制由村务频道跳频到恶俗家庭伦理剧,以致于风中凌乱的众人。
  
  千手扉间二话不说追了出去,在半道上被自家大哥拦截了。
  
  千手柱间的脸色十分难看:“扉间,你跟斑是怎么回事?”
  
  “……这跟你有关系吗?”千手扉间背对着他,缓缓回过身来。
  
  “怎么会没关系,斑是我──”千手柱间一时接不下去,挚友?天启?挚爱?“还有孩子是怎么回事?”
  
  “你醉酒做下什么好事,自己都忘了?”千手扉间双臂环胸,一脸不耐烦地看着他。
  
  千手柱间顿时回想起那迷乱的一夜。
  
  所以,那是事实?斑在事后用万花筒洗去了我的记忆?
  
  他还怀了孩子,怀了我的、我们的孩子?!!
  
  要是这样,我‘前世’为什么没有查觉?
  
  不!不对!那一晚过去不到一个月,斑就离村了,现在想想,会是因为孩子的缘故吗?斑足足离开了数年才回来,是因为他一人在外生产,再将孩子交托给其他人抚养?
  
  等等,这么说来,四战时的宇智波带土……据说迟迟不开眼,这点像斑,而且一开眼就是双勾玉,天赋不用说,更别提他还能融合木遁细胞,时间对不上有可能是秘术。
  
  还有,斑为什么不挑其他宇智波,独独挑中了带土,难道不是因为子承父业吗?
  
  孩子,我和斑的,孩子。
  
  千手柱间感到一股热流,随着心脏的搏动,灼烧得他浑身发烫,记忆中宇智波带土的样子变得无比清晰、可爱。
  
  孩子,是爸爸对不起你,这一次,我一定会和你妈一起将你好好养育成人。
  
  #宇智波带土:谢谢不用了!#
  
  “孩子……我们有孩子………我现在就去找斑!”
  
  “大哥!”千手扉间挡在他前面,“我跟斑两情相悦,就算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我也要他。所以请你注意分寸,别再一天到晚往弟媳的身边凑!” 
  
  千手柱间差点开了仙人模式,大吼:“你们什么时候两情相悦了?!”
  
  千手扉间冷笑了一声,“在你一边吊着斑,一边跟漩涡相谈联姻的时候。”
  
  千手柱间简直黑人问号脸:联姻不是你谈的吗?!
  
  “你如果真的了解斑,就该能看出我们是真心的。”千手扉间叹了一口气:“假如你还有一点良心,就不要阻挠你唯一的弟弟追求真爱,也不要防碍斑得到幸福,我言尽于此。”
  
  
  10.
  “大哥,醒醒…大哥!”
  
  “不!!!”
  
  千手柱间从会议桌上惊醒,浑身冷汗,他环顾四周,只觉得此情此景似曾相似。
  
  日向族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秋道侧头跟山中说些什么,奈良闭着眼、不耐烦地蹙着眉头。
  
  千手扉间站在他旁边,烦躁中又有些担忧。
  
  斑……斑坐在他旁边翻文件,眼下青黑、神色憔悴,连自己如此明显的异状都不管不顾。偶尔一次抬头,也只是跟扉间交换视线。
  
  千手柱间开始心悸,按捺在膝上的手不自禁地抖了起来。
  
  这场景……这场景跟之前的情况简直一模一样。
  
  所以,他之前是做了一场特别真实的梦中梦?亦或是……重生?
  
  千手柱间用尽全部的力气,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然而所有努力在听到斑跟扉间接下来的发言都化作徒劳。
  
  宇智波斑啪地一下把手上的文件合上:“没事了吧,会议可以结──”
  
  “等等,我有一件事要说──”千手扉间正了正神色,突兀地打断了宇智波斑的话,无视对方不满的神色,转向千手柱间,“大哥,宇智波斑──”
  
  千手柱间:“……………”
  
  千手柱间已经听不到千手扉间在说什么了。一模一样、一模一样,这个会议室里众人的表情、反应,都跟‘重生’前一模一样!他的理智瞬间就被一阵大风吹跑了。
  
  “不要说了扉间!”千手柱间一拍桌站起来,表情阴沉严肃、眼神锐利摄人,浑身气势全开,压得除了宇智波斑以外的所有人动弹不得。守在外面的各族长老也被这股威压波及,面面相觑一秒,立马拍开会议室大门。就见千手柱间顶着各族代表、自家弟弟和宇智波斑懵逼的眼神,大声怒吼:
  
  “你想也别想!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以后你要叫他大嫂!!!”
  
  千手扉间:“…………………”
  
  各族代表( ̄︶ ̄;):“…………………”今儿的风声好喧嚣啊!
  
  各族长老=口=|||:“…………………”年纪大了,耳朵总是不好使。
  
  宇智波斑:“…………………”EXM?!!!
  
  
  11.
  流言缠身的宇智波斑,曾经想去村里医院做个全身检查以证清白,奈何所有忍医见到他都争相走避,宇智波斑眼捷手快地捞到一个跑得慢的忍医,瞬间转出一对永恒万花筒。还不待开口,被他拎在手中的忍医视死如归的闭眼大吼:
  
  “我不是妇产科的!我不会无痛人流!!!”
  
  宇智波斑:“………………”
  
  赶到的千手柱间牺牲自己、即时挽救了无辜医生的性命,也让宇智波斑怀孕的流言越传越广、越传越广。
  
  
  12.
  因为宇智波斑忙于暴揍千手柱间和解决流言,离村计划无限推迟,初代火影趁此良机把流言坐实、跟斑设计了一出把黑绝引出来,两人抱着孩子愉快地HE了,可喜可贺。
    ------------------------------
  全文完
  
  写本篇完全是为了最后一段hhh梦到笑醒,只好补全发了。有时人会觉得发生的事无比熟悉,好像梦中发生过,还有人突然被吵醒时,会分不清梦与现实。柱间的梦算是半预言半离奇,原本想加一段梦中梦,是柱帝结婚后,才发现斑原来是女的,要嫁给火之国的大名,柱帝后悔莫及,不过……真的好累,就删了hhhhh
  
  顺说以下真实事例:
  母上:喂,xx醒醒!
  我:嗯?别吵,我的剑呢?
  母上:……什么剑?
  我:我的七把剑啊!
  偷笑的老妹:你要剑做什么?
  我:不是要我讨伐魔王?去给马喂一喂水,待会出发。
  然后本人翻个身继续睡,留下两个笑疯的人。
  
  

评论

热度(482)

  1. 心有点疼 从 d0f0l0f0 转载了此文字
    d0f0l0f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