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柱斑】冲喜

瑶纸——开学失联:


    *OOC预警,HE,内有性转奈出没,注意避雷


    *群里的抽签游戏,接的是 @LLC_万古长夜 太太的梗(。・ω・。)ノ♡  感觉是一个很奇妙的设定啊,但是被我写的怪怪的_(:з」∠)_





    窗前树上为数不多的几片枯叶萧瑟地从枝头抖落了下来,柱间托着下巴,默默地听着父亲和扉间的争吵。




    “我绝对不同意!”扉间已经惨白到不似活人的脸上浮起了气急时的潮红,“我是不会娶咳、咳咳……”




    佛间皱着眉,有些头疼地看着扭过头不停咳嗽的扉间,最终叹了口气,妥协一般地离开了房间。




    柱间担忧地听着扉间撕心裂肺的咳嗽声,闪身进了房间,安抚地顺着弟弟的后背。扉间已经病成这样了,如果没有天神保佑,哪家的女子嫁过来都是要活守寡的。柱间等扉间平复些了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时间,房间内一片沉默。




    “大哥,你也觉得我应该听父亲的吗?”柱间犹豫着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千手家这一代,人丁凋零,最小的几个弟弟过早夭折,仅剩的扉间一直大病小病不断,这次几乎是父亲拼尽全力才把人从鬼门关上拉回来。




    而柱间自己,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




    扉间无力地挥了挥手,意示自己要休息了。柱间小心翼翼地出了门,慢慢从走廊一端踱步到另一端。




    在他路过一扇虚掩的门时,他瞥见父亲正态度严肃地写着什么,饱蘸墨汁的毛笔在卷轴上留下了浓黑的“宇智波”三个字。柱间微微愣怔,这是前几日在交战中败给他们的家族?但柱间并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只为家里越来越凝重的氛围苦恼起来。




    但他没料到,第二天,父亲就和扉间达成了一致,他们决定娶宇智波族长的小女儿为扉间冲喜。




    ‘怎么会?父亲已经决定了吗?’柱间不可思议地询问着昏昏欲睡的扉间。“宇智波因为上次的战败,是不能拒绝我们的要求的。况且,”锐利的红眸涌动着柱间十分陌生的情感,“还有更好的人选吗?”




    ‘冲喜啊……’这真的会有用吗?一时间,柱间心里复杂极了,嘴里弥漫起淡淡的苦涩,这样真的可以吗?虽然从未见过面,但他对那位不知名的宇智波小姐充满了愧意。




    “冲喜!?”斑错愕地盯着那份书信,脸上的表情愈发狰狞。两张薄薄的纸,就要他最疼爱的小妹妹去嫁给一个活不了多久的千手,“我绝对不同意,千手,那群家伙!居然敢……泉奈你等着,我去和父亲说!”




    “斑哥,”泉奈紧握着拳,指甲一直掐进掌心,但她的声音无比平静,“不要让父亲为难。”




    “泉奈,你长大了。”斑心疼地把妹妹圈进怀里,温柔地掰开她的手指,背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理着泉奈的辫子,两双血红的写轮眼对视,“但我宁可你一辈子都不要长大。”




    泉奈眯着眼靠在哥哥怀里,说着与清秀的脸完全不符的话:“呵,他们想娶我,也不怕我把人一刀了结了。”斑勉强勾了勾嘴角,最终只是压了压泉奈的发顶,没有接话。




    千手族地和宇智波族地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一条南贺川似乎为两族划出了清晰的界限。但这几天,两族的人发现似乎对家总是出现在自己视线里啊,于是小规模的斗殴不断。看着受轻伤重伤的人越来越多,两边的组长才放弃原本打算悄悄完成婚礼的打算,把宇智波泉奈要嫁给千手扉间的消息放出来。




    就这样,在宇智波们震惊的目光下,几个千手抬着大箱小箱的聘礼日日出入宇智波族地。斑每次都站在门边,擦拭着手里的镰刀,冷冷地看着那些千手,森然的杀意让所有人都不敢接近一步。




    树上最后一片枯叶落下了,结亲的日子也到了。




    “斑哥,好看吗?”泉奈还未覆上新嫁娘的妆容,只是神色莫名地摩挲着披在身上的白无垢。斑的视线在露出一部分的和服里衣上盯了一会儿,是深色的,不是千手送来的。




    “离开前把眼睛留给斑哥是最好不过了……”斑听着泉奈的话,心中压抑多时的烦躁和杀气再也无法抑制。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看了眼尚明的天色,平静地开口,生怕被敏感的泉奈听出不对劲的地方:“泉奈,你转身让我看看。”




    泉奈不疑地转过身去:“嗯,怎么了吗……”话音未落,她已经被斑击昏在床上。斑吁了口气,把泉奈抱到床上,褪下那身白无垢,细心地帮她掖好被子,然后皱着眉把衣服往自己身上套。




    不耐烦地在梳妆台前的胭脂水粉中翻找了一通,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后,斑索性就随意拢了拢一头过长的炸毛,至少不会让人一眼看出端倪。斑往身上下了个简单的小幻术,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房门。




    来迎亲的队伍很是壮观,斑啧了一声,大步跨上轿子,挑着眉不屑地俯视不动的抬轿人:“还不走吗?”被新娘上轿的豪迈动作吓了一跳的千手下意识地喊了声:“起轿——”




    乐队不明地看了看天,不是还没到时辰吗?但一整条队伍已经动了起来,他们也便敲锣打鼓,一路喜气洋洋地越过了南贺川。




    斑在轿子里越发觉得身上的白无垢太有些难受。总算到了,感觉到轿子稳稳地停住,斑也是松了口气,但很快又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准备下轿。斑扯了扯领口,不情愿地理了理有些褶皱的白袍。




    同样的嫁衣,泉奈穿起来整个人裹在里面,小小的一团,煞是可爱。宇智波们都生的好看,这是忍界公认的。斑穿上白袍非但没有显得不伦不类反而将原本俊美的脸衬得更加柔和了些,周身那不容侵犯的气势好似月神下凡。




    至少对于柱间,斑就是以这样一副凛然的样子落在他的眼里和心上。




    ‘这个人……’手不自觉抚上心脏,那个位置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跳动,不自觉咽了口口水,柱间看那人下轿后皱着眉四处张望的样子心底突然泛起一股激动,他会看过来吗?会看见自己吗?




    斑看了看周围穿着与自家完全不同风格的千手,没有他熟悉的宇智波,一个也没有。微微眯了眯眼,这样的状况只有他在战场上被围攻时才出现过。




    视线扫到某个人影时,斑顿了顿,然后以更快的速度移开,那个不知名千手的眼神太过炽热,让斑不自觉心里犯嘀咕,难道自己以前在战场和他有仇?




    柱间看那人的视线飞快地从自己身上掠过,顿感失落,“呜,看我啊宇智波小姐……”内心哀嚎完,柱间突然意识到,这个让自己动心的人,很快,就是自己的弟媳了——




    柱间顿时萎靡下来,委屈巴巴地看着族里的婆婆领着美人跨过火盆进到屋里准备下一步仪式。




    斑冷漠地看着众人或尴尬或看戏的表情,对座上的佛间嗤笑了一声:“哈,新郎真是好大的本事,连拜堂都不愿亲自来。”佛间听着斑低沉的嗓音,额角跳了跳:“我还没问为何你要假扮宇智波泉奈混进来你倒是先质问我了?”




    一提泉奈,斑的脸色更加阴沉:“我凭什么要让妹妹嫁给连面都不露的男人?”如果不是他过来,那现在受委屈的就是泉奈了!越想斑越是愤怒,整个人如开了锋的宝剑,散发着尖锐的杀意。屋里众人俱是被斑的气势一震,仿佛被人扼住咽喉,所有声音都卡在喉咙里,脸憋得通红,几个实力稍弱的已经大滴大滴地淌着冷汗了。




    一旁的柱间眸光闪烁,感知着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来的压力,眼底的兴奋几乎溢出。同时一股不甘涌上心头,自己应该和他并肩站立,而不是只能看着这个人的背影。柱间动了动唇,最终还是紧盯着那个恣意张扬的背影。




    “够了。”后生可畏啊,佛间闭了闭眼,迅速做了判断,“扉间病重,又没有妹妹,那就让柱间来代替他好了。”斑双手抱胸,没好气地看着一个留着黑长直的男子从人群中出来。




    柱间穿着正装,一双黑亮有神的眸子,脸上沉稳可靠的表情让斑愣了愣,不自觉开始认真打量柱间,殊不知眼前的人心里早就炸开了烟花。斑对柱间感觉尚佳,倒是大方地报上了名字:“宇智波斑。你的名字?”




    ‘宇,智,波,斑……’默默把这个名字在心里咀嚼了一遍又一遍,柱间露出一个爽朗阳光的微笑,趁斑还没等得不耐烦,拉过对方的手,在他的掌心一笔一划地写下“千手柱间”几个大字。




    指尖划过掌心的触感有些痒,让斑下意识地想要挣脱,但是被柱间牢牢握住。斑探究地看向对方认真的表情,哑巴?




    柱间写完后并没有松开手,反而还直勾勾地盯着斑的眼睛。斑被他看得有些脸上发热,但又不愿意这么移开视线,也只好硬着头皮故作凶狠地瞪回去。




    婚礼的两位主角不说话,一时间也没有人敢发言。佛间看看脸上突然泛红的斑,再看看自家魂都要被对面人勾走的大儿子,一阵憋屈。




    一旁的婆婆注意到族长难看的脸色,打着胆子往两位新人手里塞红绸。斑犹豫了一下,一时拿不准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是柱间先他一步推开了红绸。




    ‘我和斑之间不需要这个!’柱间迷之自信地看向斑。




    斑抽了抽嘴角,为什么一遇到这个家伙自己就变得束手束脚了,他的态度又不代表什么。斑冷哼一声,作对似的拉住婆婆手里一端的红绸。




    斑一偏头就看见原本盯着自己的人周围突然出现了一股阴郁的气场,消极地蹲在地上,但还是紧紧拉着自己的手不放开。




    看了一圈周围人习以为常的表情,斑都快要气笑了,手上用力想把人给拉起来。但柱间跟长在地里一样怎么拉都不动,还扭头幽怨地看着他:‘斑,你还没发现我对你的爱吗?’斑恍惚间似乎看见了柱间头顶出现了耷拉的耳朵。




    “好了,柱间。”心情复杂地碰了碰那人的头顶,斑颇为微妙看那人瞬间变回那副十分开朗的样子,“还真不把我当外人,不拿就不拿吧。”




    ‘果然斑你也是心悦与我的吧!’柱间看了眼两人交握的手,笑了笑,用十指相扣的方式握得更紧,‘既然仪式也做完了,那么斑就是我的妻子了。’




   “啧,笑得真傻。”不知道柱间在想什么的斑别过头,不去看他。




    仪式完成后,各家各户也都散了,连留下道喜的人都没有,佛间看着两人,叹了口气。柱间这傻小子,以后不好过啊。




    他丢下两人,径自去了扉间的房间。躺着床上的扉间听父亲说完今天的事,心情也有些一言难尽,脸上表情变了又变之后定格在冷漠上:“父亲,就随大哥去吧。”




    另一边,柱间始终没迎来他所期待的洞房。佛间给了斑单独的一座院落住下,斑过去时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让柱间心都凉了半截。




    时间是最能改变一切的东西了。三 年足够柱间和斑从朋友变为挚友变为真正意义上的夫妻,也足够扉间的身体莫名调养好了大半,也足够……“宇智波泉奈招婿……?那关我什么事?”扉间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柱间。




    “这个,因为……”柱间揉着鼻子支支吾吾地说了实话,“泉奈指明了要你嫁过去啊。”




    “……不对!等等啊!大哥你什么时候会说话的,明明昨天斑走的时候还……”扉间大脑当机了两秒,直接略过泉奈要自己嫁过去这件事,发现了问题关键。




    “啊,和斑一起开发了木遁不久之后就发现我能出声了,学了大半年现在终于可以说话了。”柱间看着扉间缓和了许多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提醒,“扉间啊,你要叫斑大嫂才对……你和泉奈的婚礼就定在宇智波族地了。”




    扉间低头继续研究复杂的飞雷神公式,没空搭理柱间:“大哥你能说话是好事,但是让我嫁给宇智波,想,也,别,想。”




    柱间哭丧着一张脸,怎么都带不走扉间,于是只好一个人去找回宇智波一族看望泉奈的斑。




    “不嫁?”泉奈撇了撇嘴,“我可没给他拒绝的机会。斑哥,你和柱间先坐着,我去把人带来。”斑无奈地笑着摸了摸妹妹的头:“对那小子那么执着干什么?”泉奈笑咪咪地磨了磨牙,就因为三年前的冲喜,她最爱的斑哥就被人叼走了,她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看着泉奈风风火火地冲出去,斑才注意到一边的柱间,挑着眉问道:“终于可以好好说话了?”




    柱间一下来了精神,凑到斑面前:“斑!”




    “嗯。”




    “斑!”




    “我在。”




    “斑!”




    斑没好气的一掌拍在柱间头上:“叫够吗,嗯?”柱间顺势躺倒在斑身侧,喃喃道:“不够。我可是想把以前落下的都补回来啊……”阳光柔和了眉梢和眼角,斑轻轻哼了一声:“笨蛋。”但柱间看的分明,黑色发丝中漏出的耳尖红了个彻底。




    “以后有的是机会叫吧?”




    “啊,有的是机会呢。”





评论

热度(141)

  1. 💔瑶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