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影】忘年(柱斑)

Sakuyaiei:

回應:想看那种暗恋斑暗恋的除斑外所有人都知道,但是当事人知道斑的心不在他/她身上于是不说,柱间又是吃醋又是心有戚戚焉


抱歉,只有吃醋吃成醋蘑菇,沒有心有慼慼焉xd


我想了很久,還是想不出來那個時代到底還有誰是柱間既不能打也不能威脅更拿對方沒辦法的人。


我們只好委託某個千年老妖怪幫忙一下了。




這邊回應文章我會盡量寫點什麼:)


其他文章的目錄請點這裡




===================


忘年






  千手柱間一開始不太確定,因為他根本沒想過這個方面。


  他突然察覺的原因,是那天,斑來火影樓,帶著一個從沒見過的青年。青年的眼睛是跟火焰很像很像的火紅色,頭髮也是帶著火焰般暖暖紅色的茶色刺蝟頭,渾身的查克拉像是要溢出來一樣、還是斑唸了一頓後青年才把查克拉給壓抑住。


  千手柱間一時還沒認出來這是誰,只是很驚訝斑從哪裡找來擁有這麼大量查克拉的人。




  「你沒認出來?」斑說:「這是九喇嘛,就是九尾。」


  「九尾?!」柱間驚訝的從桌子後面走過來,從頭到腳打量著青年:「為什麼他會……」變成人的模樣!?


  九喇嘛笑起來就有九尾的感覺了,說著沒有什麼難得倒本大爺這樣的話,九喇嘛碰的一聲從柱間面前消失,然後整個人掛到斑的肩膀上,手腳並用的。


  「因陀羅,我想吃烤雞。」九尾說:「你燒一隻給我吃!要最肥的那隻!」


  「……你現在是人形,九喇嘛。」斑有些無奈,把九尾從身上剝下來:「還有,我不是因陀羅。」


  「我的眼睛分辨不出來人類的細微差異。」九尾咂嘴,又是碰的一聲,變成小小隻的狐狸模樣,九條尾巴扇子似的擺啊擺的,不一會又爬到斑肩膀上去:「因陀羅——好吧,斑,我要吃烤雞。」


  「所以你剛剛怎麼不跟泉奈一起去,他路上會經過。」斑拿九尾沒辦法,將手上原本就要給柱間的幾份文件遞給柱間後,就帶著九尾走了。


  柱間愣在原地,九尾在離開前又把自己變回了人形,不過尾巴忘記收起來,擺著擺著就勾上斑的手、滑過斑的腰部和臀部。


  臨離開前,九尾回頭,柱間很確信自己的眼力沒有問題,九尾確實對他挑釁的一笑。






  尾獸也會喜歡人類?還是因為斑就是因陀羅的轉世,所以九尾特別喜歡?




  柱間也說不清楚到底是前面那個原因還是後面的,總之過了沒多久,全木葉都知道那個黏在宇智波斑身邊的青年就是現在固守村子結界的九尾人形。


  九尾恐怖的形象和現在的頑皮青年的模樣實在很難結合起來,耍賴撒潑的對象也讓木葉的民眾很難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過多虧了九尾,斑的形象轉變非常多。木葉的人開始常常看見一個青年在路上打滾、然後宇智波那個冷酷的族長戰場修羅宇智波斑最初還會罵他。但是就像真的鬧起來的孩子一樣,罵沒有用、打也不會怕,哭鬧就是哭鬧,直到他得到想要的東西為止。




  「我就要!我很久沒吃糖了我就要吃!」


  「哪很久不是昨天才……」


  「就要就要就要!」街頭打滾三百圈的戲碼再次展開。


  「行了行了,買還不行嗎?」斑實在被煩得沒法,掏出錢包朝路邊店家買糖,順便再帶一份給泉奈。


  在斑付錢的時候就從地上起來的九尾掛在斑的肩膀上,踮起腳尖,雙手環著斑:「要那個有糖霜的。」


  斑翻個白眼,朝著店老闆示意,照著九尾所說的話去做。


  九尾愉快的尾巴又偷跑出來,東晃西晃的又勾上了斑的手、揉一下搔一下。


  「尾巴不想要了是不是?」斑把糖果交給九尾的時候順便恐嚇一番,後者撇嘴把尾巴收好,開始吃糖,然後與其說是塞一顆還不如說是硬拍的把糖給一巴掌拍進斑的嘴裡。


  斑差點沒哽死。




  「九喇嘛!」


  「幹麻還要嗎?還可以分你一顆,其他都是本大爺的。」


  斑很想燒了他,但影分身燒了一個還有千千萬萬個,最後斑也只能忍住這口氣,帶著九尾回家以免又再搞出什麼事。






  「……斑哥,我怎麼覺得多了一個弟弟似的……」泉奈看著手上本來的提袋被一把搶過、坐在地上吃的開心的九尾,很難不忍住嘴角抽了一下:「特別煩特別……特別千手的那種。」


  「給本大爺買吃的是你的榮幸!」九尾抹了一下油亮亮的嘴,舔舌,大聲對泉奈宣告:「這是看得起你才在這裡留下。」




  並不想要你看得起。




  泉奈忍住了想要揍他的念頭,轉身剛想跟斑說說話,九尾又纏上來——他還記得把自己手上嘴上的油漬先弄掉。


  九尾趴在斑肩膀上,掛著,尾巴晃的開心。


  「小泉奈再幫本大爺買一隻!這次要有刷蜂蜜的!」


  泉奈甩手不幹,直接走人。




  「九喇嘛,你實在是……」斑覺得都有些偏頭痛了,現在他也懶得把九尾從他身上拽下來:「你到底想幹什麼?」


  「人類的生活也挺有趣的,本大爺現在這麼覺得。」九尾親暱的蹭了一下斑的臉蛋,說「讓本大爺回想起以前還和因陀羅一起玩的年代。」


  「……你以前還會和因陀羅玩?」斑試著想像,似乎不太違和但又好像哪裡怪怪的:「玩什麼?」


  「本大爺揍阿修羅,然後阿修羅就會哭著跟因陀羅告狀,這樣我就可以找因陀羅去抓魚和打獵。」九尾懷念的說,只是沒告訴斑,後來阿修羅看穿他的意圖後,寧可放棄被因陀羅安慰、被揍得滿頭包也不肯讓因陀羅知道了。




  「……你這麼不喜歡阿修羅?」


  「是不喜歡笨蛋。」笨的,連自己的心意都不明白,讓因陀羅一步步踏進深淵、再無法回頭。






  斑還是拿九尾沒辦法,以至於後來,木葉的忍者們、特別暗部,需要找斑求情的時候,先去找九尾,獻上糖果零食雞鴨魚肉等『供品』,下場會好的多。


  『九尾很喜歡斑大人,斑大人也很喜歡九尾』這樣的傳言逐漸傳開,偶爾泉奈也會調侃說柱間被『單方面分手』了。


  柱間對此非常不滿。




  「大哥,那是尾獸。」忙著做實驗的扉間不太耐煩聽柱間抱怨:「斑只要沒什麼太奇怪的癖好他才不會喜歡上那頭尾獸。」


  「但斑現在都沒空理我啊!」柱間覺得很煩躁,他每次去找斑,斑不是正在被九尾纏著要吃東西要玩,就是正在拐斑離村。




  斑啊我們去抓魚吧!


  斑啊帶我去看看磯撫他們吧。


  斑啊烤肉好不好?




  柱間看著斑被九尾滿滿的佔據了時間,即使他帶著酒帶著斑最愛的豆皮壽司,斑都沒空理會。他就這麼眼睜睜看著九尾掛在斑的肩膀上,用他那九條又大又蓬鬆的尾巴把斑給包著,要這要那,就連泉奈都有些吃味自己的哥哥被搶走了。


  「九喇嘛喜歡斑,我怕斑會不小心就著了道!」柱間說。


  扉間翻個白眼,把人趕出去。






  柱間哀傷的坐在扉間的實驗室門口,一臉憂鬱的抬起頭,以四十五度角的優美角度望向天空中的月亮。


  怎麼辦啊斑要被九尾搶走了。


  而且這九尾現在打不能打、罵沒有用,見天的粘著斑:柱間算了算自己大概已經有半個月沒辦法跟斑獨處,每回斑出現在他面前,九尾肯定就在附近。


  雖然九尾會被木遁克制,但是大張旗鼓的在木葉用木遁會讓居民不安,柱間不會拿這種事情兒戲;除了木遁外就是漩渦一族的封印術,但那些都只是治標不治本。


  九尾的本體還在木葉守護陣法的正中心,源源不絕用不盡的查克拉足以讓九尾不斷的製造出新的分身,他根本無法根除。




  好想斑喔……該怎麼辦呢……




  「在這裝什麼陰沉呢。」


  熟悉的聲音傳來,柱間連看也不用看,轉頭一把抱住斑。


  「斑……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我們有六十年沒見面了!」柱間憂鬱的把自己給埋在斑的大腿上蹭,說。


  「……我真不想聽到你這種可憐兮兮的聲音,」斑穩住腳步沒被柱間給拉過去,雙手拽著柱間的肩把人拉起來:「被扉間趕出來了?你這是又做了什麼惹他生氣?」


  「也不算是惹他生氣……」柱間對於被趕出來的理由難以啟齒,隨即他發現:今天斑身上沒掛著那個總朝著他得意的笑著的九尾「九尾呢?」


  「九喇嘛和泉奈去隔壁村子上逛燈會了,他說沒去過很好奇。」斑回答。九尾說要去燈會的時候斑都已經做好準備要跟著去了,沒想到一轉頭,九尾拉上泉奈,好說歹說各種纏磨把泉奈給磨的不得不答應。


  雖然覺得有些怪、有點對不起泉奈,但斑也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帶孩子真累!


  斑突然覺得那有孩子的女忍們真是天下最強悍的生物。




  「……啊,難怪扉間在這裡……」柱間轉頭看向實驗室的門,然後就聽見碰的一聲,什麼東西給砸在門上。明顯的,扉間現在不希望有人在他門外徘徊。


  柱間拉著斑趕緊開溜,老實說,扉間待會要是開門從裡頭砸出什麼東西來他都很怕,鬼才知道扉間那些花花綠綠的試管裡都裝些什麼。




  柱間拉著斑離開扉間的實驗大樓離開火影街,走在小道上,偶爾和經過的路人打聲招呼,兩人慢慢的就走離了村子,來到南賀川畔。




  這裡是一切的開始,所有事情的源頭,也是他們永遠無法忘記的地方。




  「所以,你這是又怎麼了?」斑見走了這麼長一段路柱間還是什麼都沒說,最後決定自己問:「我聽泉奈和扉間說,你最近特別燥動?」


  「雖然我剛剛說得誇張了些,但是斑……」柱間轉身把斑給抱住,一隻手不斷的摩挲著斑的背部、斑最敏感的背後,他能感覺到斑戰慄似的一震,推了他一下,而柱間只是把斑抱的更緊,不讓人離開。


  「柱間!」


  「斑,我們快大半個月沒見面了。」柱間在斑的耳邊吹息低語,看著斑的耳根一下紅起來:「我真想你。」


  「說、說什麼蠢話……我不都在木葉嗎?」


  「是,可是看得到碰不到,更難受……」


  「等、柱間,你不是現在想——」


  「也不是沒在野外做過,萬一回去九尾又回來了呢?」


  柱間這麼說著的時候,斑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本來乾淨平坦的河岸邊長起了高高的、茂密的蘆葦和一些他也不認得的植物,頂頭的樹枝更加茂盛、遮住了天空拉起了一片帷幕。他看不到木葉的燈火,木葉那邊也無法看見這邊的景象。


  「你這傢伙……」


  「斑就不想嗎?」柱間把斑給壓倒在一片剛剛生長出來的柔軟草地上,問的很委屈很哀怨。


  「……我沒這麼說。」斑遮住眼睛,剛嘆了口氣,就被柱間吻住。




  他們在綿長的吻中相互纏綿。






  「你今天放棄了?」泉奈看著手拿四串糖葫蘆、一口一個吃得開心的九尾,雖然開始的時候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但不得不說,九尾確實是個很好的玩伴,跟他在一起麻煩多但也挺開心。


  「喔,根據本大爺的經驗,欺負阿修羅太過的話,會被因陀羅揍的,」九尾說著,一口氣把所有糖葫蘆吃完後,才回答後半段:「我真是不懂因陀羅為什麼會喜歡笨蛋,不過六道那傢伙也喜歡笨蛋。」


  「……嗯,我也不懂為什麼斑哥會栽在笨蛋身上。」泉奈贊同的回。


  九尾晃晃尾巴,放棄了人形,變回狐狸的模樣,跳上泉奈的肩膀、將自己縮成一團如同圍脖一樣:「你還不是也栽在個阿修羅後裔的笨蛋上。」


  「……閉嘴,不然不給你買吃的了。」


  「嘖嘖,小氣的因陀羅後裔。」







评论

热度(169)

  1. 💔Sakuyaie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