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影】葉

Sakuyaiei:

一個短短的小片段。


木葉創立後的柱間和斑,


有了弟弟們的幫助,哥哥都可以安心的戀愛了呢(!?


=============



 


 


  --只要有樹葉飛舞的地方,就會有火在燃燒。


 


 


  柱間捏著這個小小的墜子,眼睛都亮了起來。


  這是很精緻的工藝,金絲一縷一縷的組成的葉片,幾乎看不出接縫,而在葉心上是一枚水滴狀的琉璃。


  「沒想到忍者大人也會對這樣的東西有興趣。」注意到柱間的舉動的委託人笑著說:「很精美對吧?我們舖子可是媛姬殿下指定的舖子,自然要有這種手藝。」


  「真的很漂亮,我沒見過這樣子、這麼細的金絲肯定很難做到。」柱間簡直對此愛不釋手,反覆翻看、捨不得放下。


  「看起來您對此物很滿意。」商人的腦筋動的快,委託人看著柱間的樣子,提出建議:「不如……將這也當作一部份的賞金如何?」


  「--您是個好客戶。」柱間轉頭,終於正眼看向對方:「能認識您是我的榮幸,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當然,合作愉快,忍者大人。」委託人臉上滿滿的笑容很真摯,回應,並且讓下人馬上拿來了一個精美的木盒子,裡頭有著軟軟的絲綢,將柱間手上的那枚金葉放在中央。


 


  不過是一枚金葉子,委託人並不在意,雖然價格不菲,但能因此和千手一族的族長打下關係可賺翻了。


 


  「收到您這禮物的『那位』可是可以跟任何人炫耀了。」委託人如此對柱間說,柱間只是一笑,任誰都看得出柱間心裡的愉悅。


  「承你吉言。」柱間回。


 


 


  寫著『桓』字樣的車廂翻覆在地上,滿地散落出來的是各種金銀珠寶,壯年人感覺自己要死了,土匪的刀名晃晃的在他面前,刀上的血還不斷的在他面前滴落。


  他連話都要說不出來了,直勾勾的瞪著眼,連合上都辦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刀朝著他的頸子砍來。


 


  『鏘』


 


  黑鐵灰色的苦無彈飛了大刀、半截插進土中。


  「是誰!」


  搶匪在四處張望的時候,壯年人感覺到身旁一陣風,黑色的衣擺一瞬出現在他身邊,揚起的左手上握著扇子,黑色的長袖掀起,白晰的手腕上,有一條用紅色絲線串起的手環,那條手環的墜子金晃晃的,很特別的金絲葉片上有著顯眼的藍色琉璃。


 


  『收到您這禮物的『那位』可是可以跟任何人炫耀了。』


 


  壯年人腦中閃過這句他許久前說過的話,那時候千手一族年輕族長的笑容也清晰的浮現。




  「是、是木葉的忍者!」


  被扇子搧飛的搶匪不知去向,而留在原地的慘叫著、連反擊都不敢的鳥獸散,逃的比什麼都快。


  無趣的用扇緣敲了下地,把沾染到的血給甩掉,斑這才轉頭,居高臨下看著還坐在地上的壯年人。


  「起來收拾收拾吧,他們不會回來了。」斑說著,並沒有要伸手拉他一把的意思,不過是走到一邊,寫輪眼直接讓那些還留在原地的搶匪因為幻術而乖乖的束手就縛,並且去幫忙整理倒在地上的馬車和貨物。


  「謝、謝謝您!」壯年人趕忙站起來,抖著雙腿,有些手足無措。他花了一點時間才看見斑綁在手臂上的木葉護額,確認對方是可以信任的人:「木葉的忍者大人,若是方便的話,我們是要去木葉的……」


  斑看他一眼,高高的領子遮住他的下半臉,豔紅的眼睛似乎掃視了他一遍,然後在眨眼之後,瞳色變成黑色。




  「走吧。」斑說,壯年人有些反應不過來,幾秒之後才連聲道謝,趕緊的點齊貨物。


  馬早就死了,斑一個眼神,那些中了幻術的搶匪乖乖的充當起人力,拉著車繼續前進。


 




  「斑,你回來了。」


  在村子的門口,柱間就迎上來,身邊有幾個村民,看起來本來似乎在討論什麼。


  斑只不過打量一眼就看出來那是影分身:「怎麼了?」


  「西邊的田地好像出了點問題,我正打算過去看看。」柱間的影分身說,然後注意到跟在斑後頭的壯年人與他的馬車、人力:「這怎麼回事?」


  「來村子的商人,路上遇到搶匪。」斑回答,順手讓那些搶匪乖乖走到柱間面前:「找人來把他們押起來。」


  柱間點頭,沒多久泉奈帶了警備隊的人來,一個影分身走了柱間又派一個過來,斑在泉奈讓人把搶匪押走後就跟著離開,於是壯年人厚顏跟在柱間身後,和他聊起來。


  他們是千手一族難得從戰國時期一直延續到木葉建村後的客戶,也因為壯年人和柱間交好,以致於他們的商行在各國之間也算是有點臉面。


  提起進駐忍村、和忍者互相幫助,壯年人在此倒是不遺餘力的幫助。


 


  「真是慶幸遇上了那位忍者大人,可惜我沒能向他致謝。」壯年人說。


  「啊,斑嗎?他不在意這種事情的。」柱間笑笑,回:「你真的運氣很好。」


  「那位就是……斑大人?」壯年人雖然在剛剛的對話裡就隱隱猜測到斑的身份,不過還是從柱間的口中再次確認:「與您齊名的斑大人啊……」


  「怎麼了?」柱間看向壯年人,問。


  壯年人忍不住打個寒顫,覺得對方看他的表情雖然帶著微笑,但卻隱約有一絲的恐怖。


  「只是想著,也許您可以再打條金鍊子,配那片金葉。」壯年人靈機一動,回答:「正好這次我帶上了一些編織的相當漂亮的金鍊,您要不要看看?當然,算做感謝木葉對我方這麼多年來的照顧之禮,就別談什麼價錢了。」


 


 


  「--您是個好客戶。」柱間回答了這句和過去一模一樣的話,壯年人鬆了一口氣。



评论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