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乱的四战(宇智波斑专场)(上)

梧桐之殇——废木一根:

    两个字,搞事


    这个脑洞,就是用来搞事的。


    ————————————————


    这是所有人打过的最混乱的四战了。


    各种意义上的混乱。


    宇智波斑,忍界修罗,忍界之神的竹马竹马可能还是暗恋者,也是发动四战的幕后黑手的幕后黑手,心思缜密的没有一个人在宇智波斑自己承认之前怀疑过事情真相。


    同样,也是忍界的一大传奇,吊打所有人包括尾兽的一大传奇。


    这样的一个存在……


    要是再来几个会怎么样?


    他们之前不知道,但他们现在知道了。


    “你……”一身宇智波族服,脸上任明显带着意气风发的族长斑低垂下眉,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死死瞪着四战斑胸口上的那张脸,万花筒支溜溜的在疯狂旋转。


    “另一个世界吗?还真是狼狈呢……”穿着一袭长袍的火影斑抚了抚自己的帽檐,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要揍柱间一顿比较好啊……”


    “我倒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来的。”四战斑已经完全丢弃了所谓的“羞耻心”,在一开始下意识的窘困之后,干脆大大咧咧的展示着自己胸口上的那张脸,甚至有些颇为自豪。


    “不知道啊……莫名其妙的就过来了……”被白布包裹了双目,仅仅只穿了一件深色睡衣,甚至连头发都十分凌乱的其中一只斑斑说着,试图将自己打结的长发理顺,语气平淡但又仿佛在炫耀着什么,“真糟糕……要是看不到我泉奈肯定又要和柱间吵起来了……”


    “泉奈……”四战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暴露出想要一拳将对方砸到地里的冲动。


    这种一出场就炫耀自己弟弟的行为真的是太过分了!


    欺负他没有奈奈可以抱可以炫耀吗?!


    “你是这个世界的柱间?我想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看上去是他们之间最没存在感,也是最阴沉的斑斑突然大步迈向千手柱间,在询问之余还不忘将露出自己脸部轮廓的头发重新拨回原来的位置。


    千手柱间看着不由自主竖起耳朵的四只宇智波斑,还有虽然撇过头但仍旧用余光瞄着他,脸上写满了“敢乱说你就死定了”的四战斑……


    以及将注意力都投在他身上的其他忍者们。


    千手柱间:……


    亚历山大。


    顶着一道道灼热的视线,千手柱间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将之前对宇智波佐助说过的东西再一次重复了一遍。


    众人:……


    初代目火影大人,请问你说的真的不是你和宇智波斑的恋爱史吗?


    “佐助……初代目大叔和宇智波斑的感情好深啊……果然这才是最好的兄弟……”漩涡鸣人泪眼汪汪的靠在宇智波佐助的身上,感动的都快找不到北了。


    “……”宇智波佐助默默的抱住了漩涡鸣人,一言不发。


    宇智波佐助:讲道理,其实他并不想赞同鸣人的话的。


    #特么谁想要再收朋友卡?#


    波风水门:……原来……木叶的教育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吗……


    “你说……他是你的谁……”在许久的沉默之后,那原先问话,看上去格外阴沉的宇智波斑颤抖着指着四战斑对千手柱间问道。


    “斑……是我的天启,是我永远的兄弟……”千手柱间低落的说着,完全没发现在他身后,一脸想说不能说快被憋出毛病的众忍者以及一脸生无可恋的千手扉间。


    “兄弟……”被千手柱间的回答糊了一脸,那发问的宇智波斑一脸的憋屈,最终只是十分惆怅的拍了拍四战斑的肩膀,无奈的摇摇头。


    “你的柱间……真的是……”


    “我的柱间怎么样关你什么事?”被这么一说,四战斑就格外不爽了,下意识的忽略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言辞内的问题,连忙将反驳道。


    “……”千手扉间一巴掌拍在了自己脸上,突然开始想念起宇智波泉奈了。


    哦,还有自己给自己找的嫂子。


    自从有了嫂子,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大哥哪天会突然对自己说出“扉间啊,我和斑在一起了”这样的话。


    可是他突然感觉……事情可能要出乎他的预料了……


    他完全不希望宇智波斑成为他的大嫂,哪怕只是可能他也不愿意。


    “哦?你的柱间~”那问话的宇智波斑一挑眉,勾着嘴角开始叠起了袖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好吧,我相信我们是同一个人了。”


    “毕竟柱间……本来就是我的。”


    “……”宇智波带土看着五个不同款式的“老头子”互怼,选择了安静的接受来自旗木卡卡西的顺毛。


    这种破事他就不参与了。


    “哼!”


    或许是宇智波特有的属性,几只宇智波斑一个个全部都是两看相厌的情况,千手柱间被后面的人推着去处理他的“天启”之间的矛盾。


    “那个……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怎么样?”千手柱间一脸的无奈与纠结,他试图阻止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混乱。


    “……好蠢。”但却换来了宇智波斑们的异口同声。


    “……”


    千手柱间感觉他可能不太好了……


    被天启们集体嫌弃什么的……


    人间惨案(bu)


    但,或许千手柱间终于捡回了他那神奇的安抚技巧,宇智波斑们虽然处于相看两厌的情况,但还是不满的排排坐开始吃果果了。


    “没什么好说的,这个世界真……糟糕。”火影斑率先开口道,“我和柱……我的柱间才没有这么多的糟心事儿,我的木叶也比你们的木叶好太多了。”


    说起木叶和柱间,火影斑的语气中充斥着自豪。


    “哼,别说大话啊,我觉得我和柱间的村子会比你的还要好呢。”双目被束缚的病弱斑不甘示弱的开口道,因为气恼而孩子气的嘟起了小嘴,气鼓鼓的腮帮子却很快就被族长斑给戳了下去。


    “大庭广众之下别噘嘴!泉奈没教你怎么在外人面前维持宇智波族长的尊严吗?”


    “……忘……忘记了……”病弱斑委屈的想要重新嘟嘴,但很快就在几只宇智波斑那火辣的视线下正了脸上的表情。


    “泉奈的叮嘱怎么可以忘记?”


    “我已经被强制压着五个月没见外人了!而且柱间那个混蛋……煎药还不放糖!”病弱斑说起来就气,原本惨白的脸蛋也因为激动的情绪而染上了一层薄红,“我是失明又不是残疾了,凭什么不让我出门?”


    “你怎么会让柱间发现这件事?”族长斑皱着眉头问道,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而且你的眼睛……还能恢复吗?”


    “恢复什么?要我说,干脆给泉奈换上不就好了?”病弱斑很想冲族长斑翻一个充满技术含量的白眼,奈何被纱布遮挡住,完全没让人看出来。


    “的确……不过得在泉奈不知情的情况下才可以进行。”看上去最阴沉的斑斑玩味的摸索着自己的下巴,被拨开丝缕发丝而露出的洁白肌肤似乎蕴含着神秘的力量,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力。


    一提起泉奈,宇智波斑们之间的硝烟仿佛也淡了下来,开始认认真真的进行沟通了。


    “柱间的肉,可以医治写轮眼。”四战斑虽然很不满其余宇智波斑那堪称变态的“炫奈模式”,但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的眼睛失明并且再也恢复不了……不管怎么样泉奈也一定会逮着机会就给自己换眼。


    比如说当初被泉奈一碗迷药迷倒然后强行拖进手术室的自己。


    “柱间的肉……还有这种功效?”


    瞬间,三双万花筒就亮了。


    四战斑第一次与千手柱间感同身受。


    压力好大……


    “不过一定要是肉吗?其他的可不可以?”病弱斑犹豫了片刻,突然问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东西,“如果是肉的话,我得和柱……我的柱间解释理由,我担心他和泉奈会胡思乱想。”


    “其他的什么?”族长斑一脸茫然,眨巴着眼睛想要解释。


    披头散发,连脸都不肯露的万人迷斑无奈,一把拽过族长斑的衣领,悄声为这个纯洁的宛如一张白纸的自己解释:“他说的……”


    “怎么……怎么可能?!”族长斑在刚开始的愣神之后,瞬间就从脖子红到了头顶,一脸呆滞的试图辩解,但却不明的舌头打结,“我和和和柱间……我我我我们……”


    看上去就像是初出茅庐的青涩小伙,完全没有宇智波斑该有的霸气。


    在背景内一片小年轻不明所以的疑惑下,某些“身经百战”的老人瞬间就依靠千手柱间之前的描述,从族长斑的脸色之中猜到了某种真相。


    霎那间……惊呆了不少人的下巴。


    顺带着,稍微同情一下身心都收到了严重伤害的五代目火影。


    #扒一扒宇智波斑与忍界之神之间的关系#


    #扒一扒曾经的那些修罗场#


    #爷爷!你怎么没告诉我,原来你居然和宇智波斑有过一腿?!你对得起奶奶吗?!#


    #不对!非要说的话漩涡水户才算是三啊!#


    在这个万籁俱静的时刻,突然,一声轻柔而又温和的女声响起,清脆的脚步声也在这个时候传来,踏着人们的心跳声缓缓走来。


    “看样子……并非是我一个人来到此世呢……”深紫色的十二单一层层的由深变浅,厚重的衣摆遮掩住了小巧的足尖,精细的金丝在服饰上绣出了一层层的美丽花纹,过长的长发被柔和的理顺并且不耐其烦的挽起了一个繁复而又过于精致的发髻。


    美艳稚嫩的少女怀中抱着一个正在紧张的抱着抱着脑袋,不住的抖着自己头顶上两只猫耳的幼童,笑的仿佛是从大院内走出的贵族一般。


    如果那张脸不是和那团聚在一起的宇智波斑一样的话,或许谁都能说一句美颜盛世了吧?


    如果那位少女长的不是和宇智波斑一模一样的话。


    众人:刺……刺激……


    这四战真特么的刺激……


    刺激的心脏病都要犯了。


    没看到木叶被秽土出来的四位火影,除了四代目之外,其余三位都重组了好几次吗?


    并且,以三代目格外的多。


    “你们好。”贵族斑轻轻的将怀中的孩子放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浅笑道,“好了,不要紧张了,我不是说了吗?我们都是同一个人啊。”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宇智波斑姬,宇智波族长,世袭正一品贵族。”


    “并且,我还是天皇的直系后裔,名正,言顺。”


    姬,这个尾坠不是谁都可以用的,尤其在贵族之中。


    公认的,只有手握实权或者说极为受宠的贵族少女才能够使用。


    单是宇智波斑这个名字,就知道她绝对是前者。


    官大一级都能压死人,更何况这身份……


    不仅仅是大一级了啊喂!


    还给不给忍界的其他人活路了?!


    好好的贵族来凑什么热闹哦?(手动再见)

评论

热度(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