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雨·夜雨寄北

卡里哟:

有私设,假定宇智波在南贺川的北面,千手在南贺川的南面


奈奈很别(ao)扭(jiao),给扉间聚聚写了封没署名的信,


结果扉间聚聚没收到,柱间收到了,


柱间以为是斑斑写给他的,虽然不太像斑的语气但他太高兴了没在意,提笔就回了一封,结果。。。。。。


夜雨寄南


——————————————————————


已经三天了,泉奈寄出去的信一点回音也没有。他还特地留意千手族地的动静,也没发现什么异样。


这次泉奈一直站在屋前的树下,打算等到天黑再回去。明天就是交战的日子了,再等不来回信,大概就真的没有了。


泉奈正晃神,忽然觉得有凉丝丝的东西落在脸上。他抬起头来看,有水珠一滴接着一滴不停地落在他的脸上、发上。又下雨了。


泉奈遗憾地摇摇头,正打算回屋,远处一声鹰鸣激得泉奈一个哆嗦。只见那鹰全然不似往日的威风,毛发凌乱羽毛残缺,隐约还有些血迹。泉奈只道是交战在即守卫森严路途艰险了些,并不作他想。


他颇为忐忑地取出信来,在桌子上小心的铺开。


[哈哈哈,好久不见,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幽默?咱们之间写信,还用得着这么拘束,难道真是多年不见的缘故?


其实也没有很多年啦,不过是七年又六个月零三天罢了。我近况很好,吃嘛嘛香。不过斑你不是没几天就可以在战场上见到我了吗?咱们到时候再大干一场!]


“彭”泉奈一拳砸在桌子上,当即就想把信丢进火里。但他最后还是坐下来继续看。这信来得太不容易了,何况说不定是个窥探敌人消息的好机会。


[斑你说你写这信的时候正在下雨?那真是巧了,我看我写完这信寄过去的时候,八成也会下雨。我想,这大概就是上天给我的启示吧,我们两个,注定是有缘的。


说到那个雨夜,我总是不能忘怀。我记得这是咱们唯一一次在外面过夜,也是唯一一次两个人单独待了那么久。当时咱们为了躲避弟弟们的跟踪,绕偏了路,又遇到那么大的雨,被困在山洞中,一晚上都只能比赛拔洞里的狗尾巴草,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靠在一起睡着的。那时候真好啊。不过斑你一直是那么温柔,我倒期望着能一起经历更多,并不愿时光就在那一刻停留。


当我们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我急匆匆地赶回族地,撞见黑着脸的扉间,不知为什么他竟没有追究我夜不归宿,也没有向父亲报告。后来你说你也没被泉奈追究,我直到现在都觉得,是不是我那时花光了所有运气,以致现在不得不和你刀剑相向。


说真的,看到你那封信我真是非常高兴。因为我早就厌倦了这样的战争。斑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时常谈论的理想吗?世界和平,建一个大大的村子,把弟弟们放在里面保护起来,再也不会有无辜的人牺牲。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计划这件事,现在我说,我找到这样的方法了。不需要谁屈服,我们,千手和宇智波结盟,忍界将再不会有我们的对手。到时候我们就建村,然后吸纳更多的忍族进来,大家就一直生活在一起。


哦对了,还有关于你说的“六道仙人”,我已经问过扉间了。他说千手一族关于这个传说中的人物的所有记载也不多,大致就和你信中写的几句话是一个意思。不过我觉得,千手和宇智波一直是忍界最强的两大忍族,就像里面说的“互斥二力”那样,应该是相辅相成相伴而生的,只要我们能齐心协力,就能合为一体彼此心意相通。


嘿嘿,其实斑你不用这样说我也会相信你的,咱们不是挚友吗?战争很快会过去的,只要和平了,之前传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传说流言就总会过去的。我从不觉得宇智波一族恶的一族,像斑这么温柔,还有你们因为痛失至亲的悲伤和保护至亲的勇气所从眼睛获得的力量,我从不觉得那是邪恶的象征。


其实想要像千手一族一样变成爱的一族,有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嘿嘿嘿,那就是直接和千手联姻吧,斑,一起成为爱的一族~


可是斑,我不记得我们曾经一起吃过烤鱼啊?不过没关系,以后在一起的机会多得是,时间还长着呢~]


“哼!什么玩意啊!”泉奈终于憋着一肚子气看完了信,转手就把这信丢进了火炉。


“早知道就写清楚一点了。”泉奈嘟囔着,甩了甩小辫子,抽得墙上的灯影晃了几晃。


此时的泉奈还不知道,他和扉间,再也没有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的那天了。


当他再次回到这间屋子的时候,已经是重伤在身,决意要把自己的眼睛献给哥哥了。


————————————END————————————



评论

热度(45)

  1. 💔卡里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