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雨·夜雨祭故人(番外)

卡里哟:

夜雨这个就是小短篇,最多加上这个简短的番外,其他真没有了OTZ


有私设,假定宇智波在南贺川的北面,千手在南贺川的南面


奈奈很别(ao)扭(jiao),给扉间聚聚写了封没署名的信,


结果扉间聚聚没收到,柱间收到了,


柱间以为是斑斑写给他的,虽然不太像斑的语气但他太高兴了没在意,提笔就回了一封,结果。。。。。。


就是这个的番外。。。


不知道你想的是啥样的,反正写成这样了OTZ @尘


夜雨寄南    夜雨寄北


——————————————————————————


终结之谷的那场对决即将结束的时候,下了场很大的雨,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河里、水洼里,溅起一朵朵水花。细密的雨不间断地织成密密的雨幕,从傍晚到午夜。


千手柱间半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雨,一阵悲凉。从出生到现在的时光里,不知有多少个这样的雨夜,而他如今仍念念不忘的只有那一个。


说好的来日再一起听雨秉烛夜谈,说好的来日联姻两族合为一体,说好的尝试下野炊吃吃烤鱼。明明时间还长着呢,美好的未来却已经戛然而止。竟不知究竟是走错了哪一步,才落得这样的结局。


明明死去的不是他,他却感到生命的活力再逐渐离他远去;明明非常坚信自己是正确的,他却感到内心的动摇撕扯着他让他喘不过气来;明明一切已经无可挽回,他却感到脑中萌生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今天是个雨夜啊。


柱间不知道他丢弃了什么,让他如此失魂落魄。他想起,斑的尸体还躺在外面,躺在雨里。雨好像落进了他的心里。


于是他爬起来,披上一件斗篷,不管是不是还在养伤,就径直扎进了雨里。


“与斑最后一个一起度过的雨夜,可不能错过了。”


但柱间没有找到斑,哪也没有。倒是他很意外的,在木叶正准备兴建慰灵碑的空地前,看见了扉间。


扉间盘腿坐在那片空地前,没戴头盔,没穿盔甲,只穿着那身被雨水冲刷得更加紧身的黑色紧身衣。他一头乱炸的白色短发,此时非常服帖地耷拉着,不断有雨滴顺着他的发梢流到脸上,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扉间,你。。。”你在干什么呢?


“斑被我挪到实验室去了,这雨要下一整夜呢。”扉间说着,端起手边的酒杯喝了一口。


柱间这才发现,扉间不是单纯地坐着,他的身边摆着酒壶,还多出一只酒杯,一盘烤鱼,还有,一封信。


“扉间,你想要祭奠朋友的话,等慰灵碑建起来也不迟啊。”柱间觉得这样的扉间很不对劲,自己的弟弟一向理性内敛,很少做出格的事。要是真有这么重要的朋友,怎么自己从没听他说起过?


“过了今天,就没诚意了,难得是个雨夜。”扉间当然知道这里没他要祭的人,慰灵碑就算建起来了,也不可能刻上那个人的名字。


柱间直觉有哪里不对。他走过去拿起那封信,信在雨里淋了那么久,字迹却一点没花。柱间看了看扉间,见他并没有反对,就展开信看了起来。


信的内容柱间很熟悉,那是千手和宇智波最后一次交战前斑写给他的,或者说,是他以为斑写给他的。当上火影后,他一直把这封信好好保存在火影办公室里。现在他并不在火影室办公了,就让扉间把东西整理一下给他送来,这封信才再次被翻了出来。


“对不起。。。。”柱间张了张嘴,只挤出这样苍白无力的话。他从不知,他那样滔滔不绝的人,也有词穷的一天。


“这不是谁的错。”扉间拿起一串早已凉透的烤鱼咬了一口,抬起头来看着天空感叹道,“再也吃不到那样好吃的烤鱼了啊。”


扉间就这样一直扬着脸,也不怕被落下的雨水呛到,但柱间分明看到,有温热的液体从扉间水迹纵横的脸上划过。


那一刻,柱间终于知道他丢弃的是什么了。那是他儿时的理想,是上天赐给他的半身,连同荒唐可笑的他自己,一起埋葬了。


————————————END——————————

评论

热度(46)

  1. 💔卡里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