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事无常 11

柒月初七:

当病重垂死的柱帝,在病床边发现了一只斑爷
一句话概括全文:再靠谱的BOSS也挡不住一个坑爹的队友

CP柱斑,背景板修因扉泉,镜单恋扉间预警
防雷必看:柱帝已婚,放心,他和水户肯定会离的,跟斑爷正式说开前绝壁恢复单身

———————————————————————————————

然而漩涡水户不想刷存在感,不代表别人不会帮她刷存在感。

例如面对宇智波斑就可以坑掉其他所有人的千手柱间。

其实宇智波斑一开始还真没想起来九尾,虽说这是他的通灵兽,但实际也只是被他拽着去跟千手柱间打架的可用工具,而且在他本人看来,还没火焰团扇好用。倒是千手柱间,很自觉自动的跟宇智波斑交代了九尾的下落,以免后者什么时候想起自己的通灵兽,却召唤不出来。

宇智波斑一听九尾被漩涡水户封印了,左眼微微眯起,不太爽的情绪油然而生。

对此,千手柱间也不知道是哪根筋儿不对头,居然颠颠的跑去找了漩涡水户,不一会儿就带回来一只被强制缩小了身形、变成家猫大小的橙皮九尾小狐狸。

被千手柱间硬生生抽出一部分查克拉变成迷你形态、又塞给了宇智波斑的九喇嘛,整只狐狸都是崩溃的,这到底还能不能好了!就让它平平静静的待在自家人柱力体内,难道就有那么难吗!简直是欺兽太甚!

宇智波斑对此:“……你拿这个给我做什么?”

千手柱间瞅着九喇嘛生无可恋的表情,认真道:“冬天了,抱着暖手吧。”

宇智波斑:“……”

九喇嘛:“……”它不是暖手狐啊混蛋!

宇智波斑决定不跟千手柱间计较他越来越奇葩的脑回路,转而道:“死白毛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千手柱间眨眨眼:“按照预定的行程,应该就这两天。”内心却有点抱歉的想着扉间最好能晚点回来,好多给他些时间,能够和斑多相处,看事情能不能有所转机。虽然早就做了不行就跟着斑一起走,死缠烂打的黏着他捣乱的打算,可就这么把木叶甩手扔给扉间,好像也是有点对不住弟弟。

日常坑自家弟弟成习惯的千手柱间,难得一见的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那么一丝丝的愧疚。

宇智波斑烦躁,千手扉间真的是什么时候都让人厌恶!

千手柱间歪着脑袋,安抚道:“反正你的轮回眼都还没开出来,有什么可着急?”

他拿来搪塞黑绝的借口就是轮回眼没开出来,现在想要做前期准备也没意义,可是,千手柱间居然这么准确的掐中了要点……宇智波斑扬眉,道:“你猜到了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就算想做什么,也不会以现在的状态去做。”千手柱间不知道宇智波斑具体想做什么,可他了解这个人,“尤其,你和我打了终结之谷那么一场,目的除了死遁,应该还是为了得到我的细胞。那么我猜,轮回眼对你来说肯定是必要的。”

“你还没蠢到家。”宇智波斑就算说着赞许的话,也像是在找茬。

“所以斑,你需要轮回眼是打算做什么?应该不仅仅是为了得到更强的力量吧。”千手柱间问的直截了当。

宇智波斑回答的也同样痛快:“想要通灵外道魔像,轮回眼必不可少。”

“啥?!”

千手柱间还没把那句“外道魔像是什么”给问出声,就见老老实实窝宇智波斑怀里装死的九喇嘛猛地抬起头,发出一声惊叹,大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他便道:“九尾,你知道什么吗?”

“宇智波斑,你通灵外道魔像想干嘛?”九喇嘛这会儿也顾不上自己的装死策略了,外道魔像这个词一出,它就知道它的霉运还没到头,这可不仅仅是兽身自由的问题了,根本就是性命攸关啊!

眼见九喇嘛的反应,宇智波斑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丝异样感,但很快被他压下:“看来,你的确是知道些什么。”

九喇嘛眼前一黑:“你还真要复活十尾?!”

“十尾是什么?我记得尾兽只有九只?”千手柱间茫然,他还真没听过什么十尾,哪儿来的?

宇智波斑提溜着九喇嘛在千手柱间面前晃悠了两下,道:“九只尾兽就是由十尾分裂而来的,外道魔像就是十尾的躯壳。”

千手柱间懂了:“所以你要通灵外道魔像,然后集齐九只尾兽,这样就能复活十尾了?”紧跟着他大松口气,“幸亏之前五影会谈,我把尾兽们都分了!”

宇智波斑提起这个就脸黑,狠狠踹了千手柱间,道:“我们那时候四处找线索抓尾兽也不容易,你个白痴居然趁我不在就这么分了!”

千手柱间十分委屈,道:“我那时候也不知道你要用它们啊!”虽然知道了也肯定不会留给斑就是了,那什么十尾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宇智波斑:“呵。”以为他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吗!

眼见着这两个即将上演新的全武行,九喇嘛在宇智波斑手上拼命挣扎:“你们等等!等等!我有话说!”

宇智波斑把九喇嘛随手一扔,双手环胸,道:“说。”

“你不能这么做!”九喇嘛九条大尾巴上的毛毛全都炸了起来,壮着胆子对宇智波斑道,“羽衣对我们提到过,十尾复活会对人类造成无法换回的巨大灾难!”

“羽衣?”千手柱间脸色有点诡异,他想到了以前那个偶尔会跟宇智波联合起来对付他们家的家族,“羽衣一族?”

九喇嘛:“……啊呸!我指的是大筒木羽衣!也就是六道老头!”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对视一眼,传闻尾兽们就是由六道仙人所创造的,九尾的话,可信度还是有的。千手柱间便追问:“你说的无法挽回的巨大灾难是指什么?”

九喇嘛咳了一声:“……我记不太清了,就还提到了封印什么什么的……”瞥见宇智波斑左眼已经眨出了万花筒,它条件反射的躲到千手柱间身后,“千年前的事了!我能记住一些就不错了好吗!”

“那斑你复活十尾是想干什么?”

“施展无限月读的幻术。”宇智波斑索性把月之眼计划全盘托出,反正他迟早也要跟柱间说个明白。

千手柱间一言难尽的看着宇智波斑,半晌没说出话来,斑对现实究竟是有多么绝望,才会把一切都寄希望于幻术?这一时片刻,他竟无言以对。

九喇嘛却炸毛了第二次,它道:“不可能!这才不会是六道老头留下的达成世界和平的方法!”

宇智波斑却固执己见:“证据呢?”

“六道老头要真这么想,当年就不会舍弃因陀罗而选择阿修罗了!”九喇嘛道,“这肯定有哪里不对!”

没等千手柱间追问因陀罗和阿修罗是什么人,就见有人竟然匆匆直接翻墙闯进了庭院内,冲他急切道:“火影大人!出大事了!云隐的金银角兄弟掀起政变,在结盟仪式上击杀了二代雷影、重伤了扉间大人,之后连同精锐部队出动追杀扉间大人!”

“你说什么?!”千手柱间骤然变了脸色。

评论

热度(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