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事无常 12

柒月初七:

当病重垂死的柱帝,在病床边发现了一只斑爷
一句话概括全文:再靠谱的BOSS也挡不住一个坑爹的队友

CP柱斑,背景板修因扉泉,镜单恋扉间预警
防雷必看:柱帝已婚,放心,他和水户肯定会离的,跟斑爷正式说开前绝壁恢复单身

———————————————————————————————

“具体情况之后再说,你马上去召集村内上忍,再点上两名医疗忍者,我亲自带队去接应扉间。斑,暂时拜托你照看一下木叶。”事态紧急,千手柱间顾不上考虑其他,匆匆吩咐后立刻便要出发。

宇智波斑瞅见来人那一脸懵逼的神情,不由嗤笑:“柱间,我来照看木叶,才会叫人更不安吧。”

千手柱间眉头紧皱,扉间出事,他亲自去救才会安心,他和扉间都不在木叶,也只有斑才能让他放心。“那些人怎么想我没工夫管,斑,你在木叶我才能放心离开。”

是的,这个男人给予的信任,永远都是这样简单直接。宇智波斑拦下了千手柱间,道:“我们换一下,你留守木叶,我带人去接应。”

一听他这么说,千手柱间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应了:“也行,那就拜托斑你了。”

来人更加懵逼了,完全不懂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火影大人,您还记得宇智波斑的亲弟弟就是被扉间大人杀掉的吗!您真的放心让宇智波斑带人去接应扉间大人吗!您确定宇智波斑不会动什么手脚吗!

千手柱间当然放心,而且是真的放心,他和宇智波斑都太了解彼此了。所以宇智波斑很清楚,千手扉间对千手柱间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失去了千手扉间,千手柱间又会是多么的痛苦。

毕竟宇智波斑也有疼爱的弟弟,毕竟宇智波泉奈和千手扉间的恩怨纠缠之深,从来不比他们的兄长逊色。

所以宇智波斑一定会尽全力去营救千手扉间。

在一路逃亡抵达汤之国的时候,千手扉间和火影班六人,几乎是精疲力竭。千手扉间本就身受重伤,虽然服过药暂时遏制了伤势,但终究伤了元气,无法带着徒弟们用飞雷神之术长距离转移。

千手扉间知道他们距离火之国国境已经很近,可金银角兄弟及其精锐部队却仍是穷追不舍。

已入绝境。

千手扉间很冷静,能够留给他们休整的间隙不多,他一一打量过自己的六个徒弟,他们还很年轻,理应拥有更长远更美好的未来。他倾尽心力的教导了他们这么多年,绝不是想要他们早早就陨落在此的。

他们是未来,木叶的未来。

千手扉间没有半分犹豫就下了决定,直接道:“你们先走,我去引开追击部队。”

“老师!”猿飞日斩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便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千手扉间,果断道,“老师,就算需要有人来当诱饵,也不该是你。让我来吧,拖住追击部队,我还是有信心的。”

“不必说了。”千手扉间对猿飞日斩直白的反应有些欣慰,却没有改变决定的想法,“他们想杀的是我,你们还不够分量。”

这是个大实话。金银角兄弟带着人一路从雷之国追到汤之国,眼见就要到达火之国边境,这么一路追杀下来,他们想除掉的人,一直都是千手扉间。

火影班六人虽然在年轻一代里颇为出色,但毕竟还太过稚嫩,不至于让对方这样费时费力非杀不可。再说的直接一点,他们六个人里,除了宇智波镜的写轮眼,没有其他具有重要价值的东西。而单纯为了一双三勾玉写轮眼,尚且不至于如此。

空气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沉寂。

“木叶来接应的人也应该快到了,你们要平安回去。”千手扉间难得一见的对自己的徒弟们露出了一丝微笑,带着些许宠溺的味道,那笑容转瞬即逝,很快便重新恢复成他平日里严肃冷静的神态,“好了,快走吧!”

六人沉默的迈开脚步,全力往火之国方向移动。

千手扉间目送他们远去,才直起身,往另一边去了。他此时心情很放松,没有多少压力,徒弟们送走了,木叶还有兄长在,斑的问题他相信兄长能解决,于是,他再没有任何可担心的事了。

死亡从来不值得畏惧,从六岁拿起刀踏上战场开始,他便做好了赴死的心理准备,如今不过是真正面对罢了。

如果能活下去,他当然会竭尽全力;如果不能,那也没什么,在黄泉他应该可以见到那个久别的人了吧?

握紧了手中的苦无,千手扉间石榴红的眼中泛起了些许柔情。

火影班六人里,没有一个感知型忍者,没有人知道他们离开之后,独自去引开追击部队的千手扉间情形到底如何。他们彼此之间,也没有一句话的交谈,不敢说话,也不敢猜测,他们脑袋几乎一片的空白在往前方飞奔。

千手扉间从来不算是一个温柔可亲的老师。

他对自己要求严格,对他们的要求就更严格,从来没有半分讨价还价的余地。不仅如此,他还总拿自己徒弟们当免费的帮工使唤,天知道他们在火影楼打杂过多少次,累个半死不说连个劳务费都没有!

他们暗地里,谁没有吐槽过自家老师简直可怕的要命,还感慨过为什么是亲兄弟,老师和火影大人的性格半点不像?还是温和好说话的火影大人更好相处呀。

可纵使千手扉间有再多不好,从木叶五年到如今,整整七年了。这七年里,他们一直跟随在千手扉间身边,接受他的教导指点,哪怕是千手本族,也再没有人能让千手扉间耗费这样的精力与心力。

千手扉间说过会对他们一视同仁,他没有食言;也说过会对他们倾尽全力培养,他也没有食言。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千手扉间会就这么突兀的离开。

他们怎么可能想不到呢,受了那么重的伤,又不曾得到仔细的治疗,作为诱饵引开追击部队的千手扉间,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他让他们离开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自己能活下去,所以才会叮嘱他们,要平安回去。

千手扉间会死。

六人心里都蒙上了厚厚的阴霾。

身侧之人的脚步落下了就没有再迈开,猿飞日斩在半空中回转过身,惊诧的看向后方停驻下来的宇智波镜:“镜?你做什么?!”

“你们先走,我要回去帮老师。”

“你疯了?!老师不惜自己牺牲,也要让我们离开,你这是想白费老师的心意吗?!”转寝小春厉声呵斥,“这不是冲动的时候!”

“我没有冲动。”宇智波镜抬起了脸,那双三勾玉写轮眼变成了一种全新又陌生的纹路,“我不会给老师拖后腿的。”

“万花筒写轮眼?”秋道取风喃喃道,“你什么时候……”

“至少拖延时间我做得到。”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火影大人那么幸运。人死如灯灭,宇智波镜此刻什么其他的念头也不曾有,只是不愿意千手扉间死,“我走了,你们快点去寻接应部队!”

五人眼睁睁看着宇智波镜反身离去,面面相觑了一秒钟,只能重新迈开脚步往火之国方向移动。

评论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