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事无常 13

柒月初七:

当病重垂死的柱帝,在病床边发现了一只斑爷
一句话概括全文:再靠谱的BOSS也挡不住一个坑爹的队友

CP柱斑,背景板修因扉泉,镜单恋扉间预警
防雷必看:柱帝已婚,放心,他和水户肯定会离的,跟斑爷正式说开前绝壁恢复单身

———————————————————————————————

千手扉间力竭之时,从没想过会看见自己的徒弟,开着浅绿色的须佐挡在他身前。

那一刹那,他脑海里冒出了两个念头。第一个,是镜这家伙居然敢不听他的命令,擅自回转过来救他。第二个,是镜到底什么时候开的万花筒,他竟然完全不知道?

如果说,一双普通的三勾玉写轮眼,还不至于让金银角兄弟下死力气,那么,在宇智波本族看来都十分珍贵的万花筒写轮眼呢?

几乎是在看见那危险又美丽的双眼时,金银角兄弟就下了杀人夺眼的决定。

宇智波镜将千手扉间纳入须佐铠甲的保护范围内,千手扉间之前把追击部队的人解决了七七八八,只剩下金银角兄弟二人。但这两个人,也同样是最难对付的。面对他们尾兽化的庞大躯体,宇智波镜并不打算和他们硬碰硬,毕竟那一路的逃跑耗费了太多精力,又是才开的万花筒,很多能力他自己都掌握不好。坑了自己倒没什么,万一把老师一起坑了,那他才是哭都没处哭。

须佐能乎攻防兼备,他只要拖延时间就行。

“一直使用须佐对你的眼睛负担太大,没有必要。”千手扉间稍稍缓了过来,就对宇智波镜道,“要等援军也可以换个方式。”

宇智波镜却摇头,道:“老师,不要紧的,我自己有分寸。”

才刚刚开的万花筒,用的过度了也无所谓,不会立刻出现失明的状况。比起担心他的写轮眼,老师这会儿失血到唇色都惨白的状态才更令人忧心,也不知道接应的人手什么时候才到。

宇智波镜心下焦急,面上却不显,一边与金银角兄弟对战,一边还抽空道:“我的万花筒,是上次出任务的时候开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就没有告诉老师。”他并没有说真话,也不觉得千手扉间有必要知道事实,很多时候,秘密就该是秘密。

千手扉间并非那种事无巨细都要弄个一清二楚的控制狂,亦无意于打探自己徒弟的隐私,更何况万花筒这样的力量本就不需要张扬到人尽皆知。得到了这样的解释,他对宇智波镜微微点头,就算是略过了万花筒这件事。

金银角兄弟既然被称之为“云中的两道光芒”,自然也有其独到之处,两人是亲兄弟心有灵犀,以尾兽化的形态围攻淡绿色的须佐巨人,就算面对万花筒写轮眼强大的瞳力,一时也不曾落在下风。

换成持久战那就不好说了。

金银角兄弟自然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毕竟这里已经非常靠近火之国国境,木叶的增援部队随时有可能出现,谁知道千手柱间会不会亲自来救他弟弟。他们是狂妄,但不是没脑子,对被世人尊称为忍者之神的千手柱间,还是颇为忌惮,若不是听闻他病重至今未曾痊愈,宇智波斑又死而复活,想必他也忙于应付老对手,他们也不会一心一意想杀千手扉间。

可他们万万没料到,木叶来的人不是千手柱间,反而是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握着那招摇的火焰团扇出现的时候,宇智波镜有点傻眼:“斑大人?!”

“行了,收起须佐到一边待着去。”宇智波斑冲自家后辈摆摆手,又眼带不屑的上下打量了一圈千手扉间,“死白毛,还活着呢?”

千手扉间一脸被噎住的神情:“……怎么是你?”

“柱间不好随便离开木叶,当然只能是我来了。”宇智波斑活动着手腕,“你们都躲远些,不然被波及到,我可不管你们死活。”

千手扉间一言不发拽着徒弟就往外跑,宇智波斑打起架来从来不顾及其他人,这一点他可是深有体会。

在宇智波斑动手收拾金银角兄弟的时候,其他接应人员也终于赶到,两名医疗忍者第一时间就扶过千手扉间进行治疗。彻底放下心来,千手扉间紧绷了多日的神经一松,人瞬间陷入了昏迷。

宇智波斑收拾金银角兄弟没花费多少时间,即使失去了一只写轮眼,他和金银角兄弟也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木叶接应人员望向宇智波斑的眼神充满着敬畏,所谓的忍界巅峰,莫过于此。

候在一边,等着医疗忍者们为千手扉间治疗完毕,宇智波斑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了宇智波镜身上。对方独自折回营救千手扉间,为他们争取了一段极为重要的时间,不然就算是宇智波斑再强,迟上一步,也不可能救回已经死掉的人。

于千手扉间而言,宇智波镜这才是救命之恩。

宇智波斑打量了一会儿宇智波镜,又嫌弃的瞥了一眼千手扉间,十分想不明白,这死白毛到底有哪里吸引宇智波的地方?

泉奈不够还搭上一个镜。

他们宇智波的审美取向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宇智波斑周身的气压愈发低,医疗忍者们不由自主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手上速度加快,争取早点做完治疗,早点带着扉间大人启程回木叶,和宇智波斑待在一个队伍里行动,实在是心理压力太大,他们有点扛不住。

一行人圆满完成任务迅速返回木叶,村门口是得到消息等候在此的千手柱间,亲眼见自家弟弟全须全尾的回来了,火影班六人也没出事,千手柱间悬着心终于是放了下来。热情的给了千手扉间一个大力拥抱,千手柱间犹自不怎么放心的亲自动手给人检查。

“阿尼酱,我没事。”千手扉间安抚的拍了拍自家兄长的肩膀。

“你吓死我了,扉间!”千手柱间一边认认真真检查一边碎碎念,“你不是一直都很谨慎的吗?这次怎么这么大意,我收到消息的时候急了个半死你知道吗?!”

“然后你就让宇智波斑来救我。”千手扉间还是没忍住就这件事对他哥翻了个白眼,“真是谢谢你啊,阿尼酱。”

宇智波斑冷笑道:“你以为我很想来救你?”

“我知道你不想。”千手扉间针锋相对的顶了回去。

眼见着宇智波斑有结印放火烧了千手扉间的趋势,千手柱间不得不拦在两人中间:“斑、扉间,我们有什么还是进去说吧?”别在木叶大门口干架呀!

宇智波斑冷哼一声,倒是没拆千手柱间的台,三人维持着难得的和平,一起去了千手柱间家。

确定了弟弟确实没什么大碍,千手柱间便开始询问这次云隐政变的经过,千手扉间简短的把事情交代了一遍,末了说道:“对了阿尼酱,云隐这次的事给我提了个醒,我有个设想,在木叶建立一个新的编制怎么样?”

千手柱间:“……”扉间,你一路死里逃生居然还在惦记着工作吗!

评论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