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事无常 17

柒月初七:

当病重垂死的柱帝,在病床边发现了一只斑爷
一句话概括全文:再靠谱的BOSS也挡不住一个坑爹的队友

CP柱斑,背景板修因扉泉,镜单恋扉间预警
防雷必看:柱帝已婚,放心,他和水户肯定会离的,跟斑爷正式说开前绝壁恢复单身

———————————————————————————————

大筒木羽衣察觉到那两个不省心的儿子的查克拉在召唤他的时候,正在黄泉和自家弟弟一起喝茶。大筒木羽衣与大筒木羽村的关系之好,完全不逊色于当年尚未决裂的大筒木因陀罗和大筒木阿修罗,更兼之有大筒木辉夜那么一个母亲,要更加亲密了几分。

两人先后离世,来到黄泉之后,因放不下大筒木辉夜的封印,都不曾进入轮回,一直在黄泉遥遥注视着现世。他们看的最多的,当然还是大筒木因陀罗和大筒木阿修罗的查克拉转生者们。大筒木羽衣膝下二子死后,灵魂来到黄泉长眠不醒,意识却随着查克拉代代转生,遵循他们生前立下的誓言,除非有一人肯低头认输,否则他们的转生永不结束。

这是大筒木因陀罗和大筒木阿修罗之间的羁绊,大筒木羽衣从不插手,或许在他当初的决定造成了他们兄弟反目的那一刻起,他也没有了任何插手的资格余地。

可大筒木羽衣没想到时隔千年,还会感受到这两股熟悉至极的查克拉,在呼唤着他。

这真的是太久违太久违了。大筒木羽衣微微闭上眼,恍然间回忆起了当初,面对他的决定,长子难以置信的目光、毅然决然一去不返的背影,这么多年过去,他才真正明白,他当年确实是伤了那孩子的心。

他从来不是一个好父亲,实际上,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做一个合格的父亲。无论是因陀罗还是阿修罗,他都愧对了。

“兄长?”察觉到对方神色间的变化,大筒木羽村疑惑的放下茶盏,“怎么了?”

“因陀罗和阿修罗这一代的转生者们,在呼唤我。”大筒木羽衣淡紫色的轮回眼仿佛能从黄泉望见现世,他直起身,“我得去看看。”

“竟然有转生者能够发现因陀罗和阿修罗的查克拉。”大筒木羽村言语间带上了一丝欣赏。

大筒木羽衣微微颔首,道:“那我去一趟,马上就回来。”

大筒木羽村目送兄长的身影消散在这座庭院内,眨眼的时间,大筒木羽衣便追寻着那两股查克拉出现在了现世。

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比起之前的任何一代转生者,都在外貌气质上更加肖似大筒木因陀罗和大筒木阿修罗,叫大筒木羽衣一见之下就升起了几分好感,他开口道:“你们呼唤我所为何事?”

竟然真的把死去的六道仙人从黄泉里呼唤出来了!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都难掩那一份惊讶,千手扉间更是充满了研究欲的盯着大筒木羽衣看,唯独九喇嘛很是淡定,还主动打了个招呼,道:“六道老头,好久不见了。”

“是九喇嘛你指导他们呼唤我的?”大筒木羽衣很快想明白其中关键,“到底有何事?”

九喇嘛直接道:“宇智波斑想复活十尾施展无限月读,还说这是你留给他们宇智波的石碑上写的达成世界和平的方法。我觉得这哪里不对,就干脆把你叫出来问问了。”

大筒木羽衣:“……”这是哪个混蛋在陷害他!

“我是给因陀罗的后代留了块石碑,但绝对没有写过任何关于无限月读的信息!”大筒木羽衣在懵逼过后,迅速反应过来,对宇智波斑苦口婆心道,“你家那石碑肯定是被人篡改过,无限月读是解除我母亲封印的术式!”

宇智波斑:“……”事到如今,他竟然只觉得果然如此,居然都不怎么生气了!瞅了一眼身边的千手柱间,他叹口气,大概都是近来被柱间的胡搅蛮缠给分散了心力吧。

千手柱间见宇智波斑神情还算冷静,追问道:“解除您母亲封印的术式?”

大筒木羽衣不得不把自家的黑历史给后代们说个清楚,大筒木辉夜的存在实在是太过危险,绝对不能让对方有一丝一毫解除封印的可能性。等他口干舌燥的把事情讲明白后,就见面前的三个后代都是满脸的黑线。

千手扉间:“……”

千手柱间:“……”

宇智波斑:“……既然如此,你最初留下这块石碑,究竟是想说明什么。”

大筒木羽衣注视着宇智波斑,在那双轮回眼之下,仿佛谁也隐藏不了任何秘密,他道:“阴阳之力融合,可孕得森罗万象,你之前所做的也并无错处,轮回眼的确可以这么得到。”

千手柱间放下心来,冲宇智波斑笑道:“太好了,斑!六道仙人这么说我就放心啦!”他的喜悦是由衷而生,从头到尾,他对于宇智波斑能够获得更强大的力量都是满满的祝福。

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如千手柱间这般?宇智波斑唇角微微泛起一丝弧度,不是以往的冷笑或嗤笑,这笑意分外柔和,因而让充斥着他周身的冷漠桀骜都散去了些许。“柱间,那你就等着我把你揍扁的那天吧。”

千手柱间好脾气的笑笑,神情却充斥着自信的光彩,道:“没那么容易的,斑。”

宇智波斑自负又骄傲,强势的咄咄逼人,千手柱间温和却自信,有着包容一切的胸怀。当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站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发现他们之间,形成了一个完满的圆,其实最是互补,缺了其中一人,都叫人有了那么一丝遗憾。

千手扉间将隐瞒在心底最深处的最后那一丝郁气散去,他看着面前的两人,就好像看到了很多年前,那两个笑着在南贺川边打水漂的小少年。

命运注定他们会走到一起,他们也理应在一起,任再多的人再多的事,也扯不断这份羁绊。恩怨情仇纠缠之深,非死不能终结。

兄长和斑是这样,那么……他和泉奈呢?

千手扉间不愿再想下去,定了定神,他问大筒木羽衣:“六道仙人,欺骗斑开轮回眼施展无限月读,除了解除您母亲的封印外,还对谁有利吗?”宇智波斑差一点就被哄骗得拖全忍界一起倒霉,不找出罪魁祸首谁能放心。

大筒木羽衣摇头:“应该不会有其他的受益人。”

没其他受益人那宇智波的石碑谁改的?!总不可能是被封印的大筒木辉夜吧!宇智波斑三人都觉得这逻辑不通。

“除非,”大筒木羽衣脸色顿时古怪起来,他有些尴尬,“除非母亲在临被封印前,又给我和羽村生了个弟弟或妹妹。”

宇智波斑:“……”

千手扉间:“……”

千手柱间:“……不好意思,但是生孩子不是要男女结合后怀胎十月吗!”一位单身女性在临被封印前生了个孩子什么的,这是什么鬼?!果然还是他见识太少吗!

评论

热度(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