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事无常 01

柒月初七:

当病重垂死的柱帝,在病床边发现了一只斑爷
一句话概括全文:再靠谱的BOSS也挡不住一个坑爹的队友

CP柱斑,背景板修因扉泉,镜单恋扉间预警
防雷必看:柱帝已婚,放心,他和水户肯定会离的,跟斑爷正式说开前绝壁恢复单身

———————————————————————————————

木叶十二年。

千手柱间已经病了太久。

半年多前,他在火影楼会议室主持会议,第一次呕出鲜血的时候,有多少人会相信,他会就此一病不起,甚至到了生命垂危的地步。千手柱间之前带给众人的印象太过深刻,他拥有深不可测的实力,亦拥有与之比肩的恢复力,他正当盛年,还可以庇护木叶很久很久。

于是当他这么倒下的时候,不可抑制的惊慌几乎袭击了木叶每个人。失去了千手柱间的木叶会走向什么未来,他们此刻谁也无法肯定。

只有两个人一直都很冷静,千手扉间和漩涡水户。作为这么多年来,和千手柱间最亲近的存在,他们或许早就猜到了这样的结局。

“扉间,你来了。”刚刚关上特护病房的门,漩涡水户一回头就看见了千手扉间,他神色如常,但眉宇间有掩饰不住的疲倦,“才从火影楼过来吗?”

自从千手柱间入院以来,无论代替他肩负起火影重任的千手扉间有多么繁忙,都一定会每天抽时间来看望自家兄长。闻言他点点头,看向病房的大门,道:“阿尼酱在休息?”

“他刚醒,我是出来帮他把饭菜热一热的,怎么也要用一点才行。”漩涡水户叹了一声,柱间每日昏迷不醒的时间越来越长,整日里都在晕晕沉沉的昏睡,就像是要把过去几十年间殚精竭虑欠下的睡眠补足般。

“你去吧,我进去守着他。”

漩涡水户点点头,与千手扉间错身而过缓步往前,行至长廊尽头时,她突然顿住脚步,没有回头,只轻轻说道:“扉间,我们是不是错了?”

千手扉间转身看着她的背影。

这位自从嫁给千手柱间,便一直以沉稳大气、宠辱不惊形象示人的漩涡公主,此时此刻的腰背仍旧挺的笔直,仪容衣饰一丝不苟,她道:“我们三个,你、我、柱间,是不是都错了?”

“你是指什么?”

“这些年,我常在想,如果我没有嫁给柱间就好了。”备受木叶内尊敬的火影夫人漩涡水户如此道,“如果我当年能想的更明白些,或许现在的一切,就不是这个样子。”

“……”

“比起一个对我相敬如宾的丈夫,我还是更想要当年那个宠我纵我的兄长。”

“……都这么多年了,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千手扉间在长久的沉默后,道,“水户,别想了。”

“我没有办法不去想!”漩涡水户一直平静的语气变得激烈起来,她猛的扭过头,那双眼里满含着泪水,“看着柱间这个样子,我怎么可能不去想?!扉间,我一直不想承认,我也一直不想面对,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的!”

“失去了宇智波斑,千手柱间他竟然就活不下去!”

当这句话说出口后,漩涡水户又忽然恢复了冷静,她微仰着头眨了眨眼,不肯让泪水滑落脸颊:“我从没想过我会面临如今这一切,毕竟,我一直都相信,柱间肯定能活得比我久。”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先死的人会是他。”

漩涡水户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拐角。

千手扉间闭了闭眼,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千手柱间靠坐在床头,见他进来便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心情不错的跟自家弟弟打招呼:“扉间,你来啦!”

千手柱间的神情瞧起来和以往的任何时刻都没什么区别,乐观开朗、温和可亲,只是他脸色苍白憔悴,掩在病号服下的身体也消瘦的厉害。再强大的忍者,病重垂死时的状态,都不会有太大的出入。

千手扉间看着这样的兄长,有一刹那丧失了言语的能力。他瞬间恼恨起来,他对宇智波斑的恨意从来没有此刻这么汹涌澎湃,他恨宇智波斑生死都不放过他的兄长,但他有多恨宇智波斑,此刻也有多想念对方。

“阿尼酱,你都听见了不是吗?”即使兄长再怎么病重,还不至于连一墙之隔的对话都听不见,千手扉间问道,“你是不是真的没了宇智波斑就活不下去。”

千手柱间摩挲着手里的水杯,不一会儿他便笑着回答:“扉间,这世上从来没有谁缺了谁就活不下去。”

所以,他失去了斑,不至于让他想要轻生。

只不过,忽然觉得意兴阑珊。

千手柱间对自家弟弟抬起手,示意对方靠过来,等他的手能够挨到弟弟的脑袋时,他便揉了揉那柔软的白发,道:“我相信,扉间也是这样的。”

所以,即使失去了他,他也相信自己的弟弟会好好的活下去。

千手扉间没有像以往那样拍掉兄长揉乱自己头发的手,只是怔愣的看着对方,很久才回过神:“……板间死的时候你说过什么,阿尼酱你还记得吗?”

“哈哈,扉间你是在撒娇吗?”千手柱间笑过之后便正了神色,他的手从弟弟的头发往下移到了脸颊,轻轻捏了一下弟弟的脸,“当年的誓言我从来没有一刻忘记过。扉间,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保护你安全无虞。”

……那等你死了呢?

千手扉间嘴唇闔动,却终究没有问出口。

千手柱间却道:“对不起,扉间,我不可能满足所有人所有的心愿。”顿了顿,他自嘲,“世人现在都称呼我为忍者之神,可是扉间,我毕竟不是真正的神。”

他只是一个再平凡再普通不过的人,所以他会犯错,犯很多错,很多无法弥补亦无法挽救的错。

千手扉间又闭了闭眼,稳住了情绪后,他把自家兄长的手重新塞回被子里,又问道:“那你后悔吗?”

“不,我不后悔。”千手柱间说的斩钉截铁,“我从来只是遗憾,遗憾我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好。”

千手扉间无话可说了。

什么想说的该说的,早就已经说够了,今天把之前不敢说不愿说的,也已经说了。阿尼酱这算是把遗言都交代了,千手扉间内心冷笑。

水户觉得他们三个人都做错了,他想他是真的做错了。

他当年为什么没有拼命劝父亲在宇智波斑还小的时候倾力围杀了他呢!

他为什么没有学学泉奈干脆一起玩死谏、命也不要的阻止他们两个达成结盟?!

他又为什么没有早早看清宇智波斑对他兄长到底意味着什么?

眼睁睁看着事情发展到今天的地步,什么都无法挽回了,他能做的,竟然只是每天来医院探望他家兄长。

千手柱间说他不后悔,千手扉间却已经后悔的差点咬碎一口牙。

“……我去看看水户怎么还没回来。”千手扉间再也待不下去,留下这句话,匆匆离开了。

评论

热度(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