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事无常 05

柒月初七:

当病重垂死的柱帝,在病床边发现了一只斑爷
一句话概括全文:再靠谱的BOSS也挡不住一个坑爹的队友

CP柱斑,背景板修因扉泉,镜单恋扉间预警
防雷必看:柱帝已婚,放心,他和水户肯定会离的,跟斑爷正式说开前绝壁恢复单身

———————————————————————————————

木叶隐村。

宇智波镜结束任务回家,才一进族地的范围,就发现宇智波火核在等他。

在当了好一阵代理族长后,前几年正式继任宇智波族长的宇智波火核看起来比以往要沧桑很多。一族之长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位,尤其当这个族长是姓宇智波的时候,自家的事自家人明白,宇智波族人都是什么脾性,没几个人比他们自己更了解了。

顽固且偏执,决绝又疯狂,认准了什么,就轻易不会改变。

宇智波火核作为从小就辅佐宇智波斑宇智波泉奈兄弟长大的人,他的偏执,大概就在于这两人。宇智波泉奈死于千手扉间之手,这是战争,没有任何可以说道的地方,换了谁都得认命。可当年宇智波斑离村之时,他无法阻止,也无法追随,做不到抛下宇智波一族,他只能默默祝愿宇智波斑能得偿所愿。

当宇智波斑在终结之谷被千手柱间所杀之时,宇智波火核对他的敬仰、尊崇与愧疚,都化作了对千手柱间的恨。

他大概是全木叶最希望看到千手柱间死的人。

宇智波镜是在成为千手扉间的徒弟后才跟宇智波火核熟悉起来的。自宇智波斑离村出走,宇智波一族在木叶内处境就颇为尴尬,千手扉间本身又厌恶宇智波,宇智波镜夹在两者之间,很有些说不出的为难。

就像是现在,宇智波火核直接了当的向他询问,近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重大却并未对外公开的异常。

宇智波镜有些头疼,他斟酌着语言,道:“火核大人,我说什么事也没发生你也不会相信的,但既然老师没有广而告之,就证明还没有到需要所有人都知道的时候。”

“镜,我不是在刻意刁难你。”宇智波火核淡淡道,“我对千手扉间想干什么也没兴趣,但我很好奇,千手柱间的病情为什么突然又在好转。”

“火核大人,你这样的说法……”宇智波镜叹了口气,这话让外人听见,怕是要起冲突的。

“这里又没第三个人。”宇智波火核神情冷淡,他提起千手柱间的时候,目光泛起的冷意几乎能冻伤人,“千手柱间之前不一直都是那副一心求死的样子吗?现在是怎么?又忽然不想死了?”

果然,全木叶没人认为火影大人是真的旧伤复发导致的病重,也不知道火核大人如果了解了内幕会不会好受点儿。宇智波镜这么想着,便暗示了些许:“大概是火影大人突然发现,他还有些事要做。”

话音方落,宇智波镜想起那晚千手柱间那深沉难测的神情,一阵心悸难安,总觉这种暴怒状态下的千手柱间十分十分危险。“火核大人,火影大人近来心情应该有点糟,或许没以往那样的好脾气了。”

虽然因着宇智波斑的关系,千手柱间对宇智波一族一直有着一种广泛的宽容维护,但人在极度恼火之下,谁还记得什么爱屋及乌,还是不要随便撞枪头来得好。

宇智波火核眉宇间的惊讶难以掩饰:“你说真的?”他也算是认识千手柱间几十年了,就算内心恨不得他去死,但也得承认,这人是真的脾气好,不踩中对方底线,就和没脾气一个样。“哈,看来是真发生了大事。”

听出宇智波火核语气里的幸灾乐祸,宇智波镜默默低头,十分希望事情曝光之时,火核大人能像现在这么淡定,而不是跟着火影大人一样怒火冲天。

能说的都说了,宇智波镜告辞之时,宇智波火核定定的注视了他好一会儿,才道:“镜,我知道劝不动你,你好自为之。”

宇智波镜在长久的沉默后,应道:“……是,火核大人。”

宇智波一族都是顽固且偏执的,宇智波火核的偏执在于宇智波斑和宇智波泉奈,那么,宇智波镜的呢?

宇智波镜站在自家族地内,抬眼看向了火影楼的方位,那双三勾玉写轮眼中闪烁着的,是某种绝不反悔的执拗。

千手柱间在病房百无聊赖的翻着书,从上次出院溜达了一圈后,他但凡踏出病房大门,就会被守在外面的医疗忍者们团团包围,就差没扯着他衣服求他回去床上好生躺着了。虽然走不了门,他还能翻窗户,但这么给人添麻烦似乎也不大好。

千手柱间想想还是忍了。

漩涡水户带着小纲手来探望千手柱间的时候,发现后者已经闲的就差在床上种蘑菇了。

“祖父!”才三岁的小纲手蹦蹦跳跳的扑向了最疼她的自家祖父,被接住后小手抓住对方的一缕长发就开始玩了起来。

“这么晚了,怎么还带着小纲过来了?”千手柱间摸摸自家宝贝孙女的头发,问道。

“小纲睡不着,又吵着想见你,我只能带她来了,顺便给你带了点夜宵。”示意了一下手中拎着的食盒,漩涡水户看着千手柱间眼睛微微一亮,接过东西就开始大快朵颐。

“谢啦,水户!”

“你好好吃,别总逗小纲。”漩涡水户看着病床上的互动愉快的两人,颇有几分无奈,“上来的时候我问过他们了,你的情况要是能这么稳定下来,一个月后他们大概能放你回家休养。”

千手柱间却没接这个话头,只是对她笑笑,道:“等到时候再说吧。”

漩涡水户顿了顿,抿了抿唇,仿佛在思考措辞:“柱间,我问过扉间,他说我直接来问你比较好,你是为什么突然……”

她的话没能说完,因为千手柱间瞬间凝固的神情,她顺着对方的视线望向窗外,那樱花树光秃秃的枝干上站了一个分外眼熟的人。

深蓝宇智波族服、黑长炸、神情冷淡倨傲。

漩涡水户:“……”卧槽!这特么是活见鬼了?!

漩涡水户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发现小纲手被千手柱间塞给了自己,后者以飞一般的速度一跃跳出了窗户,冲着树枝上那人奔去,她听见他喊了一声:“斑!”

……哦,果然是宇智波斑。

漩涡水户发现自己在最初的冲击过后,竟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她看着宇智波斑一见千手柱间出来,扭头就走,千手柱间则紧追不舍,两人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沉沉夜色中。这番动静惊动了护卫们,他们似乎早有准备,十分迅速的出动,追着那两人而去。

看这情形,漩涡水户又不是蠢货,怎么会猜不出,千手柱间这段时间病情有了起色是为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漩涡水户安抚了茫然无知、委屈着祖父怎么就把她扔掉了的小纲手,然后拿出了一直随身带着的一份离婚协议书。她一笔一划,再认真也不过的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随即把它扔到了千手柱间的病床上,头也不回的带着小纲手走了。

出了医院,她整个人神清气爽,只觉得好像年轻了十岁。

这日子她不过了!千手柱间你和宇智波斑爱怎么样怎么样,她就不奉陪了!

评论

热度(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