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别经年 上

柒月初七:

如果止水跳崖没死而是被人救了,然后一直昏迷不醒
基于这个假设而冒出来的脑洞,短篇不长,也别问我最后走完火影大剧情止鼬是悲是喜,我什么也不知道

CP止鼬

———————————————————————————————

老婆婆住在这里很久了。

虽然地处五大国之一的火之国,但这个山坳太过偏僻,人烟罕至,亏得有一条小溪流经——据说是南贺川的支流之一——倒也不缺水源,得以让这个山坳处的小村落安安稳稳的发展着。

老婆婆少年时意气风发,总不甘于窝在这么处小山坳里过一辈子,离开了好些年,经历了很多事,最后还是回来了这里。成婚生子,几十年过去,孩子们外出,丈夫前些年去世,她一个人怡然自得的生活在这里。

日子平淡的一成不变。

当然,偶尔也会有惊喜。

老婆婆想起了三年前她早起沿着小溪散步时遇见的那个青年,他受了很重的伤,双眼的眼球更是被粗暴的挖走,也不知道被溪水冲刷了多久,伤口已经都被泡的泛白。这个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他是忍者,老婆婆承认自己当时是有犹豫的,毕竟年轻时的经历告诉她,普通人和忍者扯上关系没什么好事。

可她还是把人救了回来。她懂医术,也偶然下跟一位医疗忍者学过所谓的医疗忍术,她废了很大力气,才把人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可即便已经没有生命之危,青年却一直昏迷不醒,至今已有三年。

三年下来,她倒是已经习惯了照顾青年,帮他擦擦身子活动肌肉喂些流食。

唔,今天做蔬菜粥吧。

说做就做,老婆婆到自己菜园里拔了几根菜,晃晃悠悠去了厨房。她方才洗净了菜叶,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忽然听见了响声。

是从客房传来的响声。

她惊讶,扔下手里的东西,动作十分麻利的小跑过去。青年果然是醒了,可太久没有活动过的肢体僵硬,他估计是想下床结果直接摔了下去。

青年外貌很出色,这会儿一脸茫然的神情,再配上那乱糟糟的小卷毛,倒有点小可爱。老婆婆很痛快的表示,她也是看脸的,长得赏心悦目绝对是优势。

“你终于醒了,除了身体僵硬,有没有其它不舒服?”老婆婆把青年扶上床,让他靠坐着,再倒了杯水给他喝。

一口气喝干了大半杯水,缓了缓喉间干涩,他才从嗓子眼里断断续续的挤出了点声音,“谢、谢谢,我很好⋯⋯这里是?”

老婆婆瞧着青年确实情况还不错,随口说了地名,又道,“我从河里把你捞出来的,你这一昏迷可是三年⋯⋯哦对,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止水。”宇智波的名头一直都很响亮,在没彻底确定这里的安全性之前,他不准备透露自己的姓氏。

宇智波止水当真觉得天意弄人。

他想用别天神之力改变族长意图政变的计划,可却临时被志村团藏偷袭,还被夺去了右眼。无奈之下,他不能让这件事暴露出来加重族长对高层的敌意,只能把自己的左眼托付给他最信任的鼬,并用自己的死亡拖延时间。

可他竟然没死成。没死成也就罢了,还一昏迷就是三年。

天知道宇智波怎么样了,木叶怎么样了,鼬他又怎么样了。

宇智波止水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焦躁的像是被豪火球烧过一般。可他知道自己不能着急,他失去了双眼,这本就会极大影响他的战力,更何况他还躺床上三年没动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复健是必须的,他要有耐心。

老婆婆显然不知道宇智波止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想了这许多事,几句话的交谈,她便明白这个自称止水的青年不是那暴躁易怒的忍者,想来是不会给村子里的人带来太大麻烦的,才算是放下心。人刚醒,精神不会多好,她没有多寒暄,又回去厨房做她的蔬菜粥。

嗯,就算是人醒了,他今天还是得喝粥,有益于消化。

不过一两天,这个小村落里的人,都知道村西边那位老婆婆救回来的青年醒了。这当然不是老婆婆宣扬的,而是宇智波止水自己走出门的时候露了脸。

宇智波止水醒来第二天就坚持下床走动了,从一开始的磕磕碰碰东倒西摔,到如今的稳稳当当健步如飞,他只用了三天时间。即使失去视力,普通行动也难不倒宇智波止水这种程度的忍者,更困难的,是怎么用这样的状态来战斗。

宇智波一族是天之骄子,写轮眼堪称是忍界中最强的血继之一,无论年纪,但凡开了眼的宇智波都起码拥有中上忍级别的实力,得到了万花筒的更无一例外都是达到了影级的强者。

可失去了写轮眼的宇智波呢?

这个问题,恐怕很少有人会想,却是宇智波止水现在必须面对,还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克服的。

这其实也没什么,宇智波止水想,这世上没有写轮眼的强者那么多,他们能办到的事情,没道理他做不到。

宇智波止水一直是宇智波一族内备受瞩目的天才,没有哪个天才是真的不争强好胜的。

四个月后,宇智波止水正式对老婆婆告别。他肩上站着一只小乌鸦,穿了一身黑斗篷,怕自己空洞洞的眼眶吓到人所以一直紧闭双眼,“今天我是来向您辞行的,非常感谢您对我的救命之恩,也非常感谢您这几个月来的照顾。”

老婆婆摇摇头,“这没什么,我总不能真的就看你死吧?”

宇智波止水笑了,“您是个好心人,我很想之后有机会报答您,但是⋯⋯我的身份很危险,我想今后还是不要与您有再见面的机会更好。”

老婆婆明白宇智波止水说的是实话,对方若不是个危险人物,当年也不会受那么重的伤,不再见面不再联系才是保护她的方式。她很明白,然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小包,“这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给你吧。”

宇智波止水打开来一看,里面装的是一踏钱,他顿时哭笑不得,“婆婆,我可以自己赚钱的,这钱您留着自己用吧。”他是忍者,怎么也饿不死自己的。

老婆婆大手一挥,“我这儿又没地方可花钱,给你你就收着。”虽然对方一直说看不见也不影响,但她总不大放心,忍者世界乱糟糟的,看不见肯定还是会被欺负的。

最后宇智波止水还是拗不过老婆婆,只能收下那踏钱。

他戴上了兜帽,顺着小溪一路往上游赶路,忍者的脚程都很快,不出半天功夫,便顺利抵达了老婆婆告诉过他的一个城镇。人多的地方才好打探消息,宇智波止水怕遇上木叶的忍者,收敛了查克拉,才一头栽进城里。

一个小时后,宇智波止水目瞪口呆的听人说,宇智波一族三年前便被灭族了,其罪魁祸首正是宇智波鼬,后者如今被列为S级叛忍,行踪不明。

宇智波止水,“⋯⋯”这发展太出乎他的意料,他得缓缓。

评论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