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别经年 下

柒月初七:

如果止水跳崖没死而是被人救了,然后一直昏迷不醒
基于这个假设而冒出来的脑洞,短篇不长,也别问我最后走完火影大剧情止鼬是悲是喜,我什么也不知道

CP止鼬

———————————————————————————————

宇智波鼬的精神世界几乎一瞬间崩塌。

高明的幻术忍者,即使中了别人的幻术,也能第一时间以幻术回击,看似仍旧身处对方的掌控之中,实际却是双方在暗地里角逐,争夺幻境的主导权。学习幻术的时候,所有的老师都会对自己的学生嘱咐,与同样的幻术型忍者战斗,无论发生什么,都必须永远保持冷静,才能保证自己的精神世界不被对方攻破。

对幻术型忍者而言,精神世界的崩溃,几乎是最致命的。

这样的发展宇智波止水怎么也没有想到。其实他只是顾忌与鼬组队的那个人,才打算先装作是来复仇的,和鼬稍稍打一会儿,做戏做完了就把另外那人扔出幻境,他再好好和鼬叙旧。

可他没想到鼬却受不了这句话。

不,他错了,他真的错了,鼬或许不在乎从任何人嘴里听到复仇这个词,就算是佐助也无所谓,但不能是他,唯独不能是他宇智波止水。

宇智波鼬自己心神不守,精神世界崩溃,被幻术反噬,若不是宇智波止水眼见不对赶紧收手,这会儿宇智波鼬就不是咳血这么简单了。宇智波止水什么也不管了,心疼的把人抱进怀里安抚,“小鼬?你还好吗?”

宇智波鼬却一把推开宇智波止水,写轮眼冷冷的盯着他,“你不是要复仇吗?来杀我呀。”

宇智波止水觉得自己就算是事出有因,刚刚也是嘴太欠,他只能苦笑,“小鼬,我不是真的这个意思,你该懂的。”

宇智波鼬染了血的嘴唇显出别样的妖冶,他仍旧死死盯着慢慢向他靠近的宇智波止水。是的,他懂,他从来都懂止水,可这又怎么样,他懂不代表他可以接受止水真的这么说出口。

宇智波鼬从来都成熟稳重,却只会在一个人面前任性。

宇智波止水试着去拉宇智波鼬的手,被后者毫不客气的甩开,冷冰冰的脸更是蕴含着怒意,他内心十分苦恼,小鼬长大了真的是不好哄了。“小鼬,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就原谅我吧,想想我们多少年没见了?”

宇智波鼬嘴唇阖动,却还是没吭声,他偏开头,不去看宇智波止水双眼紧闭的面容。

眼看着有戏,宇智波止水从怀里拿出之前买好的丸子,动作迅速的塞进宇智波鼬嘴里。满嘴的血腥被丸子的香甜取代,宇智波鼬紧皱的眉头舒缓下来,宇智波止水轻轻一拉,就把人带进自己怀里,这次终于没被推开。

松了口气,宇智波止水蹭蹭他的脸颊,道,“辛苦你了,小鼬。”

他的声音太温柔,回护之意太明显,宇智波鼬没忍住把脸埋进他胸口处,右手死死拽紧了他的衣服。

他原本以为,他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如今活着的不过是名为宇智波鼬的残骸。可原来,他还是可以感觉到疼痛的,那迟来了数年的痛苦从心口处蔓延开来,汹涌磅礴的让人几乎招架不住。

“没事的,小鼬,我陪你。”宇智波止水轻拍着他的脊背,怀里的人在抽泣,可却没有落泪,痛到极致是真的落不了一滴泪的。

“止水。”宇智波鼬闷闷的声音传来,他忽然抬头,狠狠一口咬住宇智波止水的脖颈,疼的后者倒抽口气,等他松口时留下了一个血淋淋的完整牙印,“你既然没死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来找我?!”

小鼬还真是好牙口。宇智波止水觉得这牙印估计没一个月消不掉了,再见那双瞪着他的饱含怒意的写轮眼,只能继续哄,“我昏迷了三年才醒的,一醒就来找你了。”

“⋯⋯”宇智波鼬微微眯起眼盯了他一会儿,忽然伸手抓住他右肩上的小乌鸦,把它给远远扔了出去。

惨遭无妄之灾的小乌鸦,“⋯⋯”

宇智波止水,“⋯⋯”他哭笑不得,“小鼬,别闹,没乌鸦我看不见你。”

“你果然是连接了乌鸦的视野。”宇智波鼬证实了这一点,也不在这方面继续为难对方,“你既然没死,我把你的左眼还你。”

“这件事之后再说,现在该解决的,应该是你的同伴,小鼬。”

看戏看的津津有味,还以为自己已经被遗忘的鬼鲛道,“你们还记得我在这儿呢?鼬桑,这位真的是瞬身止水?”

宇智波最强幻术忍者瞬身止水的名声很响,鬼鲛不可能认不出,宇智波鼬也没打算否认,“是他。”

“瞬身止水是来找鼬桑才故意挑晓的事儿?”鬼鲛是阿鸢放在宇智波鼬身边监视的人,打量着两人,“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但怎么也得给个说法吧。”

“止水他⋯⋯”

“我想找小鼬,也想加入晓。”宇智波止水捏捏宇智波鼬的手,示意他先不要说话。

鬼鲛道,“晓只收S级叛忍。”不是S级叛忍,就算名声再响也没用。

宇智波止水道,“灭族的罪名我也要背一半,传出去不怕木叶不给我一个S级叛忍的头衔。”

鬼鲛,“⋯⋯”还有人抢着要背这种灭族的罪的?!简直活久见。

宇智波止水一手捂住宇智波鼬想说什么的嘴,“就这么定了,你回去通知你们晓的领导吧,我还有些话要和小鼬说,先告辞了。”

鬼鲛,“⋯⋯”他有答应去联系佩恩吗?瞬身术都用上了,这么急着拐走鼬桑是想做什么!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才把宇智波鼬放开的宇智波止水毫不意外又看见了对方冷冰冰的脸,内心再度哀叹小鼬长大了真的不好哄了,面上还陪着笑脸凑过去,“小鼬,别气,不想我陪着你吗?”

宇智波鼬气的又想咬他一口了,“那你也不必故意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小鼬真温柔呢。”宇智波止水苦笑,“我不用问你就知道,灭族这事应该是高层的命令。但是小鼬,他们打从一开始想要背上灭族这种罪名的人,是我。如果我没有告诉三代大人别天神的能力,团藏不至于临时对我出手,他们希望背负这种罪名、也最能顺理成章背负这种罪名的人,是我,不是你。”

宇智波止水成名已久,作为宇智波最强的忍者,他才是那个屠尽一族最合适的人选。宇智波鼬再天资出众再潜力无限,可他到底还太年轻,十三岁的年纪背负这样的罪名,无疑是这整件事中最大的破绽。普通人会被蒙蔽,但真正有心之人,就会发现这其中的荒谬。高层当然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漏洞,但那时宇智波止水已死,除了宇智波鼬他们别无选择。

“我其实早就有所觉悟,但却总是希望能有别的解决途径,可到头来,却让你代替我背负了这么多。”宇智波止水的嘴唇轻扫过宇智波鼬的鬓角,如羽翼般轻盈,“这条命是捡来的,容许我任性一些,让我陪着你吧,小鼬。”

宇智波鼬无声叹息,合上了双眼,“我为什么总是会被你说服?”

“因为小鼬很乖。”宇智波止水失笑,“一直很乖很可爱。”

“⋯⋯止水,我十六岁了,不是六岁。”

“有什么关系?小鼬二十六岁也会这么可爱的。”

宇智波鼬顿了顿,没有接话。

宇智波止水不在乎,他笑的灿烂,“小鼬,你要记住,我说会陪着你,那就会一直陪着你。”

“止水你⋯⋯”骇然下明了对方的“一直陪着你”是什么含义,宇智波鼬错愕的睁大眼,“你不能⋯⋯”

“我能。”宇智波止水满不在乎的道,“小鼬,你死了我也陪你去死,所以,为了我的命,请好好努力活着吧。”即使再痛苦再难过,死了才是什么都结束了,唯有活着才能拥有无限可能。

宇智波鼬久久说不出话,末了才吐出一个词,“狡猾。”

“多谢夸奖。”宇智波止水满意的握住宇智波鼬的手,“我饿了,小鼬,我们去吃饭?”

“⋯⋯好。”

评论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