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柱斑】打四战不如生孩子

玉小幺:

尝试写搞笑文。


失败了。


没有逻辑、思维混乱的一片小短文,只为博君一笑。


1w字左右。


注意:来自琼瑶风同人时空的【柱间】和【斑】有点恋爱脑。多亏了他们,整个四战变成了大型风评被害现场【。




:已将妹妹修改为j姐姐。之前查阅文献时没有看清楚,忽略了剖腹产的特殊性。在这里为给大家阅读带来的不便道歉。【鞠躬】












 


宇智波斑和宇智波带土挑起了第四次忍界大战,而在五影仍在苦苦对抗斑时,佐助展开了他的行动。


在宇智波的石碑前,先代火影们被秽土了出来,但是本该万无一失的行动却出现了巨大的差错。


被召唤回人世的,不是这个时空的千手柱间,而是来自于平行时空的另一位“千手柱间”。也因此,他的讲述出现了巨大的偏差。


“……我从背后杀死了斑,”【柱间】说,神情里充满了难以言说的哀痛,“但我并不知道,那时候的斑怀了我的孩子。为了木叶,我杀死了我的爱人,我的兄弟,我的孩子,但我不后悔。所谓村子,大概就是……”


“等等!”在佐助有反应前,千手扉间先炸了,“大哥你被骗了!斑根本没有孩子!他的尸体还是我解剖的我能不知道吗?!”


“什么?扉间,我说过不许了!”【柱间】怒吼,“斑是那样一个温柔虔诚而又情深义重的人,我不许你这么亵渎他!”


“大哥你才是被迷了心窍吧?!”


 


有了这样的插曲,急于求证的火影们比原先更为迅速的出发前去了战场,好在除去大蛇丸意味深长的眼神之外,并没有发生什么其他的意外。然而,这样的顺利,在【柱间】看到带土时被打破了。


【柱间】闭了闭眼,低吼出声,“斑,你竟然还是把孩子生下来了吗!”他的神情里满是不得不父子相残的悲哀,以及对挚友的深深痛惜。看到带土强大的实力,【柱间】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些许欣慰之色,离他距离比较近的三代甚至听到了“不愧是斑”这样的喃喃自语,害得三代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自说自话也有个度吧!”带土怒斥,“好好看看我的年龄,再看看你自已!初代火影就是这么无耻的吗?!”


正在此时,察觉到柱间查克拉的斑已经飞速赶来了,他嚣张的从天而降,踏碎了周围一大片岩石。飞舞的烟尘中,斑兴奋的大喊出声,“柱间,我等你好久啦!”


然而回应他的是【柱间】痛苦的眼神。


“斑,你的万花筒里寄宿着时间忍术吧。”【柱间】问。


斑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对于柱间的疑问他一向是乐于回答的,哪怕是这样关于战斗的问题也不例外。“啊,是啊,怎么了?”斑转了转手里的镰刀,神情还没从与故人相会的喜悦中恢复。


“果然是这样……最后一战的时候你就怀了我的孩子。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超越了死亡的,但这孩子一定是你悉心教导才能长成如此出色的样子吧。”【柱间】忧伤的说着,嘴角甚至勾起了一丝怀念而骄傲的笑容。


“不过堪堪够用而已,”斑猝不及防突然被夸奖,他下意识谦虚了一下,“这家伙一开始还是个吊车尾呢。”话说到一半,斑突然醒悟过来,“等等,我怀了你的孩子?不对,这不可能,不是这样的!”


旁边的带土眼神已经木了,他不可置信的看向斑,不愿意相信自己听见的一切。但是,这个回答却解答了他多年的疑问:为什么那么多人里斑偏偏救了他,为什么只有他能够被柱间细胞治愈并学会木遁,为什么斑毫不犹豫的把名字、记忆以及梦想都托付给他……


还能因为什么?!


斑就是他妈啊!


子承父业!


逻辑多么通顺!


“小兔崽子想挨揍吗?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就打死你!”斑怒气填膺,被带土的眼神恶心到了。


【柱间】仍未放弃劝说,“不要辩解了……当年你被我杀死之后,我就检查过了。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但是到现在已经无需隐瞒了。是我背叛了我们的爱情,是我放弃了你,让我们一起解决这件事吧。孩子是无辜的,木叶是无辜的,不要再波及他人了!”


在【柱间】的时空里,爱情的威力大于一切,这难免使他的思维方式有些偏差,但此时此刻,还没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


听到了【柱间】的自白,斑的心里居然真的生出了点怀疑。当年的我难道真的怀了孩子?伊邪那岐会排除一切不利因素,难道这个孩子也被视为不利因素而被排除了吗?


有那么一瞬间,斑动摇了。但很快,斑恢复了一贯的冷静自持。当年有没有孩子无法确定,但这个孩子生没生下来斑却是再清楚不过了。柱间不会说谎骗人,那么……斑闭上眼睛思索了会,开口说道:“你不是我的柱间,不管你的斑是什么样的,但是我不是他,你别搞错了。”


【柱间】呆了一下,然后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如释重负的笑了,“太好了……原来是这样啊。”


闻言,带土情不自禁的呼出了一口气,然而【柱间】接下来的话让这口气梗在胸里,上不去下不来,差点没把带土噎死。


“这里的我没有辜负你呢。没有让你一个人苦苦等待,没有让你独自一人抚养孩子,直到最后也是孤独的走向死亡。”【柱间】继续感叹。


带土细思恐极的看着斑。斑被他看得发毛,冷冰冰的命令佐助,”闹剧也该结束了吧,还不快把我的柱间召唤出来!”


佐助对着斑讥讽的笑了一下,也觉着这个【柱间】除了扰乱军心实在没什么用,就顺着斑的意思解除了秽土。一束光柱笼罩了【柱间】,【柱间】冲着斑挥了挥手,升上了天空,但在离去的最后一刻,他又有些不忍的询问,“这个时空的我们真的没有拜月吗?”


斑的表情一僵。


秽土转生很快,眼见着柱间被重新秽土出来,斑二话不说抄起扇子就冲了过去,然而佐助的话语比斑的攻击先到达了柱间的面前。


佐助问,“你和斑拜月了吗?”


“你也想起舞吗?!小鬼!”斑怒吼。


“拜了啊!”本土柱间爽快的回答了他,在斑的呼啸而来的攻击中,柱间流畅的说完了他的话,“我还送了我族的药囊作为回礼呢!斑是我最好的兄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啊!”


旁边的扉间默默捂住了脸,他冲着带土也攻了过去,决定接下来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绝不开口了。但鸣人已经茫然的发问了,“拜月是什么的说?”作为鸣人最重要的羁绊,佐助当仁不让的解答了他的疑问,“没什么,宇智波的结婚典礼而已。”说完,佐助看着斑讥讽一笑,“不过是一个被抛弃了就报复世界的失败者而已,呵。”


斑奋力甩开了柱间。此时此刻,忍界修罗已经彻底明白了,什么都是假的,只有月之眼是真的。无论如何,还是赶快月之眼吧。


靠着心转身之术被迫围观了全程的忍联还在懵圈状态,而同样出于震惊状态的带土比他们更早的脱离了目瞪口呆、三观刷新的状态。带土迅速将“柔弱痴情斑”加入脑内资料库,深吸了口气,“我不会笑话你的,让我们一起给他们带来痛楚吧!”


“……那个、你真的不是我妈?”


斑尽力克制了自己想要把带土打死的欲望,他活动活动手指,决定把带土打成半死就收手。然而,五官灵敏的柱间同样也听到了带土的疑问,他吃惊的喊出了声,“什么?!那个孩子是你给我生的?斑,你真是个情深义重的人啊!”


“都说了不是啊!你们听不懂人话吗!”


一切都来不及了。柱间的大嗓门把这句话传的很远,很远,而听到的人们纷纷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眼神。


“怪不得斑对纲手婆婆敌意那么深啊,还说什么千手柱间的孙女竟然这么弱,带土叔看着确实比纲手婆婆强啊!”鸣人震惊的举出了证据一。


“初代的细胞可不是人人都能适应的,怎么可能路边随便找个人一次就成功。”大蛇丸添油加醋的提出了科学佐证二。


“哦……”忍联传出了恍然大悟的赞同声,纷纷用不得了的眼神看向了初代火影。“怪不得斑对带土态度那么纵容!”“就是就是,刚刚那个柱间大人不就抛弃了斑母子嘛……”忍联送上逻辑通顺认证三。


眼看柱间风评被害,扉间终于忍不住了,他放弃了自己一分钟前才下的决定,挺胸而出,“拜月也不一定就是结婚啊!也有结拜为兄弟的意思!你们不要被斑骗了!送药囊只是为了祝愿对方平安,斑辜负了大哥的期待,如今竟然还想要倒打一耙!”


柱间也觉着哪里不对,他赶紧也跟着说,“对啊对啊,扉间也送过泉奈药囊呢!”


斑原本操纵着往忍联打的尾兽炮顿时转了方向。


扉间无可奈何,开始迅速逃窜:大哥,你真是我亲大哥。


而斑已经出离愤怒了——当年泉奈下葬时陪葬的,就有这么个药囊,万万没想到居然是扉间的。带土当然也有这方面记忆,顿时,带土和佐助的眼神都不好了,带土用比刚刚同情十倍的目光看向了斑,被斑一脚踹了下去。


而佐助一边躲避着尾兽炮,一边回忆起了二代火影单身一生的经历。他冷笑一声:“杀了自己的爱人,然后再把对方一族都弄死吗?真不愧是爱之千手一族。”


忙着转移尾兽炮的扉间没听到他说什么,但柱间听到了。柱间觉着这肯定是误会,他赶紧补救,“扉间和泉奈只是友情而已,当年隔着种种仇恨,发展感情有多难你们这些小辈是不会知道的。”


闻言,被踹下十尾的带土顿时认为自己明白了斑的心意。他揉揉自己被踢痛的屁股,嘟囔着“我是不会叫你妈的”,然后冲着那边吹了个火遁。而后带土义正言辞的询问:“千手扉间,我问你,你对泉奈到底是不是真心的?”


扉间一梗,干脆破罐破摔,硬着头皮说:“是又怎么样,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时代了,说这个又有什么意义吗?我承认了你们就停止吗?能的话我现在就跟泉奈结婚!”


柱间也愣了:“扉间,原来你和泉奈是这种关系,怪不得你说你能理解我……那为什么……?”

扉间:大哥你可闭嘴吧!

如今的扉间也算破了廉耻,他虎着脸冲过去冲着斑就是一顿攻击,而这个时候一直被挤在后面的卡卡西也对上了带土。


卡卡西大喊:“带土,你放弃吧!”


带土摊开了手,开始进行反洗脑:“我已经说过了……难道你看不见吗?这个让柱间和斑必须分开的世界是虚假的,让千手扉间不得不杀了爱人的世界是虚假的,而月之眼能够会挽回一切!琳、泉奈、甚至是我妈……咳,斑都会得到幸福的!”


卡卡西非常难过:“那就没办法了……带土,为了亲人战斗的你想必是无法说服的了。我也只好杀了你,终结这个错误!”


话虽如此,两个人还是一边打一边嘴炮对方,希望把对方拉到自己阵营里。


带土铿锵有力:“斑一个人怀着孩子,还要被最亲近的人从最信任的角度捅,这是正确的吗?而你们伟大的初代目没过几天就娶了新老婆!这就是你们的木叶精神!”


卡卡西苦口婆心:“初代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你看二代,战争让他失去了恋人,他就为他终身不娶,甚至还发明出了秽土转生这种术。”


在旁边围观的柱间听的心里一阵痛:“什么,竟然是这样的吗?这个孩子说的是真的吗,斑?”


而斑已经放弃挣扎了,他一句话也不说,就是拼命殴打这几人。听到了柱间的话,斑打的更厉害了。柱间看斑不回应他,又伤心的问扉间:“扉间,你是为了泉奈才发明出秽土转生的吗?我一直都错怪你了。”


扉间脸色木然。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一遇到斑,大哥就变成了智障?


卡卡西和带土的战斗还在继续。


他们进神威空间打了一会,出来时带土的胸前赫然是一个空洞。看着警惕的鸣人和佐助,带土一阵冷笑:“我是绝不会像初代、二代那样的。卡卡西,这次战斗我让你赢,但是这次战争,赢的人会是我!”


这样的豪言壮语回荡在每个人耳边,但就在带土身影完全出现在现实世界中时,一个人从他的身侧滚了出来。


一个大着肚子的……斑?


这个斑痛苦的蜷缩在地上,一个眼睛是灰白色的,血液从他的下身滚滚流出。顿时,整个战场为之一静,只有斑和柱间那边还在轰隆隆打个不停。没有人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哪怕之前说着“斑怀孕了”“斑给初代生个孩子”之类的事,但没人真正想象得出斑怀孕的样子。


然后这个肚子滚圆,形销骨立的斑就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过了一会,带土率先回过神来,他虚弱的吐出一口气,做出了合理的推测。“刚刚开启神威空间时,可能不小心碰到了空间裂缝,就不小心把另一个时空的斑带过来了……?”没人理会他,所有人瞠目结舌,看着大肚子的【宇智波斑】虚弱的趴在地上喘气。


“我要生了……”【斑】断断续续的说。


带土顿了下,还是问出了声:“谁会接生?”卡卡西迟疑了下,扭头看向了小樱——说不定斑肚子里的就是另一个世界的带土。


小樱左看右看,发现所有人非常默契的后退了一步,只好尴尬的搓了搓手:“那我试试?”


佐助蠢蠢欲动的摸了摸刀,理智告诉他如果能够一下子搞死两个祸害,那另一个世界就和平了,但……对孕妇出手,这也太挑战佐助的底线了。


察觉到佐助的杀意,带土抬起头讥讽的笑了一下,“如果这个斑死在了这里,那么另一个时空的历史进程很可能会因此被完全打乱。时空线的扰乱甚至可以让一个世界彻底覆灭,怎么样,你要试试吗?”


这让佐助不得不偃旗息鼓。


常规检查很快结束了,小樱紧张的报告,“不行了,只能破腹产,谁有干净的纱布苦无?”鸣人赶紧分出影分身去到处借,还有数个影分身维持秩序,整个四战战场顿时变成了大型接生现场。


此时【斑】的眼前模模糊糊的,他没听到带土和佐助的争论,却感觉自己的手被一个半张脸全是伤疤的男子紧紧握住了。那个男人大声说着:“我是你未来的孩子!妈!一定要挺住啊!”


卡卡西在旁边用土遁做了个盆开始烧热水,也跟着安慰【斑】:“没事的没事的,深呼吸,这孩子一定会是好孩子的!”


但此时的【斑】已经越来越接近死亡了,他勉强睁着眼睛,小声的喊着柱间,好像那就是足以支持他活下去,照亮他人生的最后希望。带土在旁边听着,只觉得自己心都要碎了,他狠狠瞪了眼卡卡西:“你这个大垃圾!”卡卡西面对此情此景,也觉得黯然无奈。虽然不是自己的错,但他莫名觉着自己矮了好多头。卡卡西羞愧的低下了头,“对对对,我就是个大垃圾!”


在几个大男人手足无措之时,小樱已经取出来了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孩儿。她顺手把孩子塞到了在场唯一一个无所事事的佐助手里。佐助长那么大还没抱着孩子,手脚都不知道往那里搁了。他和鸣人紧张的研究了好一会,才艰难的学会了抱孩子的方法。


一切似乎要尘埃落定,但小樱的表情却不好。她从【斑】的肚子里又取出一个小一点的男婴。那孩子哭声细细的,看起来虚弱的很。


【斑】看着小猫样的男婴,眨了眨眼睛,之前因为疼痛而产生的生理性泪水一下子流出来了。【斑】闭了闭眼睛,他想起身边一直抓着他手安慰他的男人就叫带土,出于感激之情,【斑】说:“这个孩子就叫带土吧。”


【斑】只是生理性流泪,但带土心里已经崩溃至极,从“什么我真的是斑的孩子”到“斑竟然会哭!他是已经打算把我送走了吗?”这样的想法迅速刷满了他的脑子。


这会小樱已经在缝合了,但斑还是越来越虚弱。带土赶紧也输送阳性查克拉给斑吊命,但他的心里却已经乱作一团的。带土想到了自己作为孤儿生活的那段时间,一时觉着还不如和斑一起在地洞生活呢,虽然条件不太好,但是至少他有自己的亲人。但带土转念一想,又想到跟斑一起生活的话不就见不到卡卡西和琳了吗?笨卡卡就算了,如果无法与琳结识……带土深思熟虑很久,还是难以抉择,内心两种观点激烈的搏斗了起来。


在缝合过程中,斑最终还是没撑过去,昏过去了,直到最后也只是低低唤了声柱间。带土搂着虚弱的斑,迷茫的问卡卡西:“你说我是留在地洞好还是回木叶好?”


卡卡西也愣住了,他的内心也展开了激烈的搏斗。带土想到的东西卡卡西当然也想到了,但贤十的他想的更多。此时的卡卡西一手抱着一个孩子(佐助不愿意抱了),犹豫了很久。最后,卡卡西沉痛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你们留在地洞吧,斑大人一看就是个在乎亲人的人。”


带土炸了,虽然他自己也想过留在地洞,但是卡卡西这么说就不行。“果然,你这个垃圾根本没把我当成同伴!”带土怒斥。


卡卡西只好解释,“你看,按照你的状态,斑一定把你们的送到了木叶,但是现在……”


带土一愣,对啊,我姐姐呢?那么大一个,现在还在卡卡西怀里躺着的,我姐姐呢?


带土颤颤巍巍接过了女婴。看着酣然睡着的女孩子,带土深情的说:“她长的跟我多像啊,你看这眉毛(虽然还没长出来),看这鼻子,跟我一毛一样!你们把我姐姐弄哪去了?!”


卡卡西眼泪也快出来了:“我、对不起、没能守护好……”从带土掉面具以来,卡卡西已经承受了那么多他不该承受的东西:原来是初代背叛了带土他们母女吃了不认账,原来带土他妈真的是痴情挂的,原来带土的姐姐也被木叶给……卡卡西是知道带土曾经多想要个亲人的,此时此刻,卡卡西几乎要被自己的罪恶感吞噬了。


鸣人在旁边同情的抹着泪,而唯一冷静的佐助吐出一串省略号,打心眼里觉得卡卡西靠近带土顿时变傻。


沉默一会,佐助看着带土突然笑了,他说:“死了,都被你灭族夜杀了。”


比带土更快反应过来的是卡卡西,卡卡西猛地抬头,斩钉截铁的回答:“不是的!不可能!之前宇智波就根本没有和带土长的像的!”


而带土此时已经开始扫视忍联了,只见他一眼就确定了大和!


善于思考的带土迅速确定了逻辑关系:鉴于带土原来只开了写轮眼,那么他的姐姐一定会木遁,而会木遁的姐姐一定是被木叶弄走做实验去了。那么——谁会木遁谁就是带土的仇人!


带土跳起来就去抓大和:“你知道吗?你身上流着我姐姐的血!”声声泣血。


而卡卡西一个箭步冲到了大和的前面,他迅速理解了带土的思路,苦口婆心开始劝:“他也是受害人啊……”


趁着带土和卡卡西互相伤害时,纲手赶到了。她吃惊的看着对峙的两人,听到了带土嘶哑的吼声。


“你把我姐姐还给我!”


“那么多年我就想有个亲人啊!”


卡卡西心中酸涩难当,但他还是牢牢挡在了大和面前,抖着声音试图说服带土:“大和当年也是无能为力的小孩子,他也是无辜的啊!”


纲手的心中一片茫然,而此时小樱也发现了纲手,顿时松了口气。这会【斑】眼看要不行了,小樱紧张的不得了。而没了她的遮挡,【斑】的身形暴露了出来,纲手凑上前一看,大吃一惊,“什么?这不是宇智波斑吗?刚刚还把我打个半死的那个宇智波斑?原来我之前在殴打孕妇吗?!然后还被孕妇暴打了一通?!”


“别开玩笑了!”

等纲手明白了事情真相之后,顿时陷入了纠结的深渊,救还是不救确实是个重要的问题。但没等她纠结完,斑就睁开了眼睛——紫色的眼睛。


带土也时刻注意着这边的动静,“我就知道,说什么临死前开眼,根本就是生孩子生开眼的!”接着,他冲着纲手冷笑出声,“侄女,人血馒头好不好吃啊?害了我姐姐发展出来的木遁好不好用啊?”

纲手:“胡、胡说些什么?”

在他们争论时,【斑】轻轻推开了搀扶着他的小樱和鸣人,捂着还流着血的肚子,慢慢站了起来。因为开眼的缘故,此时他的脸上都是血泪。“够了,”斑说,“这不是我的时空,有事情找你们自己的斑去。”

随后,他蹒跚着找到带土抱回了孩子,然后勉强打开了空间洞。临走之前,【斑】摸了摸带土的头发。


“一个人到现在,辛苦你了。”


“我很抱歉,但是我会创造出一个真正和平的世界的。”


“好好活下去啊。”

他清瘦憔悴的身姿深深印在了忍联心中,也印在了带土心中。


带土的怀里原先还抱着他姐姐,现在已经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他含着泪,死死盯住卡卡西。卡卡西……卡卡西能怎么样呢。面对着受害者一家,卡卡西的头都抬不起来了。

那边激烈互殴的柱间和斑终于发现这里不对了。柱间一个起落来到了人群中,左看右看。


“我感觉到了斑的气息!”


的确,【斑】才刚刚离开,他留在地上的血都还没干。大家看着柱间的眼神非常奇特,这让柱间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斑也过来了,带土冲过去就抱了他一下,然后被斑嫌弃的推开了。带土也不生气,依然非常深情的看着他,“我们继续吧,让他们也感受到绝望!”


“……妈。”

斑心力憔悴,他看了看在场唯一冷静的佐助,忍不住说出了心里话,“我当年选择的是你就好了。”佐助还没来得及反驳,鸣人先不干了,“斑大叔,你心疼带土叔我理解啊!那也不能让佐助干啊!”

佐助也呵呵一笑,“真是爱子情深啊,斑。”

柱间也是一呆,他敏锐的发觉,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人对带土的身份起疑了,所有人都觉得带土是他儿子,这让柱间心情非常迷茫。但是为了斑的名声,他还是开口澄清:“不,不是这样的,带土绝不可能是我和斑的孩子。”

回答他的是所有人更加复杂的眼神。


和其他五影一起打十尾的扉间也到了,此时他迅速意识到哪里不对,勇敢的吸引了火力,“宇智波斑根本不能生孩子!难道你们要说他是女的吗!” 

远处的大蛇丸幽幽飘出一句话,“也是呢,二代目那么严谨痴情的人当然想象不到还会有这样的事……啧啧。”

忍联:啧啧。

七班:啧啧。

斑已经放弃治疗了,他一心想着无限月读。斑和带土又踩上了十尾,刚刚和十尾打了很久的其他几位秽土火影也赶了回来,四代刚要和儿子一起打个配合,鸣人就一把把他拽了过去:“老爸,我跟你说啊……”如此这般说了一通。

四代听的眼神变来变去,虽然他想要相信前辈们,但是眼见为实啊!更别提卡卡西还在一旁沉重的点了点头。他思考了一下,突然按住了鸣人的肩,认真的说:“鸣人啊,你以后要对喜欢的人负责,听到没?”

等鸣人认真的许诺了,四代又按住了佐助的肩,诚恳的对佐助说:“要是鸣人有什么不好的,麻烦你不要客气的打醒他,你是个好孩子,叔叔相信你。”

佐助本来额头青筋乱跳,听到四代这句话突然高兴了起来。“好的,我知道了。”佐助得意的看了眼鸣人继续说,“我会好好看着他的。”说完,佐助觉得气氛略微妙,直接冲去和斑对阵了。鸣人本想一起跟上,但却被四代按住了肩。

眼看着佐助越走越远,四代才小心的搂住了鸣人的肩:“你老实告诉老爸,你们……有没有……?我怎么看他肚子……嗯……?”


不提这边大惊失色赌咒发誓的鸣人,另一边柱间和佐助与斑已经打的不可开交。在攻击斑的同时,佐助对柱间也一点不客气,而带土也被刚刚赶到的卡卡西拦住了,两个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嘴炮互殴。


眼看马上要进入持久战,激烈的查克拉变动引来了六道仙人。六道仙人把佐助喊来,在他和鸣人眼前放了一段生动形象的小电影,然而刚刚围观了接生现场的鸣佐重点已经歪了——阿修罗有女朋友就算了,因陀罗是怎么一个人生出了宇智波的? 


于是六道仙人不得不先解释了下阴阳遁,而旁观的柱间忍不住笑了,“斑,原来你真的能生唉!”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但周围人眼神都死了。过了一会,终于有人弱弱的开口:“是啊,刚刚他还在这生了两个孩子,一个就叫带土……”

六道仙人:???

柱间:???

扉间:这一定是宇智波的阴谋!

听到了这样的回答,柱间愣住了,但在短暂的惊诧过后,柱间的脑洞连绵不绝的展开了。带好了最新款滤镜,柱间冲过去就想要搂住斑,却被突然出现的带土挡住了。带土怒喝:“我们是不会原谅你的!我没有你这个爸!”

柱间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然而带土继续补刀,“木叶害死了我姐姐,她才刚出生啊,就那么一点大……”带土说的很动情,柱间听的一愣一愣的,他猛地转头看三代。

三代一呆,“团藏曾经是有过……但我没想到……”


佐助气的发抖,“怎么没有!木叶的木遁不都是拿别人的血泪堆出来的!团藏一手臂的写轮眼不是木遁中和,早就让他反噬而死了!”


柱间浑身发冷,说不出话,然而斑却依然冷静,他冷静的好像被众人津津乐道的不是他自己一样。


“这只不过是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你我的事,不要代入到我们身上。……别低声下气了,柱间,这不是你的错。那边的六道仙人不是旁观了一切吗?让他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六道深吸一口气,就要澄清后辈们的名誉,然而此时异变突生,天上掉下来一个孕妇……


似曾相识的剧情再次发生,忍联众人麻木的坐在了地上,围观又一场接生。


好在这回终于不是宇智波斑了,小樱松了口气。但六道仙人表现的比刚刚更为吃惊:“因陀罗?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的表现让在场众人心中都有了猜测,这恐怕就是本时空的因陀罗,而他们就在参与真正的历史。


不出所料,边生孩子边喊情郎的场面再度上演。而这一回,大家的心里不仅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接生热火朝天进行着,而一直暗搓搓围观了一切的黑绝却趁着大家精神放松的时候想要悄悄溜走。黑色的液体慢慢渗入地表,却被突然窜起的枝条挡住了。


黑绝惊骇欲绝,他死死盯住了一直表现的傻乎乎的柱间,却发现对方的目光比他想象的更冰冷无情。被称为忍界之神的男人温和的笑着,眼底深处却翻涌着几欲噬人的恨火。


他是从什么时候起知道了一切?


刚刚他和斑真的只是在战斗吗?


不,应该说,为什么当初秽土出来的会是错误的人选?


即便是黑绝,也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但现实已经容不得他多思考了。配合着木遁,斑一个地爆天星将他送到了辉夜姬的身边。


随后,因陀罗被送走了,秽土们一一解除了术,回到了黄泉,最后只剩下了斑和站在他身边的柱间。人们警惕的看着这个掀起大战的宇智波,而斑却扯出了今日第一个微笑。


轮回天生。


宛如神迹一般,无数人死而复生。


斑闭上眼睛,随风而逝。


 


 


 



评论

热度(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