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湖的水阿修罗的泪(4)

梧桐之殇——废木一根:

    在众人憋屈的目光之中,宇智波斑终于心满意足的停下了他那“吹赞柱间”的行为。


    然后宇智波斑开始与六道交换着情报。


    “所以,你想让你小儿子继承家族?!”对于六道那神奇的脑回路,宇智波斑还没有直观的体会,他目前只是对六道越过大儿子选择小儿子这种事情而感到疑惑,“嗯……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是收养的,再怎么样也比不上亲生的……”


    “等等,谁告诉你因陀罗是收养的?!”对宇智波斑的想法,六道很懵逼。


    “不是?那就是品德不好咯?还是太无能了?”宇智波斑诧异了一下,对自己居然占据了一个除了实力一无所有家伙的身体这件事情有些难过。


    “怎么可能?因陀罗虽然冷漠了一点,但能力也还是有的,而且他向来遵守规矩,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生怕别人误会因陀罗,六道连忙解释道。


    “那你为什么要越过你大儿子?”这么一来,换宇智波斑懵逼了,指着一旁傻愣着的阿修罗瞪大了眼睛,“有能力的大儿子你不要,你居然要一个废物继承你的家族?”


    “你到底有多恨你的族人啊?”


    这是生怕自己家族过的太好了???


    “阿修罗不是废物……而且我很在意忍宗的好吗?”对于宇智波斑这样的想法,六道非常之不解。


    他就是因为在意忍宗,才会选择阿修罗作为自己的继承人啊?


    “哦——明白了。”宇智波斑突然感觉什么事情都顺了,“那肯定是这……因陀罗做了什么让你记恨的事情了对吧?”


    “还是说你怀疑他的血统不纯?”宇智波斑努力思考着缘由,“也难怪,毕竟弟弟是个千手,哥哥却是个宇智波啊……”


    “没有啊?因陀罗绝对是我亲生的!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六道感觉宇智波斑的脑回路格外的新奇。


    为什么这个孩子总是觉得因陀罗做了什么非常不好的事情?


    六道生怕宇智波斑再想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念头,连忙解释道:“因陀罗什么都好,就是太冷漠了,而且太过追求力量,我担心他仗着自己的力量在日后对他人太过苛刻,所以希望阿修罗继承忍宗,然后因陀罗辅佐阿修罗……”


    还没等六道说完,宇智波斑就打断了他,皱着眉出声询问道。


    “苛刻?有多苛刻?”


    六道将自己对因陀罗行径的想法阐述了一遍


    但他还没说完,宇智波斑看向他的视线就已经像是看一个智障了。


    神特么的苛刻!


    这么心软还叫苛刻?那自己这样算什么?残暴???


    追求力量有什么不对?


    白瞎了这么强大的实力,没想到居然脑子不好!


    “等等等等!我不知道你对苛刻的理解是什么样的,但我觉得你……”宇智波斑努力寻找一个柔和一点的词,以免刺激到老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嗯?!”


    “像那种因为厌恶少族长而私自盗取家族财产的家伙居然才关三天就苛刻了?”宇智波斑非常不理解他们的想法,“这种行为在我们那甚至可以当场格杀了好吗?”


    “没有任何人可以出卖家族,这是最基本的条件!”


    “这也太严苛了!”六道辩解道,“我们应该对他们柔和一点!没有谁可以剥夺他人的生命!”


    “严苛?他这种行径就是在出卖家族!叛徒没有资格活着!”宇智波斑对这种判决毫无排斥,甚至他觉得因陀罗简直太心软了,像那样的行为直接斩杀了也毫无问题,所以他对六道的反对异常冷漠,“作为族长,就必须维护家族的利益!规矩就是基本,他的母亲生病自然可以寻找族人帮助,但绝不可以盗取家族的共有财产。”


    “你太冷漠了。”


    “这不是冷漠。”宇智波斑冷静的答道,“这是原则。”


    “一旦纵容了这种事情,那么就像开了一道口子,日后盗窃财产的事情就会越来越多。”


    “我们应该相信别人,爱才是最重要的。”六道仍旧试图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相信别人?”宇智波斑完全无法理解六道的脑回路,居然把一切压在了人心上???


    要是人心全善,那为何忍界战乱不休?


    因为贪婪与黑暗,忍界才会如此混乱啊……


    “看样子你们这里还真是和平啊……”宇智波斑一脸的嘲讽,“可惜,我从不相信人心。”


    “为什么?”六道的声音冷了下来,看向宇智波斑的眼神也有点冥顽不灵。


    “我有四个兄弟。”宇智波斑面无表情的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六道愣了一下,才明白宇智波斑不是在说因陀罗的事情,不由的竖而侧听, “最后只有一个活了下来。”


    “是因为疾病吗?”阿修罗忍不住问道。


    “……如果是疾病就好了……是战争。”宇智波斑淡淡的说道,“那年我十一岁,一年之内我亲手送走了我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


    仅仅是一句话,他们也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顿时就呆在了那里。


    宇智波斑对此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这些年来,我不知道见证了多少人的死亡,如果人心当真可信,为何我的亲人接连的被人杀害?”


    “……这只是例外……”六道底气有些不足。


    “例外?没有例外。”宇智波斑低笑着一脸的悲怆,“爱?爱从来不会带来和平。”


    “只有力量,才是一切的保障。”


    “你太固执了!”六道一脸的不赞同,甚至开始出现了敌意,“太过追求力量只会带来灾祸!”


    “我本来就生活在灾祸之中!爱?你去和死亡说爱吧!”


    宇智波斑站起身拍拍衣服就想走了。


    神经病!


    他居然在这浪费时间。


    “等等……”阿修罗虽然觉得宇智波斑说的有点过分了,但眼见着宇智波斑要走,连忙想要留下宇智波斑。


    那是他哥哥的身体啊!


    “你又想干什么?”宇智波斑不耐烦的用那双万花筒狠狠的瞪了过去,“说真的,因陀罗还真是可怜。”


    “你凭什么这么说哥哥!”


    对于宇智波斑这么说,阿修罗也生气了,怒气冲冲的拦在了宇智波斑的面前,瞪着的眼睛之中饱含着怒火。


    “不是吗?到底得有多绝望,才能拥有这双被诅咒的眼睛?”


    “哥哥的眼睛才不是被诅咒了!”


    “怎么不是诅咒?这可是只有绝望才能点亮的写轮眼啊……”宇智波斑摸着这双眼睛,不免的对那个叫因陀罗的男子有点感同身受的悲哀,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哀凉让恼怒的六道和阿修罗心猛地一跳。


    六道连忙从座位上跳下来,跑到宇智波斑的面前询问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绝望才能开启?”


    “你一定是对仙人眼有什么误解!”


    “你管写轮眼叫仙人眼?”宇智波斑虽然诧异于他们对写轮眼的叫法,但他很快就将那份诧异丢掉了,撇了撇嘴就打算绕开阿修罗走出去。


    “等等你先说清楚!”


    “你烦不烦?”宇智波斑按下脑袋上跳跃的血管,双手在身前飞速的掐着印,然后转身直直的向六道吐了个直达屋顶的超大火球。


    “写轮眼怎么开启我一个宇智波比你懂!”


    “拥有这双只有杀死至亲至爱之人才能开启的双眼,难道还不可悲吗?!”宇智波斑指着这具身体的万花筒,冲六道说出了让他震惊的话语。


    “怎么可能?!”六道废了一点力才化去了那硕大的火球,还没转过视线就听到了宇智波斑的宣言,错奥的下意识脱口而出道,“仙人眼的开启什么时候需要杀死至亲至爱了?”


    “那关我什么事?”


    宇智波斑已经散失了最基本的耐心了。


    “我只知道,为了这双相同的眼睛,我们已经背负了太多的绝望了!”


    “是谁告诉你仙人眼需要杀死至亲至爱之人的?”六道的脸色格外的严肃,甚至举起了锡杖对准宇智波斑,求道玉化作屏障守护在蜷缩在角落的人与阿修罗的面前。


    “就在宇智波族地内,从上古时期,在六道仙人亲手留下的石碑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我用着着用这种东西骗你骗自己?”


    宇智波斑恶狠狠的瞪着六道,然后说出了让六道彻底懵逼的话。


    宇智波斑才不管六道是怎么想的,说完就想向屋外走去。


    阻止他离开的,是六道的喊声——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的?!”


    “嗯?!”


    宇智波斑震惊的转过头看向气急败坏的六道,一脸懵逼:“你逗我?!六道仙人都死了几千年了!”


    “我有必要逗你?我就是六道仙人,大筒木羽衣!”


    “……你果然在逗我,六道仙人怎么可能这么智障?”


    看着宇智波斑脸上明晃晃写着“信了你的邪”的宇智波斑,六道觉得他从来没有这么暴躁过。


    而在另外一边,宇智波泉奈与千手两兄弟也硬生生的被洗了一遍三观。


    千手扉间与宇智波泉奈对视了一眼,然后将视线齐齐的投向了千手柱间。


    在双重视线的洗礼下,千手柱间很是沉重的点了点头。


    宇智波泉奈:……


    千手扉间:……


    你特么在逗我?!


    因陀罗格外的平静。


    “那个斑……因陀罗。”宇智波泉奈硬生生的将斑哥的称呼咽了下去,一副被噎到的表情轻轻的拽了拽正在整理头发的因陀罗的袖子问道,“你确定,宇智波是你的后裔吗?”


    “对啊?”因陀罗眨了眨眼睛,属于宇智波斑那嚣张漂亮的脸孔在配上黝黑的眼珠后竟显得有些纯良。


    “因为全忍宗除了父亲,就只有我才拥有这双仙人眼呀?”


    “或许是因为你在的地方比较偏?”千手扉间试图说服自己是宇智波斑脑子坏掉了而不是宇智波的老祖宗出现。


    “不可能。”因陀罗直截了当的否定了这么一个可能。


    “为什么?”


    “因为,忍术是我发明的。”因陀罗面对千手扉间的脸,说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事实。


    “我九岁那年,当着我父亲与阿修罗的面,亲手创造了忍术。”


    “当着我被称为六道仙人的父亲的面。”


    在其余两人的视线下,千手柱间非常憋屈的点了点头证明了因陀罗的话……


    直觉太准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啊TAT


    千手扉间:……


    这个来头真大。


    就连宇智波泉奈也彻底懵逼了……


    谁知道宇智波老祖宗居然真的是六道仙人的后裔?


    貌似还是直系后裔?!


    他之前敢想的也只是亲属啊……


    “哦对了,请问关于仙人体的修炼方式,可以教我一下吗?”


    突然,因陀罗像是想到了什么,歪着头不好意思的询问千手柱间。


    “嗯?你要仙人体的修炼方法干什么?”千手柱间好奇的问道。


    “那个……因为阿修罗的实力很低,所以我想让他能够变强一点,这样要是哪天出事我不在的话也能有自保之力……”


    “阿修罗?之前我就想问了,阿修罗是谁?”


    “我弟弟啊?他也是仙人体呢……如果没错应该是你们千手一族的先祖吧?”因陀罗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不过明明和柱间君一样都是仙人体,可是他什么都不会呢。”


    嘭!


    正起身准备让外面的族人先散了的千手扉间脚下一滑,直直的砸在了地上。

评论

热度(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