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扉泉】瞎做梦(一)

尘:

与第二发同转自负狂,太太辛苦了。


负狂:



*砍掉所有支线速度跑主线剧情的超偷懒文,否则这篇又要写长,不想写长打算搞成大纲文的主要原因如下……↓


一开始是一个很肉的脑洞,但是我不想开车,所以肉的部分就…心中有肉眼中有肉吧(。夹杂在肉里的线索和剧情都被我痛快的拒绝了,所以正文细节也就不好填充,所以就大纲文了。←警告完毕。


*有背景板柱斑


*全文完结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完结番外篇链接:(一) (二) (三) (四) (柱斑)








1


 


宇智波泉奈顶着一脸水嫩的十五六岁的脸,觉得自己有一颗已经要苍老到枯竭的心。黑眼圈和挂在眼睛上似的,他一夜没睡好,半夜爬出门洗床单被罩,洗完了又爬回新被窝里头,却胆战心惊的睡不着,天亮了就爬起来囫囵洗了把脸,将忍具包放好了,才强打精神去吃早饭。


吃到一半的时候斑拉开门进来了,一屁股坐到泉奈边上,头发炸着一脸不爽的开吃。


“哥哥?”


“……”


泉奈于是知道自家哥哥八成也是晚上没睡好,早上又不得不起,于是起床气顺着炸毛冲天发散。


泉奈吃完了就把碗筷搁边上了,抱臂琢磨着自家哥哥不会也和自己一样被乱七八糟的梦困扰吧?于是等斑差不多缓过来之后,又问道:“哥你怎么了,没睡好?”


斑无精打采:“被蚊子咬了一晚上。”


他也放下碗筷,注意到自家宝贝弟弟的黑眼圈,关心道:“今年你也被蚊子咬了吗?”


泉奈脸泛黑气,嘴角一抽:“没,蚊子不咬我,今年也是。”


斑脸上露出些微可惜的表情。


 


确定了哥哥没事儿之后泉奈拎着任务卷轴出了门,一路向着北边去了。如今小国林立,忍者家族们接的任务也特乱,宇智波家算是忍界豪族,任务一波一波的来,还得保证家里头有足够的忍者作为守备力量,也是过的很辛苦。


泉奈思考了一会儿最近千手那边的活动情报,觉得应该没啥大事,但是想起千手就让他联想起了昨夜的事情,于是脸一黑,下意识的加快了赶路的步伐。


 


赶在日落前到了目的地千冲城,泉奈去了熟悉的旅店,进了房间解下披风,换上了一套浅色的浴衣,出门玩去了。


千冲城是个中等城市,唯一的特色就是宵禁特晚,相对的事儿也多、任务也多,因此附近的忍者家族都对这个地方挺熟悉的。


泉奈钻进了一家挺喜欢的寿司店,点了寿司就坐进了角落——这习惯是大部分忍者都有的,毕竟日常除了冲突任务正面力扛敌对者之外,大部分都习惯以隐匿的方式干活,所以在一家店里,基本上坐在中间的都是普通人,忍者们就四散在各个角落。


这也经常造成各种关系不好的忍族坐在隔壁和隔壁的尴尬情况。


 


不过幸好千手扉间是感知型忍者,自己的感知能力也不差。泉奈拿出小碟子,往里头倒酱油,一边倒一边继续散发黑气。


怎么老想到那个奇葩混蛋?!


都怪昨晚!


 


吃完寿司之后泉奈感觉自己心情好了一点,于是结帐出门,踏出一步,整个人都要炸了起来,下意识的伸手摸住苦无,狠狠一瞪:“你这个家伙——”


千手扉间的心情也很差,脸黑如锅底:“你怎么在这里?”


泉奈冷笑着走了。


扉间也意识到自己说的是废话,低低“呿”了一声,转身走进了另一家寿司店——一想到之前那家很好吃的店宇智波泉奈也经常去之后,扉间就变得毫无胃口。


尤其是、尤其是昨晚做了那种梦之后……!


扉间拳头一紧,捏碎了筷子,于是臭着脸又拿了双新的。


 


泉奈的好心情全都被刚才的千手扉间毁掉了,收拾了心情才勉强继续晃悠,享受来之不易的任务之前的片刻悠闲。


“这个面具还挺可爱的。”泉奈自言自语道,“这次要买什么给哥哥当做礼物呢……”


他掏兜买下了面具,别到了自己头上,又买了串丸子叼在嘴里,丸子吃了一半,又看到糖浇水果,于是停下来去买。糖浇水果的摊子热别火爆,这一锅恰好卖完,于是泉奈站在一边等,继续咀嚼丸子。


然后隔壁的烤鱼摊子边就站了个人。


 


夜市上人员杂乱气味混杂,一般没有感受到恶意的话忍者们也不会把神经崩的太紧,于是等人来了之后泉奈才感受到那种熟悉的反应。


“你是在跟踪我吗,白毛。”泉奈低声恶狠狠道。


千手扉间炸毛道:“谁会跟踪你啊,小辫子!”


然而恰好上一批鱼也被卖光了,摊主麻利的抽出一把插好的鲜鱼放在烤架上。扉间有心想走,又觉得自己这样太怂。


泉奈也恰好是这么想的。


 


宇智波泉奈冷笑着打量着千手扉间,却忍不住把千手扉间和前一晚上的梦里的那位做对比。


 


这不能怪泉奈,这实在是梦太奇葩的错。


梦里头出现千手扉间到不是什么特别难以接受的事情,只要梦的情节是他把千手扉间压着打,就无所谓,第二天起床还能多吃一碗饭。


但是问题是,这梦的情节有问题。


梦里是一个千手扉间,一个——和宇智波泉奈——在经历了快速的“不打不相识”之后——就进入了白天打完晚上见面继续打架——然而是妖精打架——的糟糕剧情里。


问题是太栩栩如生了。


也许这个词儿不太对。


但是是太身临其境了——过头了。


 


杂草戳在身上的微刺的感觉,另一个人汗涔涔的火热的身体,席卷全身一路麻到天灵盖的……打住。


梦境残留的记忆也太过清晰了。


而梦里的千手扉间……和身边这个立在自己身边的千手扉间,太相似了。


身高、气味……甚至连脸上的伤疤——都一样,只有自己留下的那一道狭长的红色疤痕。


 


新一锅糖熬好了,泉奈拿着树莓糖就走,走出了人群的范围,冷风一吹,他才感觉自己热的过分,后背都渗出了细细的汗,他恼怒的咬了一口树莓糖,咯吱咯吱的把它当做是小千手扉间嚼碎了吞下。


然而千手扉间也不好过。泉奈一走,他就舒了一口气,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用近乎屏住呼吸的姿态站在这里等待。鲜香的烤鱼散发着油脂与腥甜的气味摄住了他的嗅觉,扉间接过烤鱼,愤恨地咬了一口,却在下嘴的时候不自觉放轻了力道。


泉奈……刚才泉奈瞪他的时候,如果眼睛里再水淋淋一点、眼角再染上一点红色——


停脑!千手扉间!停脑!


他对自己警告,然后继续咬烤鱼。烤鱼的滋味儿鲜咸又甜美,就像是混杂着汗液的火热又滑腻的……


千手扉间狼吞虎咽来不及咀嚼的把鱼塞进了肚子里,差点没被鱼刺卡住,赶忙又买了一杯果汁,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才缓过气来,脸色更黑的闪身离开了街道。


 


2




真正入夜、过了夜半之后泉奈才换回了衣服去往目的地。


“裳姬君就是这次任务要保护的人?”


泉奈随着侍从的脚步走进了小侧间,侍从缓声道:“裳姬君本次前往光兴城之事非常隐秘,望宇智波君慎重对待。”


泉奈内心里有点不耐烦,面上还是带着温柔沉静的色彩:“必定竭尽全力。”


侍从仿佛很满意似的,吩咐道:“请装作小姐的侍从之一。”


 


泉奈换好衣服——就和刚才领着他的侍从相似的,但是显然材质更差、颜色也更黯淡的衣物,将原先的暗袋都一一放好,透着窗子看向外头,发现还有不到四个小时就要天亮了,于是闭目小憩了一会儿。


 



“泉奈?”扉间轻声道,“你喜欢这个烟花吗?”


泉奈牵着扉间的手,两个人穿着款式相近的浴衣,在河边慢慢的走着。扉间手里提着一盏莲花状的花灯,灯芯的蜡烛是黄色的,莲花花瓣被染成了浅红色。河里有不少河灯,一闪一闪的,有些被水流倾覆了,有些还在慢吞吞的向下游流去。河边的远处有人在放烟花,半空中炸开的彩色焰火倒映在静水流深之中,星星点点、波光粼粼。


“喜欢呀。”泉奈说。


他们的手拉紧了彼此,前方恰好有一颗极大、极茂密的树,枝桠交杂、枝条下垂。不知何时,莲花灯被掉落在地,在泥土里翻倒的蜡烛火焰簇呲啦一声燃上了浅红色的花瓣,又不过数秒就燃烧殆尽。


泉奈背靠在树上,衣衫半褪,扉间的亲吻落在各处。


“明天……”扉间断断续续的说,“如果要下刀……给我弄个对称一点的伤痕,好吗。”


“不用……不用你说,”泉奈一边喘息一边轻声回答,“你的脸只有我能下刀——唔!”



 


这他妈。


扉间咬牙切齿的从床榻上爬起来,处理好了自己,吃完干粮之后拿着必备物品就出城干任务去了。


这是一个探查任务,千冲城与光兴城之间用驴车或者牛车只有大约一日半的距离,两城之间有着不少小山丘,山丘之间多林木,极适合森之千手发挥他们的特长。千手扉间的任务就是确定这十日里从这一条路上经过的人马的身份。


 


也只有这种探查性质的任务才会分散小队行动。


千手扉间蛰伏在林子边的高树上,探查任务多由感知型忍者出,扉间也是感知型忍者,查克拉一旦外放,敏锐的器官会收到太多的信息,给尚且年幼的扉间造成很大困扰。


他并没有时时刻刻外放自己的探查能力,而是感受着有人经过的时候,才伸出查克拉的触角。


 


泉奈刚到的时候就忍不住打了个颤,这种附骨之蚁一样的熟悉而令人厌恶的查克拉感觉……果然是千手扉间那家伙没错!


总是会有莫名其妙的冲突任务!泉奈暗自磨了磨牙,思索了一阵,打了暗号给别的同在队伍里守备的宇智波,按兵不动,静待。


 




评论

热度(373)

  1. 专业铲屎三十年负狂 转载了此文字
    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