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扉泉】瞎做梦(二)

尘:

与第二发同转自负狂,太太辛苦了。


负狂:



*这篇码的好开心啊哈哈哈虽然删掉了很多恶趣味


*lof不能用斜体太麻烦了…






3


 


果然就特么出事儿了。


泉奈一边拔刀一边想,千手扉间那家伙的隐匿技巧算是不错的,为什么轻易的就会被发觉还被牵扯到乱斗里来,难道是他的运气真的不好到了那个份上……


“你怎么在这里?”


两刀相接的时候泉奈问。


泉奈一脸不快,这是个等级不高的护卫任务,所以只带了家里的普通老手和一个新手出来,任务遇见敌对忍者的可能性并不高,结果在这里不得不和千手扉间交手,他深深感觉到了各种意义上的不爽和不值。


扉间自个儿也不知道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他本来潜伏的好好的,就看到本次任务的盟友带着任务发布者的队伍把他牵扯进了乱斗之中还不得不一同出手。这和说好的探查任务不一样啊。然而千手扉间脑子里转的再多也不会和泉奈多说一个字。


“任务。”于是他冷冷的回答,两人借着剑上的对冲力量分开,泉奈顺手就飞出几个苦无,扉间一脚踩树借力躲过,用刀使得其中了几个偏离了方向,空余的手快速结印,水遁向着前方奔涌而去,他借着水的阻挡,提到奔至侧方,将方才苦无飞出去后紧接而来的惨叫抛在脑后。


泉奈以逸待劳,趁着扉间在半空中没能踩到落点时一刀挥出。


恰好是一条血线,刻在了扉间的另一侧脸上。


扉间伸手一摸,从伤口里涌出的血液染红了他的手,疼痛才将将出现,疼痛中心的位置,和脸上已有的那一道疤痕所在……


“很对称嘛,泉奈。”他脱口而出。


“废话,我的刀——”


 


……


……


风是那么喧嚣。


树叶落下的声音大得可怕。


而身周刀兵相接、忍术的碰撞传来的巨大声响却仿佛被模糊了一样,像是玻璃窗外的雨。


 


泉奈一身杀意冷冷地瞥了扉间一眼,扉间也黑着脸瞪回去。泉奈冷笑一声,提着刀走回了交战中心,三勾玉的写轮眼转的人心惊胆战。


扉间趁此机会直接匿了——他的任务本来就不是交战。


 


一场战斗过后泉奈等人击退了对手,战场懒得收拾,拿了忍具和卷轴走人。接下去的一路很平安,临夜了按照脚程恰好到了一个小村子里头。姬君自然由真正的侍从们服侍着去了最好的屋子歇息,泉奈顺手布置了几个陷阱之后,就去了野外给自己加餐。


忍者出任务的时候只带兵粮丸,护卫任务的时候食物则根据任务主家的情况决定。这个主家的惯用食物不合泉奈口味,泉奈吃的不太多。搞完了加餐抹嘴巴回了村,泉奈就到侧室休息去了。


今天别再做梦了。


然而第二天还有任务,必须依靠睡眠养精蓄锐。


 


4


 



蓝天,大海,沙滩。


扉间和泉奈穿着相同款式不同颜色的泳裤,并肩走在沙滩边缘。海浪一波一波的从他们的腿边覆盖又褪去,残留的沙砾附着在皮肤上。


他们走了好一会儿。


“暑假还有一大半。”泉奈说,“我想去看看哥哥。”


扉间:“我到是不要紧,反正我大哥也在。”


泉奈道:“可是我还不想告诉大哥我们之间的关系……”


扉间:“我也怕被斑揍瘸了。”


泉奈白眼:“谁让你老欺负我。”


扉间痛心疾首:“……你摸着良心说话,你觉得这句话不亏心吗,一直是谁在欺负谁?”


泉奈咦嘻嘻嘻嘻嘻:“暑假作业呢,写完了吗,我还没写呢。”


扉间:“……这你也敢去找你哥,不怕被你哥怼?”


泉奈:“不怕不怕,靠你了。”


扉间呵呵一笑,张开双臂:“来吧,付出代价的时候到了。”


泉奈笑着扑了过去,扉间接住了他,两个人倒在沙滩上。



 


泉奈臭着脸换好了任务必须穿的衣物,挂上如沐春风的笑意之后才推开门。


心绪从糟心的事儿里拔出来之后才开始思考。


暑假是什么,作业是什么……?


那个地方……是传说中的海吗?海很漂亮。沙滩也很美。


 


到了目的地后,任务交接,泉奈拿着任务佣金和完成书回了族地。佣金分了一部分上交给族里,又买了些听说是很好吃的新出的甜口寿司,带回去给斑作为礼物。


斑不在族地。


泉奈跑去问了自家父亲,才知道哥哥又出门任务了。他才回想起来,任务出门前忘了问哥哥他的任务情况。


都怪那个梦,搞得他身心俱疲,思维混乱。


泉奈气鼓鼓的带着寿司回了自己屋子,出去进行了一些日常修行,把多余的精力发泄完毕,天色也暗了。他回去把寿司一点点吃了,眼神放空发了会儿呆。


 


……所以说,暑假是什么?


泉奈放空着神游太虚。哪怕是在梦里,他也可以感受到那种温柔、和平、温暖的气息。是他从未体验过、毫无此种认知的气氛。在那个场景里,他知道他非常安全,他非常安心。海滩的边上没有其他人,他——或者千手扉间,拥有这片安静而温柔的海滩。他感到轻松。他的烦恼甚至都甜蜜而微不足道。


……这就是,哥哥向往着的生活吗?


这种温暖到软弱、幸福到令人着迷的人生,就是……哥哥想要带给世界的吗?


 


千手扉间觉得自己很蛋疼。


入夜之后他就近回了城,夜晚的探查任务不归他,所以他晚上还可以回到城里,而不需要露宿在荒郊野外。有好的条件,谁会想要吃苦受虐?


随意吃了晚餐,千手扉间百无聊赖地晃了几圈,觉得非常没有意思,于是回了住宿的民宅。宅子的主人是将自家房屋的几个空间租让出去的穷人,晚上都舍不得多花一点灯油,天才黑,家里的妇人就坐到窗边借着残光做活,一直到月色都朦胧,太过伤眼睛,才闭窗休息。


环境差——也不算太差,这都不是问题,千手扉间躺在榻上,感到蛋疼。


并不是真的——那个地方——疼,而是,他不想、也不敢闭眼。


其实他已经很累了,长时间的潜伏,细致的运用查克拉,一直保持警惕,都是非常消耗的事情。如果可以,他愿意睡个天昏地暗——如果不会做梦的话。


也不是说这种梦不好。当然也不是说这种梦好。


如果梦里的对象是他不认识的、或者是面目模糊的随便谁,千手扉间都不会太在意。关键就在于,梦太清晰,清晰的要不是千手扉间的理智告诉他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都要信以为真的清晰。而且对象,是宇智波家的讨厌鬼,宇智波泉奈。


千手本就和宇智波关系差得很,可以说是世仇了,而泉奈那个家伙是和宇智波斑一样令人讨厌的家伙。明明年纪比自己小,实力却总比自己高上一线。和这种人做那种梦——真是特别、特别、特别的叫人不爽。


 


讨厌着讨厌着扉间就睡着了。


 



“当然是逃课啊。”泉奈理所当然的说,“否则怎么办。”


扉间绷着脸:“你不是乖学生吗。”


泉奈笑起来,脸尖尖小小的,特别温和的样子:“可是……我们周末不能一起出门啊,我很想和你一起看电影,扉间。”


扉间:“算了,我这是觉得对你不好而已,逃课这种事我早就和我大哥一起做过了。”


泉奈:“诶诶,是吗,好羡慕呢……”


然后他们就偷偷溜出了学校。大马路上两个穿着校服的少年人特别显眼,于是他们将外套脱下来,隐去了学校的标志。


“看……看这个吗?”泉奈站在电子屏边上观察了一会儿,指着其中一个名字问。


“这是什么,重置版泰坦尼克号……什么啊。”扉间苦恼地说,“这不是那个什么撞冰山的片子吗,好像很无聊。”


泉奈:“可是你看别的,也没有很多很有趣的。这部片是经典啦——经典总会有一看的意义吧?”


扉间犹豫地问:“那这个呢,垃圾车大战小怪兽……”


泉奈:“诶,可是我想和扉间一起看爱情片哦……”


扉间一秒问:“那你要不要吃爆米花?饮料喝什么,可乐吗?”


 


他们进了观影厅,可能因为这部片子已经上了许久,快要下档,而且是工作日,整个影厅就他们两个人。影院不大,他们坐在最后一排,还能听得到背后的小房间里面的工作人员操作和聊天的声音。


电影开始没多久,扉间就觉得无聊了。他侧着头,借着不多的光线打量泉奈。泉奈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回望他。扉间鬼使神差地倾身过去。


在浓重的黑暗里伴着影片播放时候或明或暗的光,身后有人在聊着漫无边际的事情,泉奈一手堵着自己的嘴巴,一手死死地环住扉间的脖子。扉间也紧抿着唇,汗一滴滴地掉在泉奈身上。



 


扉间醒过来的时候,满脑子还是泉奈那半张在阴影里、半张映着变化光彩的精致的脸,和那双水盈盈的充满生气和……爱意的眼眸。


扉间意识到:如果这个梦再不停止,他就要彻底完蛋了。


他甚至都不需要伸手去摸自己的裤子来确认今天自个儿是不是要洗裤子这件事了。


 


 




评论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