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扉泉】瞎做梦(三)

尘:

与第二发同转自负狂,太太辛苦了。


负狂:



*对了好像忘了说设定:他们做的梦都是同人车文(所以可以把每一篇扉泉车带入哦他们会做梦的哈哈哈哈【。


*忽然又想到一个很适合本文的名字:幻想老司机 drivers of dream






5


 


斑在第二日回来了。


给自家泉奈带了水果软糖作为礼物。泉奈正在休息中,往嘴巴里丢了个草莓味的,就追着斑问:“哥哥,有没有什么幻术是可以下了之后就天天晚上在梦里起作用的?”


斑问道:“你最近在做奇怪的梦么?”


泉奈犹豫了一下,道:“只是觉得梦太频繁了。”


斑沉吟道:“我给你看看。”


他示意泉奈放松,然后开眼搜查了一遍。


“没有痕迹。”斑说道,“要我给你下一个暗示吗?”


泉奈脑内闪过昨夜的“电影”“学校”“爆米花”“可乐”等一系列东西,道:“不用了,我自己再调整看看。”


斑闻言,露出微笑:“泉奈长大了。”


泉奈瞬间脸红,想到自个儿以前因为做噩梦而缠着哥哥要睡在一个被窝里的事情,慌忙转移话题:“哥哥这次的任务怎么样?”


斑漫不经心道:“就那样。”


 


泉奈知道自己的哥哥很强,是那种从幼时起就展现出他人难以企及的天赋的强,因而甚至得到了家族的一些保护,以免太早陨落。哪怕自己比哥哥开眼的年纪还早一些,但是实际上自己始终比不上哥哥。


修炼也好,战斗也罢。


哥哥就像是灿烂的太阳一般。


除了千手家那个也……天纵奇才的奇葩千手柱间之外,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跟得上哥哥的脚步。千手家的蠢货就是利用哥哥的理想和抱负来接近哥哥的,也利用了……这世上惟有他一人才能够入哥哥的眼这个事实。


而千手家的人,绝不能信任!


 


哥哥是很好的。


哥哥的理想……也是很好的。


得有个办法——得想个办法,如果那是哥哥想要的,如果那种和平、那种幸福正是哥哥的眼中看到的事,是哥哥在沉默之中思考的梦想。


那么身为弟弟,理当帮助哥哥实现。


 


6


 


这件事逐渐变得太过于令人熟悉。


在泉奈终于在千手扉间的下巴上刻下第三道刀痕的时候,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两人双双过了二十一,泉奈满了十七,扉间二十。


 


梦的内容太多太频繁了,即使到了后来并不是天天都有,但是基本上每一周只有一两日休息。以至于有时候有了过分的内容之后第二天泉奈以恨不得把千手扉间剁碎的心情在训练场发泄了一天这种事情逐渐地被习以为常、不再发生。


哦,顺便一说,第三道刀痕的前一天的梦,是水下窒息三批艾斯爱慕play。


 


有时候打着打着远离了战场之后,两个人还会就着梦的内容调侃一番。


所以这一次远离战场之后泉奈和扉间两个人都快习惯了。这次开战本身就开的晚,照理来说入夜了都要鸣金收兵,但是泉奈和扉间一个没注意就打远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月亮高悬。


野外环境对两个强大的忍者来说并不危险。最大的危险就是彼此。


但是晚上的林子非常难分辨方向,而且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两个人收刀走了一会儿,也没走出本该出去的范围。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都把忍具真正收了回去。


 


凭借着千手扉间强大的感知能力,他们找到了一片水流边的枯地,用风遁和土遁整了地面之后,又用火遁燃起了火。扉间抓了几尾鱼,烤了起来。


两人中间隔着个火堆坐着,也不知道谁先开口,就聊起了天。


“我还挺喜欢上次那个刺身的。”


“是吗,看你吃的不多。”


“吃的太饱不好下水……还要玩帆船的,本来。都怪你。”


“……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而且是你主动。”


他们聊了一会儿,像梦里一样,聊着梦里的事。就像他们在梦里一样和平的环境里,过着梦里的平凡的生活。


 


“为什么在这个世界的事情那么少?”泉奈忽然问。


“……我有个推测。”扉间说,“这些事情……可能是他人撰写的,又或者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泉奈一嗤。


扉间面不改色:“你大概也注意到了,在很多情景里,我们的性格改变非常大。有时候也有其他人出没,甚至还有我们完全不认识——但是非常可能是未来我们晚辈的人出现。”


泉奈平静道:“你是说那些小家伙?”


扉间:“对,而我之所以认为这是他人借用历史,也就是现在的我们发生的事情——他们所知的历史,撰写的,就是因为,有些你、我,实在是非常……”


泉奈:“难以理解。”


扉间点头。


“譬如说那几个小鬼,叫做镜、带土、止水、鼬、佐助的,都是我家的人。”泉奈道,“然而除了你们之外,没有姓千手的。”


扉间脸色黑了。


泉奈兴味道:“你意识到了吗,你的大哥,正在将你们家族带向什么样的结局。”


扉间冷笑着:“你是想说成王败寇?不用你说,我也会打消我大哥天真的念头,我宁愿和任何一族合作,也不会和你们宇智波一族一起。”


泉奈:“彼此彼此,这样再好不过。你们千手心思诡谲的很,我才不想让我大哥受你们欺骗。”


扉间并不想输这一筹,于是道:“你忘了?关于你们整个宇智波……只剩下你们这几个人的情况。”


泉奈一秒冷脸。


“来来回回就只有这几个名字,难道还不好理解么。”扉间道,“咱们两家彼此彼此。”


他将泉奈刚刚说过的话还了回去。


 


于是火堆边的气氛冷了一会儿。


然而这实在是个非常好的时机。这个独属于两个当事人的秘密,在过往的任何时刻都没有深入谈论的可能,这个秘密存在的太久也太危险,里面又蕴含了太多的信息,此刻……两人都难以放弃合作解读的诱惑。


 


“这个梦应该是根据我们的年龄变化的。”泉奈拨了拨火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认为我和你一样大。”


扉间淡淡道:“大部分的重点场景都被冠以木叶之名,大概如果以后……呵,就会叫这个名字吧。”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泉奈又忍不住冷了脸:“看来我死于木叶建立之前,所以生卒年都未知。也是,如果哥哥没有我在一边提醒的话,你们这群卑劣的千手定然会对他下手,怪不得好好的地方会被叫做木叶。”


扉间:“嗯,还觉得我哥和你哥是一对儿呢,呵呵。”


泉奈:“………………………………妈的。”


扉间转回话题:“但是梦里的信息确实是随着我们年纪渐长而变得充实的。所以……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梦来预知未来的情况。”


泉奈:“你昨晚没预料到我今天要砍你一刀?”


扉间:“昨晚你咬了我下巴,而且我下巴第一次出现了红色疤痕。”


泉奈也想起来了。昨晚是……妈的三批,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扉间知道自己的脸的变化。


 


火堆变小了,然而两个人都没法儿在身边仅有对方的情况下睡着,于是他们只能继续把火弄的更佳旺盛了些。


 


真论起梦,两个人的心情都不好。


没谁知道自己一直为之努力、为之奋斗的家族到最后是这种结局还会心情好。尤其在更加清晰地知道了这种结局正是如今两人最敬爱的大哥正在努力的所谓和平……所谓和平之后的代价时,心情就更糟了。


和平是极有魅力的。两人都为此心生动摇。然而代价太大了,还不如一直承受着血与火的悲痛,在苦难与困境之中挣扎着活,也好过……死亡。


泉奈想起了自己哥哥的宣言:要保护自己的弟弟,希望泉奈能够和平幸福的活着,想要保护自己的族人,想要所有人都安定的活下去。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心绪如何,只觉得复杂纠结地扭成了团,在孤零零的半空中一跳一跳的。


比起斑的不善言辞,柱间的发言和对弟弟的宣告要彻底又频繁的多。


哪怕坐在这里,扉间也可以回想起自己兄长天真又坚定的话,他相信自己的哥哥,也想要帮助哥哥贯彻哥哥的梦想——只要别和宇智波一族一起——兄长柱间一直这么说着:要保护弟弟们,要保护小孩子,要保护族人,要建立一个村子,要带来和平,要世界是一个不需要儿童去战斗去痛苦的地方。


扉间默默然盯着火堆。


“你也是一样吧,泉奈。”扉间说,“听到兄长说着要保护弟弟,保护族人……的时候。”


泉奈没说话。


这就是默认了。


 


代价是如此的惨痛。最初期望保护的人最终全都死去。


如今的两大忍族在忍界是最为强大的存在,而为了和平——为了弱小之人亦可享受生命的馈赠,为了世间少些苦痛别离,为这世界停下战火——为了和平。


代价是如此惨痛。


 


泉奈忽然语气奇异地说:“千手扉间,我们联手怎么样?”


扉间道:“怎么联手?”


泉奈带出了平日常有的温和笑意:“我们都不如哥哥,看不到他们那样的远大的场景。虽然我们都知道所谓的和平和幸福有多好,但是我们的哥哥肯定是第一批为之牺牲的人。”


扉间沉默地听着。


泉奈继续轻声诉说:“我不愿意牺牲哥哥、牺牲自我去做那种伟大的事。我知道,你也是。我们一起反对吧,反对哥哥——或者,我们来推动建立以自己一族为主的对抗联盟。”


扉间:“没那么简单,如果是这样的话,之前的忍者们为什么不这么做?”


泉奈微微一笑:“不,相信我,这必定是大势所趋。他们未来能够建成这样的合体,就代表着贵族大名们也进入了相似的趋势,而不是一直维持着城与城之间的战斗,而我们需要把握住的就是这个机会——我们的哥哥,太过出彩,不像之前的忍者们。他们已经掌握了近乎改天换地的力量,所以,为了防止那种未来,也为了最大程度保存自己的利益。”


扉间陷入思考。


泉奈显然并不着急。他比扉间更加了解扉间自己。


“你也听过的吧,木叶之外那个叫做……砂隐的地方。哥哥未来并没有统一忍族,而是容忍了相似的存在,他们接受这种模式,只要我们两族对峙主导,剩下的小垃圾们抱成一团……”


 


“好。”


千手扉间最终说。


 




评论

热度(176)

  1.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