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扉泉】瞎做梦(四)

尘:

与第二发同转自负狂,太太辛苦了。


负狂:



*快速跑剧情 


*忽然发现已经把剧透梗给在这一篇里玩掉了……






7


 


泉奈忽然站起来,走向扉间。


扉间一惊,却没有感受到对方的战意和杀意,因此也只是下意识的站起。


泉奈到是不在意对方的疑惑,只是自顾自地过去揪住了他的衣领,稍稍踮脚,亲了过去。


扉间:!!!


他抬手捏住了泉奈的肩膀就想推开他,但是过于深刻的梦境把反应刻进了身体,比起神经的指挥,他已经将泉奈揽向自己,加深了这个亲吻。两个人都从未与他人真正有过什么亲密接触,但是接吻的时候却表现得像是两个千年老司机。


 


半晌,泉奈一把推开扉间,揉着自己的嘴唇,似笑非笑道:“还真是一模一样的感觉。”


扉间:“……”他勉强压下身体里的热流,看着泉奈走回里篝火的对面。


两个人又各自发起了呆。


 


8


 



“明天,请小心。”千手扉间这么说完,拉紧了衣服。给泉奈留下一个非常缠绵的吻,就离开了。


泉奈有些好奇对方为什么忽然说这样的话,但是他们一直是敌对的家族,明天又有一场近乎是正面冲突的任务,不出意外的话扉间和泉奈会继续作为彼此最重要的对手而对战,泉奈回了家,忍不住又忧心忡忡起来。


哥哥的眼睛……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他如今已经开了万花筒,自然也很清楚眼睛被侵蚀的事情,但是这样的话,哥哥的实力会随着眼睛的问题而衰退,千手柱间却越来越强大……


 


第二天,战场。


激烈的对战好像风拂杨柳,几个恍惚之间,泉奈看到了那支不同寻常的苦无,他才起了一点好奇心,就忽地觉得腰上一痛。那是撕裂般可怕的痛楚。好像半个身体都裂开,他觉得自己浑身使不上力气,双腿发软,然后他倒在了哥哥的怀里。


他看到哥哥的镰刀抵着千手扉间的脖颈。


他看着千手扉间。


啊,原来是……小心这个。



 


泉奈醒过来,感到一片空茫。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冰冷的可怕,是液体挥发之后的那种极冷的温度,他也摸到了水渍。


很痛。


特别痛。


不仅仅是腰上的伤的位置。


泉奈怔怔地按住了自己的心口。


那里也痛的要命。


 


洗漱完毕之后,整装待发。


斑背着大镰刀和扇子,走在所有族人的前面。他身形并不伟岸,甚至泉奈还知道他的眼睛已经病入膏肓,但是斑依然足够强大、足够可靠。他失去了写轮眼,只是失去了和千手柱间对抗的能力,但是要秒杀其他人,还绰绰有余。


只要更小心一点……更小心一点……


 


一场战斗下来,诸人筋疲力尽。


千手柱间惯例在最后向宇智波斑提出了结盟的邀请。


他们已经是各自家族的族长了。自从千手柱间当上了族长,他就一直坚持不懈地做着这件事。从这方面来说千手柱间的韧性堪称可怕了。


泉奈低声对斑说道:“哥哥,别被他们骗了。”


在战场上,斑就没有揉泉奈的头,只是回应道:“我知道。”


泉奈听到了这近乎敷衍的回答,只是暗暗想着,关于与其他的小忍族结盟的事情。他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在对面的千手扉间,意识到千手扉间的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他忽地想起了梦里那个奇怪的苦无,和那个奇怪的术。


 


千手扉间也在想这个术。这个术是他几天前刚刚完善的,他在梦里警告过泉奈之后就回去与大哥联系了一会儿飞雷神,然后第二天……他利用这个术,重创泉奈。


今天,带着飞雷神术式的苦无一直都放在他最顺手的忍具包里,但是他一直都没有将它丢丢出去。他没有利用它,因为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下手。


他无法忍耐那个看到了“宇智波泉奈的死亡”的世界。


而且……千手扉间这么告诉自己,泉奈也做了相同的梦,对方肯定已经有所准备了,这不再是出其不意的杀招,所以不会特别有用了。


他却没有想,如果真的是这样——如果自己真的认同了自己告诉自己的说法,又何必舍弃一样优秀的忍术呢?


 


9


 


当夜。


泉奈与族人们开完了会议,停留在神社里整理材料卷轴。斑已经不太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随着泉奈年纪渐长,他将大部分的族务都推给了泉奈,而将泉奈理应做的许多任务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哥哥今天早点休息。”


“嗯。”斑坐在边上,静静地撑着脸等着泉奈,“你今天打的很谨慎,是因为眼睛吗?”


泉奈微笑道:“不是,只是在思考一些术的解法……顺便用千手扉间试了试。”


斑点点头,忽然道:“你和千手扉间很熟悉。”


泉奈一僵,他下意识地去看自己的哥哥。自家哥哥阖着眼,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呼吸变化已经被哥哥察觉了。


“……是挺熟悉的。”甚至身体要更加熟悉。泉奈自己吐了句槽,接着道:“也比不过大哥也斑熟悉。”


斑笑了笑,没说话。


泉奈小声恳求道:“……哥哥。”


斑还是没说话。


泉奈:“……我们是有一些默认的协议。包括各自以家族为首组建联盟这件事。”


斑漫然道:“但是我们宇智波和千手是不一样的,你应该认识到这一点,泉奈。千手柱间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继续提升,但是除非找到继续升级眼睛、或者治好血迹病的办法,否则现在就已经是我能达到的顶峰了。”


泉奈:“哥哥!你会变好的!”


斑并不睁眼,他只是平直地说道:“我没说我不能求变,泉奈,我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对眼睛的依赖……这是我们宇智波一族的骄傲也是宿命,我并不介意这一点,但是在我找到另外的出路之前,这段时间里假设我没有死的话,我们会一直被千手家压着打。”


“或者,你愿意杀掉千手扉间。”


泉奈:“……”


斑轻轻笑了笑。


 


“扉间啊,你临场算不出数了吗?”柱间关切道,“要不要我帮你训练一下?”


扉间嘴角一抽:“不用了。”


柱间:“不过你都这么大了,打架的时候还会脑子激动捋不清楚事吗,我觉得……”


扉间:“……兄长大人,今天还有好些族务要处理。就算您处理掉了战场的部分,依然有这一沓卷轴。”他挥笔一指,“另外,您年纪已经很大了,关于结婚的问题,您必须要开始慎重考虑。”


柱间尴尬道:“好我不说就是了……不过斑倒是越打越猛了,今天差点被他压着打下去。”


扉间:“……”


今天光注意泉奈了,没注意自家大哥。


“漩涡那边又要来人了,大哥你看着接待。毕竟一直有婚约的是你。另外,关于……”


柱间在扉间说完第一句话的时候就跑了。


扉间无奈地笑了下,收拾好了桌面,也走了。


 


10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扉间问。


泉奈听着自己耳边的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大部分的时候出现在敌对的战场上,他们刀剑相向,少部分时候,在时光的缝隙里,落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偶然一次任务的相逢,偶尔一次幕天席地的放纵……


泉奈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些干枯的嘶哑:“是的。”


扉间:“是斑?”


泉奈:“不…这是我唯一知道的能救我哥哥的方法。”


扉间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问:“你知道你会死吗?”


泉奈眼前一片漆黑,没有丝毫光线可以透入。忍者一向熟悉黑夜,熟悉阴暗的地方,但是他从未预料到,这样彻底的黑是如此的令人畏惧。


扉间放重了脚步,向泉奈走过去。


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让泉奈心安的方式。


泉奈果然因此稍微放松了一些,一个能轻易用五官捕捉住存在的人,比一定要利用查克拉刻意探索的存在,要令人舒适的多——对于一个瞎子来说。


于是泉奈温柔地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轻轻问:“要……来吗?”



 


泉奈觉得自个儿左腰有点疼。


八成是心里作用,他知道,但是梦里也太会玩了。以前不是没有过战损play这种事情,但是这一次重伤加失去双眼,还能和对方干个爽,也不知道写这玩意的人是不是从没受过伤。


一边疼一边爽,泉奈差点起不来床。


他揉了腰好久,才勉强消除掉这种感觉。开始迫不及待地分析起内容。


 


他会死,这件事他几年前就肯定了,已经不算什么新鲜的新闻。只是死法——这也并非不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贡献出自己的眼睛救哥哥这一点……是真是假?是失明play还是……确实依据于现实而成的……历史结局?


泉奈没想出个头绪,于是趁着休息,溜去了神社。


神社一直是存放着宇智波家许多秘密的地方,如果说自己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的话,那必定是在神社里。而且最可能的……就是那一块据说写着天书的石碑。


必定有什么解读方法。


泉奈走到了密室最底下,把石碑翻了出来,打开了万花筒写轮眼。


耗费了他好一会儿,和很多很多的瞳力,才解读出来石板上的文字。


永恒万花筒——是要以另一双万花筒为代价才能够得到的瞳。


这就说得通了,泉奈点点头,他重伤,那样的伤必定已经伤到了脏器,与其拖延着治疗苟延残喘还未必能回复多少,不如将自己的眼睛贡献出来给哥哥。哥哥的眼睛状态也非常不好,对了,哥哥的眼睛……哥哥的眼睛要多不好自己才会……彻底放弃呢?


泉奈悚然一惊,立刻放下石碑跑回族地。


 


“哥哥?”


他大喘气着,深呼吸了几下,才拉开门。


宇智波斑正坐在里面,巍然不动,微微向着自己这边侧着头:“泉奈,怎么了?”


泉奈拉上门,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跪坐在哥哥边上。


他才抬起手,就被斑一把捉住了手臂。


哥哥之前在自己靠近时从来不会这么做,所以……


泉奈眼泪瞬间就掉下来了:“哥哥……”


 


 




评论

热度(174)

  1.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