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扉泉】瞎做梦(五)

尘:

与第二发同转自负狂,太太辛苦了。


负狂:



*由于是大纲文所以节与节之间可能会跳了很——长——的时间(。


*在思考这篇写完之后要不要写个单视角番外,就是还没想好是谁的视角








11


 



“你一定要这么做吗。”扉间忧心地问。


泉奈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抱歉啦,扉间。”


扉间看上去非常难过。


泉奈仿佛疑惑地歪头,语气间带了点天真,问道:“可是,这也正是你造成的结果啊,扉间,为什么你会这么痛苦呢?”


“趁着你还看得见,要不要和我出去…看一看?”


泉奈脸色一直都很苍白,闻言,稍微咳嗽了一下,竟然带出了几丝红润来,他欢欣地道:“好啊。”


 


泉奈和扉间于是共同游山玩水了七天,从东边走到西边,从南边走到北边,将这大陆上的非常值得看又不及看的地方走过。享受忍者难以享受的事物,放纵到再无遗憾,两人再度分手,才回了各自的族地。


 


千手扉间在泉奈下葬的当天,静静坐了许久,在自己的屋子里燃了一炷香。



 


“看来这一切……就是这样了。”


扉间醒来,将这几日的梦反复思索了几遍。


而问题很显然就出现在那个石碑上——那个石碑是非常不对劲的。虽然仅仅是在几句闲谈般的对话里牵扯到所谓“石碑”,但是千手扉间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


泉奈下葬当天,他从外归家的时候,在他的感知范围内,出现了很奇妙的存在。这种起码的存在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它刷了好几次存在感,都是以“千手扉间才能感受的到”这种原则。梦里不会出现过于奇怪的事情,很少有跨越几个不同的“作品”还同样存在的“不真实”,那就可能是梦境之外、必然存在的东西。


而且很可能是关键。


 


现在的问题是,他需要将此事告知泉奈,以免泉奈受到梦境的影响,而选择……将眼睛给斑。


他不希望泉奈死。


这是目前千手扉间唯一可以确定的事。


 


泉奈也在犹豫这件事情。


他内心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眼睛如果能救自己的哥哥的话,他毫无疑议地会献出。但是他考虑的更多——


从所知的信息倒推回来的话,那就是可能自己的哥哥在未来并非是个“正面角色”这件事了。这并不是很直接的信息,往往出现在各种其他不太能令人轻易了解的世界里,与那些未来的小辈们相处的时候。


哥哥总之作为“阻力”。


刨除外人可能对哥哥产生的性格误会,但是如此一致,加上他们认定的扉间的态度……泉奈找不出第二个更加合适的答案了。


 


而哥哥是怎样的反派呢?


是怎样的事情才能导致哥哥和千手柱间都……早早的死去,以至于难以庇护自己的族群呢?


身为宇智波,泉奈对于自己的一族是非常了解的。身为族里极其稀少的万花筒,泉奈对于写轮眼的力量也知之甚详。更何况,这几年奇妙的事件发生后,他就常常的花很多时间思索推敲,以至于他比本应会的了解更加深刻——对这个世界,对写轮眼,对忍族,对哥哥的理想……


千手柱间和哥哥必定有一死战。


至于结果……无关紧要。


哥哥为什么会这么做呢?是什么时候这么做的呢?


必定是在结盟之后。


有许多的故事里,都夹杂着类似于对立的宇智波和千手共同合作类似的背景,又或者虽然一直对立实际上关系很好,又或者从一开始就是同一方。信息是不会无意义的,一旦成为一种公认的、为大众接受的设定,必定有其背景存在。


而自己却死在结盟之前。


泉奈对自己非常了解,自己哪怕是死了,也肯定会阻止哥哥和对面的千手合作的。也就是说,在这种条件和背景下……


 


中间少了什么。


少了非常重要的东西。


 


哥哥并不是一个摇摆不定的人,促使他做决定都必定有重要的因素。自己的死亡难以阻止哥哥和千手的结盟,但是结盟之后的哥哥为了“某一件事”而决定背离盟约,宇智波一族必定放弃了哥哥,这是显而易见的。


这一件事是什么,这是最重要的。哥哥会为了什么而背弃曾经的理想呢?——答案惟有一个,那就是更加完美的更高的理想。


这个世界有怎样更加高远而完美的理想……是可以让哥哥选择脱离曾经理想的基础而去选择独自战斗的呢?


 


是时候找千手扉间一趟了。


需要更多的信息,需要一起分析的大脑。


 


12


 


两个人都有碰面的需求,身为目前的最强忍族的二把手们,想要找出一个恰当的时间并不算难。


然而在两人约定碰面时间的头一晚,梦又带来了新的讯息。


 



“终于解决了那家伙。”泉奈轻松道,“白毛,以后就要合作咯,真是令人意外啊。”


他靠在了榻榻米上堆在一起的一堆软绵绵的枕头上,一副已经放弃治疗的样子。


扉间也是一脸至今回不过神的表情,还在纠结:“祖上是兄弟这种事,还是太超过我的理解范围了。”


泉奈小小地白眼了一下:“谁愿意和你们这群千手做兄弟啊!”


扉间露出一个微笑,嘴角弧度虽然不明显,但是还是能轻易感受到他的放松和高兴,他伸手抱住了泉奈,“但是不用敌对……已经超出我能想像的好了。”


泉奈:“不要说的你好像很苦恼的样子啊,扉间,你可是下手一点也不留情呢,我差点就被你切成两半了。”


扉间指了指自己的脸,脸上三道疤痕鲜艳刺目,对于恢复能力上佳的千手一族来说,足以留疤的伤痕绝不是什么令人觉得值得回忆的勋章:“向你学习的啊,泉奈。”


泉奈咬牙切齿:“但是一想到千手和宇智波这么多年的敌对竟然是因为那个东西作祟,我就想把他再拉出来大卸八块——”


扉间安抚道:“这些事情就交给兄长大人们吧,我们好不容易才拿到一个假期……他们也该学着处理杂事了才对!”


泉奈还是小声地哼了一句:“黑绝!”


扉间顿时觉得还是行动才能快速堵住对方、混乱对方的思维,于是将泉奈按倒在了榻上。榻上散落着枕头,泉奈脸一歪就埋到了枕头里。千手扉间顺势也埋了进去。



 


“……”


“……”


扉间和泉奈面色凝重的对视着。


这一次的梦里透露出来的信息太多了,先不说仿佛在背景里面斑和泉奈的眼睛都没有问题这种小事,最关键的是那个被称作“黑绝”的东西。


什么叫做宇智波和千手一族祖上是兄弟?而这么多年的敌对都是那个东西在作祟?


这么多年,死去的族人,痛苦的灵魂们,都是因为这个黑绝的莫名目的而造成的悲剧吗?!


 


那么在未来,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爽爽死亡,千手扉间也身亡,千手一族与宇智波一族逐渐地彻底灭族——多大仇啊!一定要找出来!处理掉!


……然而黑绝也表示自己很冤:只是想造轮回眼,并没想让你们真的灭族啊!差点就要救不回麻麻了的说!幸好斑够给力!吓死了!


 


然而抓住这个东西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扉间和泉奈分享了自己的情报,两个人一起思考起来。


“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东西非常难抓,甚至难以察觉。”


“以他们的能力,都毫无发现。”


两个人研究了一会儿,实在是没有什么发现。


 


这就好像是所有人都觉得正正常常的生活历史理所当然的一切里,忽然冒出一个声音,告诉他们你们以为的理所当然的一切都并非如此,都是我在后面操控才造成的……


对于生活在这种被操控的理所当然的人来说毫无头绪也难以理解。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你哥哥宇智波斑的眼睛。”


泉奈抿紧了唇。


扉间给了泉奈足够的时间去处理关于这件事的心情。


泉奈道:“我不相信千手。”


 


扉间沉默了很久很久,才问出那句话:“那你愿不愿意相信我。”


 


13


 


那天之后的梦境都无趣而平凡。


他们都没能得到更多的信息。但是这个世界却不会为他们停下脚步。大名们不知为何的冲突与阴谋,一直未停歇的任务,对战,受伤,死亡。


而斑失明了。


宇智波家的状况越来越不好,最强力的标杆硬撑着不倒下,但是已然摇摇欲坠。在这战乱四起的年代里,没有什么能给宇智波拖延以找到绝地反击机会的时间。


 


摆在宇智波泉奈面前的路越走越窄。


其一,将自己的双眼献给哥哥,牺牲一个普通的万花筒的战斗力去换取哥哥更加强大的能力。也许会正如那个石碑所说的一样,永恒万花筒就再无血迹病的威胁……而失去了眼睛的自己也会有更多的时间,像之前哥哥所思索的道路一样,找到新的力量。


这是近乎完美的做法了,但是泉奈却非常犹疑——是出于对自己的不信任的犹疑。他不是哥哥,哥哥如今在失明之中却依然能竭力保持理智,甚至还可以去沉心思考,但是自己是不行的。哪怕只是在那样短暂一夜的梦里体验过“彻底失明”的感觉,体验到失去了眼睛的自己会是怎么样的感受,醒来后泉奈自知冷汗遍布全身,颤抖到近乎难以站立。


宇智波是非常依赖眼睛的一族。一旦失去了眼睛……自己活不下来,更别提像哥哥一样一如既往寻求力量了。


其二,相信千手扉间。相信……扉间。正如他们所推测出来的信息一样,千手与宇智波家必定有什么隐秘的超乎寻常的联系,而不是仅限于所谓“祖上是兄弟”这种事情。千手柱间的医疗忍术极为精湛,说不定可以有什么变化。而扉间愿意说出这样的问句,也就代表他也有一些想法或者解决方案。


然而这很容易达成最坏的结果——他们兄弟二人双双死去,宇智波树倒猢狲散,从此一族沦落,他们所谓的愿望也好梦想也罢,将信任与未来都托付给命运。


而这绝不是一个能轻易让宇智波接受的选择。


 




评论

热度(174)

  1.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