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扉泉】瞎做梦(六)

尘:

与第二发同转自负狂,太太辛苦了。


负狂:



*尽量塞下不同的play和启发性吐槽(误






14


 


斑很了解自己的弟弟泉奈。


在泉奈还以为自己隐瞒的很好的时候斑就已经发觉了端倪。出于对弟弟的信任和保护,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弟弟所做的大部分的事情,他都看在眼里,默默考量。


弟弟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这很好。弟弟认同了自己的理想,虽然和自己目前过去思考计划的路线并不相同,但是他也愿意认可弟弟的做法与努力。


天无绝人之路,如果这双眼睛给宇智波带来辉煌,那么斑也很乐意迎接战场上由于失去这双眼睛而来的毁灭。


 


泉奈现在在想一些很危险的事情。


危险到足以让斑暂时放下自己的考虑,将大部分注意力转移到泉奈身上去。


 



“我没兴趣知道你在干什么,死白毛!”泉奈气冲冲地甩开扉间的手。


扉间冷笑道:“宇智波泉奈,信不信由你,我还没卑劣到那个份上,对同伴出手。”


泉奈气道:“那斑哥为什么会出事!斑哥本来好好的,如果不是你莫名其妙的那什么计划,斑哥怎么会突然眼睛就恶化了!”


扉间不耐道:“你们宇智波的眼睛你们自己还不了解吗,更何况这次试验本来就是我兄长和斑同意之后进行的,我撑死了就算个操作人员,现在出事儿你怪的到我头上?”


泉奈气的眼睛都红了:“你还说——你还敢说!眼睛是多精密的器官你不知道吗,亏我哥哥还觉得可以信任你,你们千手一族——”


扉间呵呵冷笑,抓起泉奈的手。泉奈下意识就开了万花筒,须佐能乎覆盖住了自己,扉间也不示弱,忍术组合的精妙无比,影分身虚晃一下闪过,化作诱饵,下一瞬利用飞雷神进入了须佐内部将泉奈扯出。


泉奈被扉间压倒,恨声道:“你果然在我身上印了术。”


扉间不再说话,而是趁势也矮下了身,伸手解开了泉奈的腰带。



 


最近的剧情越来越会玩了。除了那些本来就没逻辑的乱七八糟的瞎搞,如今背景板比起之前要混乱许多,但是大概都是以宇智波与千手合作后建村这件事为中心背景发散出去的不同情况而已。


而这一个梦之后,泉奈终于下定决心,去找扉间。


 


就算信任被辜负、命运刻意作弄,生于战场、长于战场的最强大忍者死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这一生以最黯淡的方式终结……又能怎样呢?


就算选择了最为倾向的第一条路,如果在真正的未来里自己的死亡也阻止不了哥哥,也会迎来那样灭亡的结局的话,如今泉奈依旧希望自己能够庇护宇智波一族。而他也知道,现在自己的哥哥和自己想的是一样的。


既然第一条路原本就走向死亡,那还不如……用他们兄弟的命放手一搏。既然成为宗族之首,就要为自己庇护的族群担负起责任来。如果最后他们兄弟双双死去,那么宇智波一族也可以通过后手留下血脉来。写轮眼本就是需要开眼才能体现出不同的血迹,比起白眼那种毫无藏身可能的……自然可以最大程度的保全自己,以期东山再起。


 


泉奈没有发现的是,他的思想早就有了非常大的转变。


忍者一族,被视作工具。工具就是要物尽其用,忍者就是要死于战场,轰轰烈烈又或默默无闻,为了忍者生存的理由——任务而耗尽一切。


但是泉奈早就尝过了和平的滋味,知晓了他本不会能理解的太多额外的事物。


族群的延续,对生命的重视,对梦想的渴望,早就压过了他自小受到的教育对他思想的影响。


 


15


 


“告诉我,你的想法。”


“……经过我的探查和研究,我认为,你们换眼是不可避免的。”扉间先说出了他的结论。


这没有超出泉奈的意料,他只想知道,千手扉间到底能带来什么变数。


“我查阅了不少资料,把千手家的古籍也都翻了一遍,找到了一些线索。忍族的力量是在衰退的,而忍者的数量其实是在不断地增加,这也是为什么在古籍中记载的强大的忍术越来越少见,血迹也在不停的衰退,而血迹的病症则愈发严重。在古早的时候,木遁还是可以被教授的忍术,而如今,百余年来,有记载的木遁只有我大哥一个。你家必定是相似的。”


扉间这段叙述停在这里,转而道:“显然,想要改变目前的局面,需要的是超出目前时代、回归远古时代的强大力量。而从记载中看来,五行忍术返本归元会化作阴阳遁术。宇智波的写轮眼,正是阴之力的继承。”


泉奈:“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扉间摊手道:“就是这样。”


然后他诡异地接了一句:“……我不会骗你,所以如果万一和昨晚的情形一样……”


 


“昨晚?”


泉奈和扉间猛的转头,看到斑慢慢地走过来,玩味地问:“昨晚发生了什么?”


扉间一瞬间捏紧了拳头,他退了几步,观察周围的环境以确定退路。


斑好像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只是自顾自地说:“昨晚我没记错的话,泉奈还是乖乖地呆在房间里的。所以说,是……那个梦吗?”


泉奈瞳孔骤缩,他侧头去看扉间。


扉间慌张了一瞬,很快就镇定下来,恢复了自己的面瘫脸,道:“你知道了?”


斑嗤笑道:“知道什么?”


他双目已盲,但是一举一动还是完完全全正常人的样子。


他没兴趣和千手扉间折腾,千手家的人,除了柱间之外他一个都不感兴趣,更不用说……呵。


“泉奈,跟我回去。”


“可是,哥哥……”


斑对着自己的弟弟态度还是很好的,但是再柔和的话语与温情的态度也无法掩盖他话语里透露出来的信息:“泉奈,我不同意。”


泉奈站定了,坚持道:“这件事哥哥必须听我的。”


斑的表情有些宠溺,又有些无奈,他轻声道:“乖,先和哥哥回家。”


 


20


 


宇智波泉奈万万没想到,不管是哪一个选择,他都有近乎克服不了的难关。


哥哥不同意。


泉奈思考了一会儿本应该是怎么成功的。


 


大概是……他身受重伤,命不久矣,拜托哥哥收下自己的眼睛……替他使用力量、看这世界吧。


而现在他健健康康,活蹦乱跳,还被哥哥看穿了计划。也就是说,利用扉间重创自己骗哥哥换眼镜这条路的风险就……变得特别大了。然而,再大,也值得一试。


 


泉奈一路想着解决办法,回去他就被自家哥哥拎进了屋子。


斑没有说话,只是摸索着倒了茶,泉奈半路就想把茶具接过去,但是被斑阻止了。


于是泉奈也憋着不说话。


 


过了许久,斑才微微叹气,带着笑意说:“你怎么还是那么可爱。”


泉奈脸红:“……”


“这件事你不要插手了。”斑说,“泉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哥哥是绝对不愿意冒着你生命的风险的。”


“可是我愿意救哥哥。”泉奈认真地说,“哥哥的性命要比我重要多了。”


斑露出苦恼来,他停了很久,才问:“你相信千手么?”


泉奈:“……”


这个问题他难以回答。


 


宇智波是在斑的眼睛逐渐受到影响之后开始走向弱势的。过去对抗的岁月里,人总是会死,写轮眼更是消耗品一般,一批完了还有另一批顶上,然而千手家却出了个千手柱间。他的恢复力、查克拉、战斗力都太强,他对于千手家的意义和宇智波斑对于宇智波家的意义是极为相似的。但是写轮眼——是危险。


千手柱间是宇智波的死敌,是宇智波发展——乃至于生存之道上横亘着的巨大障碍。


如果可以的话,泉奈非常愿意杀死千手柱间。


可是他杀不死他。


而唯一的机会,是他的哥哥换上眼睛之后,实力重归巅峰,再与千手柱间一战。只要能杀死千手柱间,宇智波一族的路途上就没有不可逾越的障碍。


 


每一个选择都有选择后必须承担的后果。


风险永远与机遇并存。


 


但是这条路,是看得到未来的宇智波泉奈,最不希望自己哥哥去选择的一条路。哥哥会失去所有——而这样的失去,是从他最重视的弟弟,自己,开始的。


 


他想了一整夜。


 


21


 



“你说他们是不是挺奇怪的。”扉间吐槽。


泉奈抱着糖罐子,一口一个:“是啊,这种程度的洗脑已经不能轻易的用世界观设定盖过去了。”


他们俩面前的屏幕里正在播着一部剧,剧里此刻正是数十人都难以合抱的巨大藤蔓互相缠绕着直充天际,一朵花苞立在顶端的时刻。


扉间继续道:“你看那个,创始人,一个技能下去满地都是大力发展农业的好开头啊,一个技能一点不费事起码能养几百个人吧,你看他弟弟,和后面那个科学怪人,科技树点的那么高结果不搞基础生产力,天天研究那些奇怪的东西。”


泉奈也跟着吐槽:“Boss的世界观也很奇怪啊,世界大同靠做梦?我是不能懂。而且你看他们劈山裂石造瀑布的,有这个能力干点啥不好,居然还会被普通人限制住,这是我看过的魔幻世界观里过的最憋屈的超能力者了。”


扉间:“他们一个抬手就造月球的,这种水准,居然没称霸世界,就算不称霸世界,还被控制到搞得整天打生打死的,难道普通人是有核武器吗。”


泉奈:“对啊,太奇怪了,如果是我的话,而且你看这群反派还特别擅长幻术,幻术诶!随便搞一下就可以控制普通人首脑,做隐形大名了啊,他们居然每天还风里来雨里去的干活……”


扉间:“不符合逻辑。”


泉奈:“算了,不看了,超没意思,要不是说这里面的Boss长得像我哥我才不要看呢……”


扉间点头道:“但是里面的创始者到是和我兄长很像。”


泉奈伸出脚勾了勾扉间:“你哥蠢到这种被随便操控的地步了吗?”


扉间低声笑了笑:“反正我……蠢到被你操控的地步了。”他抓住泉奈的脚腕,吻温柔地落在了白皙的小腿上。



 


泉奈醒来,心神混乱。


他强自按捺下思绪,仔细回忆了一遍梦里的话,反复咀嚼数遍,取来空白卷轴,将自己最新的决定一一落笔。


随后他抱着卷轴去找斑。


 




评论

热度(169)

  1.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