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扉泉】瞎做梦(七)

尘:

与第二发同转自负狂,太太辛苦了。


负狂:



*差不多可以开始完结倒计时了……准备准备HE


*写成大纲文的坏处就是想好的play塞不进去只能忍痛放弃(。






22


 


斑在自己的房间里。


他腿上放着惯用的镰刀,他正温柔地一寸寸的抚摸自己的惯用武器的刀锋。这不算是他过去的爱好,但是自从彻底失明之后,他为了缓解自己偶尔会出现的不必要的神经紧张,便选择了自己的武器。


武器会给他一点安定的力量。他以前惯性依赖眼睛,如今目不能视,就只好用双手来帮助自己确定武器的损耗程度。


 


泉奈进门时,斑刚刚将手从刀尖处收回。


“泉奈?”


泉奈进门后跪坐在地上,对着哥哥弯下了腰,头扣在了地面。


“哥哥,我请求你。”


他的脸边上不过几寸的位置就是镰刀的刀锋。


他卑微地跪在自己哥哥的身边,尽力平静地说道:“我愿意相信千手。我知道失明的痛苦。可是没有痛苦会比失去哥哥令我觉得更加难以忍受。哪怕仅仅是和哥哥的力量做对比,我也觉得哥哥拥有力量是比我活着更加重要的事。”


斑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弟弟的头。


他们的头发很相似,发质蓬松而软,却干燥脆弱不服帖,因此哪怕留着长发,很多头发也会兀自断裂、或者在战斗中被割断。还未长长的头发就会叛逆地翘起。弟弟与自己的发型也很相似,因为自己不爱折腾头发,所以弟弟常年将头发束起。


“对于我来说,失去你也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泉奈。”斑的语气太过平淡,以至于泉奈不用抬头也知道自己哥哥脸上的表情——必定是和语气如出一辙。


“请哥哥忍耐。”泉奈扣着头,说道,“哥哥是兄长,需要承担保护弟弟的责任。这种痛苦是我无法承担的痛苦,因此请哥哥原谅我的自私,将这样的痛苦与负担都交给你。”


斑没说话。


他的手指穿插在泉奈的头发之中,带着舒适的力道温柔的抚摸着。


“我是个不够成熟的忍者,哥哥也知道,我喜欢吃美食,喜欢饮美酒,喜欢玩无趣的游戏,喜欢在休息的时候赖在榻上不动,喜欢阅读无趣的连环画。”泉奈说,“如果有可能,我想保存着这样美好的记忆,不希望被痛苦覆盖。所以,请求你,哥哥。”


斑平声道:“是我的错,我把你保护的太好了。”


 


泉奈微微一笑。


他当然感受到了哥哥对他的保护与纵容。也正是因此,他眼睛的状态非常好,他手上沾的血、背负的来自他人的忌惮和仇恨还没有自己哥哥十分之一的多。


哥哥是他这一生唯一的任性。


 


“好。我答应你。”


斑将弟弟从地上拉起来。泉奈一起身,就扑进了自家哥哥的怀里。


自从他们年长之后就很少做这个动作了,成年男子的身形高大,再也不像是以前可以轻易笼罩住的体型。人长大了也会变得更加独立与克制,变得开始吝惜。


斑在自己弟弟的背上拍了拍。


 


23


 


“斑真的会同意吗。”柱间说着,脑袋上又长了几颗蘑菇。


扉间还在思考之前梦里的话题,因此只是随便应付着自己的兄长:“泉奈大概会有办法的。”


柱间:“啊啊,好羡慕啊,我也好想和斑像你和泉奈那样关系好啊……”


扉间白眼:“你和宇智波斑的关系还不够好吗?”


柱间:“不要以为大哥是笨蛋啊,扉间。虽然斑不说,但是斑和我是有默契的,关于放任你们这件事。”


扉间:“……”


他是真的觉得自家大哥对于这种“不重要”的事情不上心,因此柱间一说这话,他还有些惊讶。


柱间道:“因为原来最反对结盟这件事的就是你们啊,看着你们关系一点点亲近,虽然一开始显然是在打什么坏主意,但是斑和我都很想看看到底会出现怎么样的结果。因为我始终认为,人与人只要能互相了解,就可以坦诚地互相信任呢。”


扉间:哦,怪不得,原来是大哥的试验品啊。


这么想着的扉间诡异地感受到了一丝安慰。


柱间道:“我可是很努力地说服斑啊!为了你们。泉奈总算没让我失望,真是太好了。”


扉间:“……为什么是泉奈没让你失望?”


柱间:“?”


扉间咬牙:“你还记得我是你亲弟弟吗,兄长?”


柱间笑道:“当然啦,扉间,可是我非常相信你,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变数肯定都在宇智波家,所以当然是主要关注泉奈啦。”


扉间道:“那你怎么想呢,兄长。泉奈会成功吗?”


柱间摘下了自己头上的蘑菇,捏在手上玩,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应该是会的。斑和我早有默契,泉奈也有泉奈的方法,而斑最在意的本身就是泉奈,如果泉奈的表态是这样的话,大概斑只会说让我或者你在心脏上由他下一个术,就会轻易赞同了吧。”


扉间:“……这叫做轻易赞同吗,兄长,这可是宇智波斑的术。”


柱间摊手道:“如果是得到信任要付出的代价的话,我觉得很公平,甚至很小了呢。毕竟他们是把比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交到了我们——宇智波的死敌——手上。斑果然是很有大气魄的人!”


扉间:……


他面无表情地堵住了耳朵,拒绝听自家大哥又一次兴起开始夸宇智波斑。


 


24


 


“挺厉害的啊,斑,居然让人没什么感觉。”柱间穿好了衣服,还兴致勃勃地摸了摸自己的左胸——胸下正是心脏所在,刚刚被宇智波斑下了控制的术。


扉间:“…………………………………………”


泉奈带了点一言难尽的看着千手柱间,怀疑眼前的千手柱间是假的。


他之前并没有和千手柱间有过太多接触,大部分时候都是战场上可怕的和自家大哥媲美的气势和打完了永远在问要不要结盟的……执着。


万万没想到。


斑坦然道:“就是用来控制人的术。如果出事儿了,我会控制你杀掉千手扉间。”


扉间:???


柱间问:“诶。斑,你会用木遁吗?”


扉间:!!!


柱间哈哈笑道:“开玩笑的啦扉间。”


泉奈忍不住笑了一下。


 


换眼睛的手术到是不难,写轮眼本就与众不同,加上不用结印也能治愈的千手柱间的治愈力,几乎是换完的一瞬间,两人就感受到光透过眼皮照射进来。


刚刚换完的眼睛还是有些脆弱,柱间直接用手盖住了斑的眼皮,温和道:“暂时不要睁眼。”


扉间默默收回了自己的手,拿出了一块柔软的布料,覆盖在了泉奈的眼睛上。


没有休息很久,只是等了一段时间,斑觉得眼睛差不多适应了,才睁开。泉奈到是躺着,更加关心自己哥哥的眼睛的状况。毕竟理论上自己眼眶里这双哥哥的眼睛已经……瞎了,对于看不到这件事他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


斑睁眼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弟弟的情况:“泉奈?”


泉奈觉得自个儿躺的还挺舒服,有一种计划了很久的事情终于被完成了的成就感,听到哥哥说话,他才坐起来,拿开了自己眼睛上的布。


映着光线进入眼帘的东西有点模糊,泉奈转了转眼珠,看向自己哥哥:“我没事哦。”


扉间道:“可以解除那个术了吧,宇智波斑?”


柱间也迫不及待地说:“结盟吗,斑!”


扉间:有你这样不在乎自己还特么拆台的吗!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啊我的哥!我还想和泉奈……在一起啊。


斑摸了摸自己弟弟的头,闭了闭眼。


他感受到了来自眼睛的更加高级的新的力量。这种力量的代价……真的会这么简单吗?可是目前还有两个千手在,这个问题暂且搁置。


 


“结盟吧,柱间。”


 


25


 



“死千手,谁要穿白无垢啊!你这么白你怎么不穿!”泉奈气鼓鼓地一拳朝扉间打过去。


扉间一脸正经道:“我经常穿浅色,你经常穿深色,所以大日子里要换一下形象才足够显眼有纪念意义。”


“我才不和你结婚,我也不会穿白无垢。”泉奈咬牙切齿,甩下扉间就走,“我去找哥哥!”


扉间拉住了泉奈的手:“开玩笑的。”


泉奈嘲讽一笑,拉开了边上的抽屉,里面就是一件折叠好的雪白的衣服,他恶意道:“衣服都准备好了,怎么能不穿呢?”


扉间一脸无奈,但是看到泉奈的坚决,还是换上了白无垢。


纯白的布料上用同色线绣着暗纹,扉间本身的毛发就是白色,皮肤也白,穿上白无垢之后全身上下就只有眼珠和脸上的三道疤是红色,他的长相并不是秀丽的那一种,常年面瘫,却又有着强大的气势,让这一身衣服都成了半套战服。


泉奈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换上衣服了,可以要奖励了吗?”扉间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泉奈的手摸上自己腰间刚刚系好的结,“嗯……夫君?”



 


泉奈醒来之后就忍不住喷笑了。


虽然这些年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梦,但是昨晚那种还是第一次,让扉间穿着白无垢喊自己夫君什么的……之前那些创作这些乱七八糟东西的人只会让自己这么做,这一次换成扉间,效果意外的有趣。


如果有机会的话,也想真正玩一次呢……


 


今天是结盟仪式的日子,自从上次答应结盟以来,泉奈就一直忙于族内事务。毕竟结盟是大事,而千手和宇智波家又是一贯的死敌,族内的鹰派并不少,需要妥善处理才不会引起问题。更何况,之前一直警惕着的那个叫做“黑绝”的东西从来没有露面,而对方真的会这么轻易放弃么……


泉奈一心二用,将今日的必备品处理好之后,便带着族人与哥哥一同去了会盟地点。


千手家的人差不多是同时到达的。


 


之前宇智波和千手家已经做了第一个联手任务——将周围的地方清扫一遍。此刻族人们驻扎在周围,核心人员都到了会盟的最中心所在。负责此事的族人已经将案台与族旗放置好,千手家与宇智波家分站于两侧。


 


随着吉时的到来,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分别踏前,在两族族徽的中间,握住了对方的手。


 


宇智波一族与千手一族,正式联盟。




评论

热度(184)

  1.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