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reat Expectations\远大理想 5

尘:

经典老文转载自咏而归。


咏而归:



第一次鸣佐终结之谷战后斑带走佐助梗


二设很多,柱帝鸣人终于都上线了。感谢投喂。




5、


千手柱间叫出宇智波斑的名字,与其说是认出了他,还不如说是霎时心灵的顿悟。


宇智波斑站了起来。一刹之际,佐助感到他从身侧掠过,还顺手从自己的忍具包里抄走了绷带。斑把绷带在眼上用力缠绕几圈,在脑后打结,再把头发撩出来。做这些事情时,他的脚步也毫无迟缓,转眼擦过千手柱间身侧。


“你的力量复苏了。”他经过柱间,抛下一句话,“出来。”


神情温和的男人想了想,静默的跟上去。佐助也随他们一起。三个人站在神社前森林间的空地里,雪白月华,斑回过身,野风鼓起他的衣袍和长发,鲜血染红了绷带。


“柱间——”他低吼着,“来战!”


“不……”千手柱间疑惑的反对还来不及说完就被斑卷入了战斗。林间的静夜眨眼间被撕裂,飞禽走兽争相逃窜,因瀑布般的流火从天而降,而茂盛的虬枝从地底破土而出,它们互相撞击着发出雄浑的爆破声,目之所及尽成火海中的密林,使得这一方天地明亮如盛夏正午。


佐助几个纵跃避上后方屋顶,抬首观战。他眯起眼睛抵挡过盛的光芒,万花筒写轮眼捕捉到交战的人影,斑潦草包扎的整条绷带已被鲜红浸透,血甚至斑驳的在他衣服上洒满一襟,另一方的男人已换上凝重的表情,明火和浓暗的交织显得他面容分外峻刻,他此前一直柔和的沉默着,却终于激烈的喊了出来,“斑!!!”


宇智波斑放声大笑,“终于来真的了吗,柱间!我浑身的血液都在渴求着你啊。”


须佐能乎的光辉横贯了长夜。


鲜红的纹理覆盖上千手柱间的面颊,绝高的木巨人从林间屹立而起。


佐助顶着狂风看着,就如同斑曾经在终结之谷观看他和鸣人的战斗一样。虽说交战者的年龄和器量有所不同,打法倒是类同。无非是嘶吼着对方的名字冲向彼此,用全身心的力量猛烈撞击,不打到灵魂也深伤累累就不会罢休。他两人间史诗级的战斗佐助已经风闻多次,但没有什么描述可如亲眼所见的情景这样淋漓磅礴。


“然而斑刚刚失去了眼睛,他会败。”佐助想,千手柱间不记得斑,到这个地步,战斗已难留手。


斑会死。


可他毫不在意。于是佐助也并不打算做什么,只静待结局。


没有永万支撑的须佐能乎显出了脆弱,在木巨人龙一般的藤蔓间稍有倾颓,柱间御龙而上,剧烈的撼动之后须佐散逸,斑失去了防护,空间中布满了柱间的查克拉,太厚重了,如有实形,不用感知也可以鲜明的体会。


柱间陡然大吼,那样渊博壮阔的力量在击中斑前的毫厘之刻忽然消失了。


斑口中吐出鲜血,从高空摔下来,而战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千手柱间从木龙上跳过去,一把抱住了他。




黎明天光朗润。斑随意的坐在长屋的廊上,靠着一根柱子。他以黑手套包裹的手指撑着脸,眼睛的位置扎着绷带。


佐助沿着潮湿的廊道走过来,说,“他来了。”


“嗯。”


斑没有别的反应。佐助也在旁边坐下,望着庭院。破晓时下了一场初秋的雨,院中一层薄霜,间有积水,屋檐边缘垂着水滴。


“不见面么?”


斑摸了摸绷带,“不能打啊。”


“战斗之外呢?”


“没有话说。”


佐助也沉静下来。空庭里啭呖的一声鸟啼。


这是在宇智波故地激战后的次日,那场战斗导致了斑的重伤,并引来数波木叶的忍者查探。


之后发生了很意外的事。


千手柱间显出了他初代目的威名,在他一力担保的情况下,两名宇智波回到了木叶。当然那时候他扛着奄奄一息的斑,用遮天蔽日的木遁包围了佐助,所以他们两人也没有太多反对的余地。


一栋精致宽敞的僻静客舍被安排给宇智波们暂居,平常大概是用以接待大名的房子。尽管外围可能布满了暗部和感知忍者,至少没有闲杂人等进来打扰静谧。包括千手柱间本人在内的医疗忍者,为宇智波斑提供了尽可能最好的治疗。


但与柱间的死战所造成的沉重伤势也不是旦夕可以痊愈的事。


客舍的侍者送了药来。


斑不再用那种白色液体治疗伤势,他告诉佐助,那种液体是用轮回眼驭使的一只通灵兽制成的,带土用轮回眼将那只通灵兽召唤去了别处,所以他无法再取得液体了。


“以后你得战斗的仔细一些。”他提醒佐助。


“……这种话对你自己说就好。”


譬如说如今,他们落入这样的境地完全是出于斑的冒进。


斑喝着药,显然他很久未做过这种事,很不习惯,“有种真是老了的感觉。”他抱怨。


“你本来就是旧时代的遗物。”


斑撇了撇嘴,厌烦的将空药盏扔下,“难喝。”


“那么来吃一口这个!”


一只手忽然伸到两位宇智波之间,上面托着一只印着熊猫啃饭团图案的折叠纸盒,盒盖哗啦一声抖开,露出里面码着整整齐齐的两排稻荷寿司。


佐助下意识跳起来,他许久没被人无声无息的这样接近过,他回头就看见黑长直的男人,露出了相当温柔的笑容。


“斑……”他带一点殷切的说,“吃吗?”


他发现佐助盯着他,就将另一只手上的袋子递过来,里面装着红彤彤的番茄,“我听说你喜欢的食物是番茄,于是就……我有没有买错?”


佐助硬邦邦的问,“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啊。”男人眨了眨眼睛,有点奇怪于他的问题。


“你感觉不到他的仙术查克拉很正常,他可是能够站到我背后的男人。”斑说,他接过寿司盒子,拿了一个塞进嘴里,很快的咽了下去,“味道不错。我进去睡觉。”


他揣着寿司盒子回到后面的房间里,刷的一声关上了纸门。


忍者之神迅速陷入消沉。他肩膀垮下来作蘑菇状,耷拉着脑袋,只管呆呆的盯着斑留下的药盏。


佐助只能表示,“……”


过了一会,柱间自己振作起来。他同佐助一起坐在廊上,尽管少年看上去冷若冰霜,但还是鼓起勇气向他搭讪。


“斑……不想见我?”


“他说没有话说。”


“噢……”柱间又消沉下去。


佐助扫了他一眼,“你也受伤了吧,那时候。”


强行将那样庞大的力量一瞬间全部收回,哪怕对柱间来说,应当也不是轻松的事。


“啊,那个啊,感谢关心。”柱间笑眯眯,“早就好了。”


“……”


“斑的眼睛是怎么回事?谁夺走了他的眼睛吗?”


“他自己挖的。”


柱间露出了很苦恼的表情。“斑又在谋划着我不知道的事。”他说,“似乎从前也体会过这样的感觉。”


佐助没有回话。


“我是在木叶苏醒的。”千手柱间自己说了下去,“那时候,我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有人告诉了我我的名字,说我创建了这个村子,成为初代目火影,立下了很多功绩。他们说我曾经杀死了背叛木叶的宇智波斑,保护了木叶,却无人知道斑为何同我决裂。他们甚至都不肯好好跟我讲斑是个怎样的人,只告诉我他是凶残的恶徒。”


“可我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就觉得温柔。昨夜我在灯光里看见他,虽然流着血,却依然记得安慰我。那样温柔的一个人……我知道他一定就是斑了。”


佐助思索了一下昨天晚上斑到底什么时候安慰了柱间。


片刻他放弃了,转而问,“我听说你一直在旅行。你在找什么?”


柱间变得严肃了起来,“我曾经希望消弭战争,建立一个和平之地,让人们好好生活。虽然这次复活有点莫名其妙,但这种心情仍然没有改变。所以我看到木叶,得知它传承至今,在街道上环顾,心里觉得很满足。”


佐助微微冷笑。


“然而我在木叶待了一段时间,了解了一些事情之后,就感觉不对了。很难说现在的木叶跟我理想中的状况相同。”柱间有些凝重的叹了口气,“那些征兆让我不安,我决定到世界各地周游一段时间,进行观察,寻找新的答案。我有一种预感,也许在什么地方,我能够得到天启。”


开辟了木叶的男人有些怅然的微笑着,“要是能同斑好好聊一聊的话,这些问题应该就可以得到答案吧。”


他又说,“可他已经没有话想同我说了。”


他们究竟被何物隔阂,这样经年历久。


佐助仍然没有回答他任何话。


沉默一阵后,千手柱间向他道歉,“抱歉突然跟你讲了这种困扰的事。可能是因为你跟在斑身边,看起来是个很有远见的孩子,我就不由得说了出来。斑就是个很有远见的人。”他其实根本不记得斑有怎样的远见,但自然而然的就讲出来了,“等斑醒了我再来。”


柱间告辞离去了。佐助独自在廊上坐了一会儿,摸了个柱间带来的番茄,上面水灵灵的,已经洗净过。他吃掉它,才回到室内。


斑没有睡觉,转着他的大团扇。


他建议佐助,“杀出去如何?”


“你需要休息。”


“柱间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却不能战斗,”斑将团扇在手中飞快的旋转着,“无法忍受。”


“这不是理由。”佐助冷静的说,“如果你打算乱来,我会告诉他。”


然后佐助坐下来,抽出他的剑,开始熟稔的擦拭它。剑锋上曾经饱蘸他兄长的热血,而此时澄明如剪水。斑听见那清澈的微声,于是问,“你为什么要留下来?”


佐助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掌,掌心一排握剑的茧记,掌中的剑身倒映着他的眸光。前夜在石碑前同斑交谈过之后,他已经决定要回到木叶来。此地是鼬用尽一生心血维护之物,是他们兄弟俩这一世因果循环的起点。既然他决意要探寻下去,首先步入那将哥哥吞没的黑暗之中,应当再合适不过。


他心里其实很平静,想起鼬戳他额头的指尖,不由弯了弯唇角,话语里面,都带上了一点温柔的声气,“为了斩尽黑暗的源头。”




稍晚一些时候,又来了一位访客。


木叶高层严格限制了木叶忍者同两位宇智波的接触,自然也不会因为小学同学这种关系就打开方便之门,所以当漩涡鸣人执着的想见到他的朋友,用尽了飞檐走壁声东击西乔装易容等一百种方法,而最终裹着一堆藤蔓杂草从天而降扑通一声摔到佐助面前时,这种不顾形象也是可以体谅的了。


佐助正在看卷轴,目光轻轻往下一飘,扫了他一眼。今天第二次问了这个问题,“你怎么进来的?”


“一个连佐助都见不到的家伙,还有什么资格当火影!”金发少年跳起来,扬起大拇指一指自己,“鸣人大爷我的秘术是很厉害的哦。”


“闭嘴。”


鸣人一顿,笑着说,“佐助还是老样子。”


他爬上廊道,在佐助身边坐下。两只手撑着木板,歪着头看着他一会儿,就仰脸去看天空。


时间是午间,一面是蔚蓝的天幕上浮荡的云彩,一面是延伸的绿森林那头飘起的炊烟。鸣人笑笑闹闹的时候,还是小时候活泼又白痴的样子,但不闹的时候,其实也变了很多。


因变声期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低沉,面孔也被刻画出了棱角,青涩的莽撞已经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仍然还纯真的稳重。这样坐在一起,他投来的目光里面,也有一点宛如守候的温情。


而且他还学会了安静的待着。


鸣人一直安静到终于忍不住的时候,才期期艾艾的问,“佐助…会留下来吗?”




评论

热度(103)

  1. 玲 从 琉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说要有光——今天也在火影仰卧起坐 从 尘 转载了此文字
  3. 💔 从 尘 转载了此文字
  4. 尘 从 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
    经典老文转载自咏而归。
  5. 神隐中 从 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  åˆ° å½“我不存在
  6. 琉歌 从 咏而归 转载了此文字